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予怀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温予怀
Powered by LOFTER
 

【银魂】【银all】坂田银时后宫养成记1

无节操产物,银all向,我的目标是——没有蛀牙【划掉】爱他就让他攻!目前大概有银土,银桂,银高,银威,本来有银冲但是不太想把冲神分开,所以……看看再说╮(╯▽╰)╭
原著向,剧情大概属于神转折,以后如果可能有雷的话会提前打好招呼,以防被骂死。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以上。祝食用愉快。
————————————————————
chapter1 即使是春天也不能随便就发.情啊喂!

真选组,例行检查!”

随着一声中气十足的高喝,万事屋本就不怎么结实的门终于不负众望的“咣当”一声倒地牺牲。

土方嘴里叼着烟,杀气十足的环视着干干净净【雾】一眼就看得完【大雾】的万事屋,不易察觉的松了口气,但面上还是凶神恶煞,王霸之气侧漏。村麻纱“刷”的出鞘,对准了正在沙发上躺着脸上盖着《JUMP》、也不知睡没睡着的银时。

“万事屋的!你给老子起来!”

“啊咧,这不是多串君么?果然是春天到了所以多串君也开始叽叽喳喳的蠢蠢欲动了么。”银时慢腾腾的拿下了脸上的《JUMP》,露出了一头乱蓬蓬的银色卷毛和一双似醒非醒的猩红色死鱼眼,“身为税金小偷难道不是应该最清楚破坏合法民居是需要被介错的么?”

正当土方想一展雄风【大雾】地将银时这段到处充满槽点的话怒吼着吐槽回去时,他身后突然响起了少年略显青涩却又充满着森森恶意的声音:“旦那说的真是太对了,所以我就勉为其难的帮土方先生介错好了。”

土方一惊,下意识的向边上一扑,原先站着的地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弥散着青烟的大洞。楼下登势婆婆和凯瑟琳的大声咒骂立时响了起来。
“啊咧,土方先生还真是狗屎运啊!”总悟一脸可惜,将从异次元中拿出来的加农炮又扔回了异次元。

“总悟你这臭小子!岂可修!”土方咬牙切齿。村麻纱寒光一闪,土方就冲上去和冲田打了起来。

冲田很轻松的应对着,一脸的无所谓。但在看到银时面无表情的看着地板上那一个大洞时,他突然又开口了:“呐呐旦那,别担心,那个洞的话……”话还没说完,被他俩打架波及到的椅子“咣当”一声从洞里掉了下去。听那“哎哟”“哎哟”两声貌似还打到了登势和凯瑟琳。

银时一脸爹死娘改嫁的惨不忍睹的表情,扒在洞沿狂吼:“喂喂!老太婆你还活着么!?啊还有气就太好了!不不不那可不是银桑干的!像这种‘好事’当然是真选组那帮税金小偷才能干的出来嘛!哎呀你个死老太婆银桑我的话说的可是真的!所以你可千万别食言哟!答应送给银桑的七折优惠券可不能随着被吃进肚子里的食物消化掉又拉出来哟!喂喂死老太婆你朝银桑扔鞋干嘛……”

不知何时土方和总悟已经神奇的停止了了互掐。土方一脸黑线,“嘁”了一声,又重新点上了烟:“喂,万事屋的!七折优惠券什么的根本不重要吧!我是接到了举报你这儿有攘夷浪人出现,你就跟我们走一趟接受一下调查吧!”

银时抬起头,抠了抠鼻屎“吧唧”弹了出去:“多串君你说这话银桑就不爱听了,怎么能说七折优惠券不重要呢!那可是甜品店的哟!而且是七折哟!七折对于像银桑这种MADAO来说意味着什么你造吗?你果然还是不造吧!身为税金小偷从来都不需要担心这种事还真是让老妈我担心这个国家未来的命运担忧呢!既然不在乎money money,那就请你们好好地赔偿银桑吧!包括家具损失费,精神损失费,滞工费,水电费,房租……”

“你这混蛋天然卷少给老子蹬鼻子上脸!谁是多串君啊摔!甜品店优惠券怎么可能比得上蛋黄酱店来的实用呢!话说本来就快得糖尿病了再疯狂吃甜品这难道不是把刀子递给想要杀人的凶犯么!”土方暴怒中嘈技全开,“你那种乡下老妈子的口气又是要闹哪样!明明只是个废柴大叔吧!还有其他的赔偿也就算了,滞工费!?水电费!?房租!?尼玛你当老子是无偿为女朋友做自动取款机的没脑子混蛋吗?”

