温予怀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温予怀
Powered by LOFTER
 

【银魂】【银all】坂田银时后宫养成记3

Chapter 3 所谓恋爱就是遇到情敌也要把对方抢过来

桂理直气壮的在万事屋住了下来。

白天的时候去打工,主持攘夷活动,晚上准时回到万事屋,朝九晚五的貌似能干的妻子赚钱养活懒散无能的丈夫的既视感曾让银时小小的不爽了下。不过也只是小小的不爽了下,比【哔——】被抽水马桶冲走的速度还要快。

“身为万事(不干)屋的旦那就是要有吃软饭的觉悟啊!”银时是这样说的。

所以说那种觉悟到底是从哪来的啊!= 口 =

不过银时担心的神乐和新吧唧会反对桂住下的倒是白担心了。甚至神乐主动提出新吧唧家的道场去住虽然说是“防止被肮脏的大人世界污染阿鲁”。新吧唧更是连吐槽都没有甚至对桂欢迎异常就差倒履相迎了。大概是觉得自己终于能摆脱家庭妇男的称号了什么的。

而桂也很不负新吧唧望的在万事屋尽情地发挥着他人妻的一面。

然而,我们知道,身为JUMP男主角的生活是绝对不可能一帆风顺的。即使是日常篇也总会有那么一两个货给你制造点小麻烦还当做情趣的。

比如总是将事情办的干(wu)净(fa)漂(zhi)亮(shi)的桂也总爱干些诸如将JUST WE当成蛋黄酱瓶整个扔进锅里炸掉整个厨房的事。

假发你瞎么!把JUST WE当成蛋黄酱瓶?话说为什么是蛋黄酱啊那不是狗粮么扔进锅里真的大丈夫?中枪的十四会哭的哟真的哭的哟!就算是扔进去也没必要连带着整个瓶子吧!——仍然来自谜之声。

总之,在银时经常后悔捡了个炸弹小太郎、新吧唧经常灰头土脸的救灾、神乐经常抱怨饭里有狗粮的味道、桂经常抱怨实在太邋遢太不像武士中还算有(mian)滋(qiang)有(cou)味(he)的过下去了。

但是,他们几个互相抱怨互相不爽互相吐槽,在另一些人眼里却是另一番景象:打情骂俏一家五口和乐融融神马的最讨厌了!

“死老太婆你是哪里看出来我们和乐融融了!还不快给银桑拿酒来!”银时一脸不爽。

“死小子有钱喝酒不如先给老娘把上个月拖欠的房租交上啊混蛋!”虽然嘴上这么骂着,登势还是给他端来了上好的酒,“有了家庭的男人还出来买醉真是让人不省心。”

“说不定酒钱也是从老婆那偷来的呢!”凯瑟琳一脸不屑。

“偷钱的是你才对吧!”登势在凯瑟琳脑门上敲了个爆栗。

“像银桑这种善良的小市民怎么可能偷老婆钱呢!还不是某个脑残过生日,家里的孩子又吵嚷着要热闹一番。嘁,真是麻烦啊。还要去买荞麦面。话说要买荞麦面的话,不是换成红豆面更好么!”银时提着酒嘟嘟囔囔的朝门外晃去,“啊啊,差点忘了说,房租继续欠着好了又不是只有上个月没交。”

“吃翔去吧死小子!还有哪来的什么红豆面啊岂可修!!”

登势麻利的脱下脚上的木屐朝银时掷去,最终还是“啪”的一声打在了门上。

“臭小子果然还是得再多来几个豺狼狠狠治治他。”嘴上这么说着,登势脸上却带上了明显的笑意。

酒吧的角落里,一个黑影动了动。

土方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将自己摔进沙发里。

明明生龙活虎身体倍儿棒,这时却有一阵阵莫名的头痛向土方袭来。只要一闭上眼,那个混蛋天然卷虽然说这不耐烦的话却仍微微透着甜意的声音就会在耳边响起,如诅咒般,在脑内循环播放。

本来是正常的在街上巡视,却莫名其妙的就走到了万事屋楼下。为了不显得突然转身离开显得有些奇怪,他就只好进了登势酒吧,却好死不死遇上了那混蛋。谁知,就见到了那样的情境。

