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小卷子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过段时间把想写的写的差不多了就去混原创去

 

【银魂】【银all】坂田银时后宫养成记2

Chapter 2 就算是MADAO也是要成家立业的啊!

“说!这女人是不是你的情人!”土方咬牙切齿,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直接叫贱人的冲动。

总悟背景黑化,他本人却保持着如孩童般天真的微笑,然后他将扛上肩的加农炮对准了桂:“没想到还有比土方先生更让人讨厌的人呢!狗男女什么的果然还是去死一死吧!”

银时汗如雨下,也顾不得考虑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以及为什么在面对土方和总悟时自己心虚的像被妻子撞破奸情的丈夫,急忙大声解释:“不是不是不是!绝对不是!这绝对不是银桑的什么情人啊!相信我啊米娜!”

“放你娘的屁!”土方还是忍不住爆了粗口,“你当老子瞎啊!那脖子上的不是草莓难道是蚊子咬的啊!八嘎!”

银时眼睛一亮:“啊对对对,那就是被蚊子咬的啊!万事屋又闷又热你们也不是不知道——”

“是哦,又闷又热到春天就有蚊子么!?”总悟微笑着,将加农炮对准了银时,“不负责任的偷情汉果然是更应该去死一死吧!”

“桥豆麻袋!冷静啊总一郎君!”银时慌不择路,一脸要哭出来的表情,“不对啊现在更需要冷静的是银桑我啊!时光机,对时光机!先要找到时光机啊岂可修!”

“你有关冷静的神经已经被黑洞吞掉了吧!这是银他妈又不是哆啦【哔——】梦哪来的什么时光机啊!啊不对这不是发挥我吐槽技能的时候!卡古拉酱,我们走!”说完新八就一把拉起还在好奇地研究着假发子脖子上红点的神乐夺门而出。

“要是你练剑术时有这个速度,也不至于沦为一副眼镜啊!”银时看着已经消失不见的新八和神乐,感慨道。

“你还是先关心一下自己的是怎么死的吧!”随着土方怒气冲冲的话语而来的是一道寒气四射的刀光。

“卧槽!”银时一吓,忙向旁边闪去,结果因为之前没看清方向而一下子扑到了桂的身上。

“嘶——银时你好重!”

“这下正好可以一炮解决你们这对狗男女了!”

桂和总悟同时开口。

而当总悟的加农炮已经准备发射时,银时还趴在桂的身上呆呆的一动不动。

不是因为他那一向好的让人眼红反射神经突然出了问题,而是因为他趴在桂的身上时,脑海中突然闪过似曾相识的画面。

画面里,他也是这样趴在桂的身上,两人都衣衫不整,面色绯红,目光迷离……重点是他还在桂的锁骨上啃来啃去种草莓!

“啊!”银时捂脸。

“啊!”却是桂抱住银时往旁边就势一滚,刚刚好避开那危险的一炮,他们的位置也上下倒了个个儿。

“啊咧,居然被你们这对狗男女逃开了呢。”总悟看着始终紧搂着对方大有殉情【特大雾】架势的银时和桂,眼中红光大盛,“为了不污染市容我就勉为其难的再来几发好了!”

喂你到底是哪里有勉为其难啊明明是很乐在其中吧你个抖S!

银时翻了翻白眼,刚要开口,又一发加农炮不期而至,他只能抱着桂再滚啊滚。

“你个该死的死鱼眼混蛋!你以为你是CHINA拆迁队的么!你把老娘的客人都吓跑了!”登势的叫骂声震天响,看来她实在是无法忍受楼上那群嚣张的小人了。

银时顿时像见到了救星:“老太婆快来救救银桑啊!银桑和假发这对狗男女【划掉】要被轰死了啊!”

“不是假发,是假发子!银时你已经把要划掉的内容将出来了!”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跟我计较那三两个字啊!”

“你们都给老娘安静!!!!!”登势加大的分贝成功地镇住了屋中各人,“这里不是CHINA的街边!扮演什么城管与小贩不得不说的故事啊巴嘎雅路!”

“老太婆,我们可没有城管那么有杀伤力哟,只不过是区区小警察而已。警察执法是很正常的吧!”总务微笑的依然如同孩童般天真。

天真你妹啊!小哥会哭的哟真的会哭的!作者你的脑洞开的未免太大了吧!你看他的背景,是黑洞啊黑洞!什么白色的明天等着我们的白洞根本就特么的不能与之相提并论好么!银时宽面条泪。

登势闻言冷冷一笑,随手在银时头上敲了敲烟袋:“你特么当我瞎啊!万事屋这案发现场似的总不会是死小子一个人闲的蛋疼弄出来的吧!而且你说是执法,好啊,那老太婆倒要洗耳恭听,死小子究竟犯了什么法,让两位警察大人值得这么大动干戈!”