“多串君你要明白蛋黄酱那种狗粮才不需要什么优惠券呢!得糖尿病吃甜品和把刀子递给想杀人的人这两件事可是完全不一样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哟!一个是自杀另一个却是杀人哟!不过看到你这么关心老妈的糖尿病老妈还是很欣慰的,所以看在这个份上就给你打个九九折就好了!至于滞工费水电费房租,这叫做连锁效应哟!地板坏了银桑就要去修就会耽误工作就会没有收入就不能交水电费房租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费用……”

“哔哔来哔哔去的烦死了你个混蛋!给老子切腹去啊!”说不过银时的土方只能选择怒视着他爆粗口,想着要不要抄起刀干脆劈了这货省的自己老是为他操心还要被气的半死。但想想彼此的武力值又只能挫败的作罢。

一直默默开启着隐身技能的山崎若有所思。副长和旦那还真是好默契呐!彼此都能准确的找到对方那一大段罗里吧嗦的话的每个槽点并与之反驳。虽说副长的扯淡【划掉】嘴仗完全比不过旦那只能被吃得死死的什么的……【果然路人才是最能一针见血的存在啊!】

“啊咧,土方先生因为吃狗粮所以智商低下听不出来,但我可是吃正常食物的人呢,”总悟一脸无(fu)辜(hei)的打断了两个人的互动,暗红色的眼眸闪过一丝犀利,成功地将两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旦那可是在一直转移话题呐,为什么不解释一下有关于攘夷浪人的事呢?还有眼镜君和怪力女也不在,该不会是去帮忙窝藏了吧!这可是重罪啊旦那!”

土方脸色一变,沉沉的阴了下来,却没说什么,只是紧紧的盯住了银时。

银时面不改色,只是微微的垂下头,凌乱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银桑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才不会去干什么违法的事呢!新吧唧和卡古拉的话,春天到了你们也知道的,两人可是牵着手奔向了什么不得了的旅程呢!”

山崎扶额:旦那你的谎话也太拙劣了吧!且不说我们真选组的可是都看过你战斗时一手一个的狠辣劲根本不像是什么守法公民,就说新八和神乐,一副眼镜怎么可能和一只兔子在一起呢!

这样想着的山崎摇摇头,正想着他们的一番队队长戳穿旦那时要不要帮着说几句什么好话时,总悟开口了:“既然旦那这么说了……真选组,撤了!”

纳尼!?山崎眼珠子要掉出来了。

土方更是额头十字路口猛跳:“到底谁才是副长啊!这种命令不该是由我来下么!”副长大人您确定您没搞错重点么……

银时不易察觉的松了口气。

在真选组众人转过身准备撤走时,银时的卧室突然传来了“咣当”“碰”“啪叽”的物体撞击声和“哎哟!”“啊!”“哦!”的呼痛声。

银时:“……”这三个没脑子的!

土方:“……”卧槽万事屋的果然又干了好事!

总悟:“……”我就知道。

银时察觉到土方和总悟要进入卧室的意图,表情立马变了,由扭曲变得温柔的能掐的出水来,声音也变的极其谄媚:“粟米马赛,两位!银桑家的定春你们也是知道的嘛!春天到了定春一个人也是很寂寞的,所以善解人意的银桑就给它找了个伴哟,所以它们在银桑的卧室里搞出些什么声音也是很正常的……”

没等土方和总悟说些什么,卧室里已经响起了少女高调的反驳声:“银酱你说谎阿鲁!定春他明明一早就去找隔壁家的玛丽玩了阿鲁!还有新吧唧和假发!你们两个销魂的小人快从本女王的身上起来!本女王的胸部就是这么被你们压没了的阿鲁阿鲁!”

“不是假发是假发子!”

“卡古拉酱销魂可不是这么用的啊!你确定你真的知道它的意思吗?而且卡古拉你的胸部不用压也是没有的!话又说回来为什么你最后一句的口癖时Double啊!桂先生这个时候就不要再执着于什么称呼了吧!赶快起来才是王道啊!”

“不是桂,是假发……子!裙摆被压到了我也起不来啊!”

“你刚才是在假发和子之间停顿了吧绝对是停顿了吧!果然被叫假发成习惯了即使再补上一个‘子’也掩盖不了这事实啊!话说为什么我也执着于称呼了啊!所以桂先生你还是快点起来吧!”

……

好不热闹。

土方和总悟呆呆重复道:“桂……先生?”银时一脸惨不忍睹。

下一秒,土方抄起村麻纱,冲田扛起再次从异次元中逃出来的加农炮朝卧室扑去。

“桂小太郎!你逃不掉了!”

“抓到你的话我就是副长了!你还是束手就擒吧!”

……

更热闹了。

银时捂脸:“啊咧?万事屋什么时候这么热闹了?果然银时我是在梦里吧,可能是银桑醒来的方式不对吧!那就再来一觉好了啊!”

自我催眠着的银时躺回了沙发上,闭上了眼睛,扯过《JUMP》盖在了脸上。

0.5秒后——

“你们妹啊!这里是万事屋是银桑我的地盘可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杂耍团啊岂可修!”银时暴起,一把把《JUMP》摔在地上,“春天一到就会叽叽喳喳发情的混蛋们全都给银桑去死啊啊啊啊!”

快速冲进卧室的银时正准备S属性全开好好地虐一把这几个战5渣【大雾】,却在看清里面的情形后无奈的石化了。

五个定住了的人同时转过头来看着他。

土方艰难出声:“这个女人……是你的情人?”

银桑迷茫的看着头发被扯得散乱、脸上妆花的一塌糊涂、衣衫凌乱、露出来的白皙锁骨上暧昧又清晰的散布着点点红星却又呆萌不自知的假发子,半晌才出声。

“啊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