土方按了按眉心,心中暗叹不妙。

在不知不觉间,那个混蛋已经让他在意到了这种程度。

“土方先生是在为失恋而抑郁么?这么脆弱的人还是不要为世界增添负担了!”熟悉的少年生线响起,随后理所当然是一发加农炮。

正在出神的土方堪堪避开,冲着总悟咆哮:“你才失恋你全家都失恋!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子脆弱了啊!就算是这样也用不着朝着老子的菊【】花来一炮【大雾】吧!”
“啊咧,土方先生说对了呢。”总悟收起加农炮,一脸的无辜,“我的确是失恋了呢,真的好伤心啊!嘤嘤嘤。”

你那表情哪像伤心了啊!拜托你尊重失恋这个词好么!话说哭声是说出来的这我就很不理解了啊!土方翻了翻白眼:“难得那个中国女孩也会有别的毛头小子喜欢。”

总悟闻言翻了翻鼻孔:“谁会喜欢贫乳啊你特么是在逗我?”

“什么是‘翻了翻鼻孔’啊!不想跟老子一样翻白眼就算了,鼻孔可不是你想翻,想翻就能翻的啊!作者脑洞这么大他基友造吗?话说老子为毛要在这种细节上纠结啊!所以你到底还会为谁失恋啊!”

“是旦那哟~”

“所以说这又是从哪冒出来的旦那……欸!?”土方的表情凝固了。

“虽然土方先生的智商的确值得怀疑,但该不会听力也有问题吧!果然你为了给我腾床位放弃了治疗么。”

土方瞪着眼,目眦欲裂,张着嘴,想要说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

“所以,我才会知道土方先生喜欢旦那哟。”

“因为,我经常看见镜子里的自己,有着和土方先生一样的眼神呐。”

土方突然觉得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他再次重重的坐回了沙发里,沉默的叼上烟,开始新一轮的吞云吐雾。烟雾缭绕中他冷峻的脸部轮廓若隐若现起来,不知怎的突忽就生出些许软弱的味道来。

“真是狼狈呢,土方先生。”总悟不再看他,转过身朝外走去,停在门槛边,抬起头看着从指缝中透出来的些许阳光,“果然是老了吧,已经不是像我这个你们口中的小鬼头一样的年纪了。但我毕竟还是啊,所以,无论如何,我都想试试看。”

他把手放放下来,任由明亮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

“说实话,我还是很开心土方先生选择了放弃的。姐姐的心已经被你抢走,我不想连旦那都被你抢走。这样,我就少了一个情敌了。至于其他人么,呵呵。”总悟嘴角慢慢泛起一个志在必得却又血雨腥风的笑,“我会呵呵他们一脸翔。”

喂,你最后一句跟先前那些明显不是一个画风啊!

土方扶额。

等到总悟的脚步声逐渐消失,土方才慢慢抬起头,看着总悟已然消失的背影,叹了口气。

是老了么。

或许吧。

可是,就算在他所谓的更年轻的时候,他也依然没有勇气对在意的人开口。只不过对三叶是因为他没有勇气让自己给她幸福,而对银时……他是没有勇气被拒绝。

土方自嘲的一笑。

如果他们能够彼此明确心意,相互扶持,那么,就算全世界都对他们怀有深深的恶意,那他也敢横眉冷对,直面惨淡的人生和淋漓的鲜血。

但是。

但是。

他做不到,在对方已经有了交往对象、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情况下,还去掏心挖肺的讨好对方。说不定,就算真的掏出心挖出肺来,那人还会嫌腥。

这种事,以他鬼之副长土方十四郎的自尊高傲,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他从来都不是总悟那种热血少年。

土方闭上了眼,只觉头痛欲裂。


而在宇宙的某个不知名的空间——

“晋助,手下传来了江户那边的情报。”河上万齐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竟然有了丝犹豫,“晋助,你……”

正坐在床边上赏月的高杉微微斜眼瞟了他一眼,抽了扣烟,声音没什么起伏:“你看过了?拿过来。”

河上万齐没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将手中的一张小纸递了过去。

高山沉默的看完,抬起头来,露出一个轻蔑的笑:“银时,你厉害啊,把兄弟都上了个遍啊。”

河上万齐不怎么费力就看见高杉那没拿着烟袋的左手握成拳,手背上青筋暴露。。

沉默半晌。

“传令,去江户。”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