总悟和登势的视线在空中相遇,开始互相厮杀。

银时这才想起来,登势好歹也是歌舞伎町四大天王之一,抖S属性是绝对少不了的。俗话说王不见王,这两个抖S星人相遇,还不定折腾出什么幺蛾子呢!当务之急是要解决掉这剑拔弩张的气氛啊岂可修!

“阿诺,粟米马赛!打扰两位还真是不好意思呢!不过能不能听银桑说句话呢!”银时谄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总悟和登势之间把两人隔开,“其实说到底,事情症结不就在于银桑和假发子的关系嘛!要是是那种一夜多少多少钱的话也的确是需要被带到局里教育一下给的钱是不是过少的问题……”

一直臭着脸却隐秘地支棱着耳朵的土方一下子气不打一处来。谁会专门把你抓起来只为了讨论过夜钱是不是给少了啊混蛋!但是在听到银时说出“但是”时,土方还是不争气的突然紧张起来,耳朵也悄悄的竖得更高了。

“但是,但是银桑和假发子,不是那样的关系哟,”银时一只眼余光瞥向土方一只眼余光瞥向总悟,不易察觉的叹了口气,“我们两个,可是恋人的关系啊!虽然银桑是MADAO,也是渴望家庭的人呐!”

总悟略茫然的看了看银时,而后微微垂下有些黯然的双眸,喃喃道:“搜、搜得寺内……”

登势先是惊讶了下,然后略奇怪的扫了一眼死人,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大笑起来:“233333,真是有趣的八点档啊!”

“无路赛!就这么把233333说出来也太不丈夫了吧!”土方一脸烦躁,不耐烦的抓了抓头发,“总悟,该回屯所报告工作了!”说完也不管总悟跟没跟上,抄起村麻纱就朝门外走去,还不小心被绊了下。他自始至终没有回头。

总悟难得沉默,也跟着土方走了出去。

登势见状摇摇头:“啧啧啧,孽缘呐!”而后也走了出去,临了不忘叮嘱一句,“记得修好地板啊混蛋!”

银时现在也烦躁的很,胡乱的摆摆手,“知道了知道了!更年期的老太婆就是啰嗦!”

等到脚步声逐渐消失,终于一切安静下来时,银时叹了口气,像是轻松,又像是无奈。他转过头,看着仍一脸状况外的桂,顿时觉得有些胃疼,“喂,假发。你听了银桑的话总该给个反应吧!”

“不是假发,是假发子!”桂一脸严肃的说完然后表情瞬间变得呆萌:“阿诺,银时你是指哪句话啊?”

“岂可修。”银时扶额,“虽然是银桑占了你的便宜,但和你成为恋人果然还是银桑比较吃亏吧!”

“欸?恋人?”桂呆呆的重复,“和我吗?为什么……太突然了吧!”

“噢漏!假发你的反射弧绝壁是倡导围着自身绕了三圈吧!经历了昨晚的事后难道不就是要顺理成章的成为恋人吗?银桑我虽然是个混蛋,但负责任刚好是为数不多的闪光点之一啊!”

“桥豆麻袋!银时,昨晚……我们发生了什么吗?”

“噢漏!银桑说错了,你的反射弧不是长到围着自身绕了三圈,而是围着地球啊!再接下来该不会冲出太阳系奔向宇宙吧!昨晚的事你让矜持(?)的银桑怎么说出来嘛!那种酱酱酿酿以致使用了银桑的巴比伦炮的事你要银桑怎么说得出来嘛!18岁以下禁止观看的片子中【哔——】过来又【哔——】过去一样的情节你以为银桑真的会说出来嘛岂可修!”

“可是银时那种事你还是说出来了,只是为什么这种事我没有印象呢?”

“说出来又怎样你不是一样记不起来啊摔!你神经已经粗到被人【哔——】了都感受不到吗?你该不会真的以为你脖子上的痕迹是蚊子咬的吧!银桑可不是属蚊子的啊摔!”

“不不银时这是你咬的我还是记得的可是不是因为你做梦把我的脖子当成红豆面包了么?啃了几口就睡了啊!”

“老子再白痴也不会……欸?欸欸!?”正濒临暴走的银时突然像是遥控娃娃被按下了关闭键,“啊咧,你刚才是说银桑啃了你几口就睡了吧!绝对是把!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嗯?就是字面意思啊。”桂表示不明觉厉,“银时你可能是酒劲上来了就睡过去吧。”

银时慢慢的消化着桂的话,刚刚未完全复苏的昨晚的记忆也渐渐一点点清晰起来。。然后,他崩溃了:“所以说老子是为了一段本就不存在的记忆而亲手斩断了两条红线吗啊啊啊啊啊!”

“欸?银时,你怎么了?”桂看着疯狂的以头抢地的银时一脸迷茫,脸上表情突然换成了萌爆了的笑容,“虽然还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听到银时说你要和我做恋人的话,我真的很开心,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啊咧?”银时停止了自残,顶着一头鲜血呆呆的看着桂。这货开窍了?

“如果是比朋友更亲密的恋人的关系的话,那银时你就会答应我参加攘夷活动了吧!”桂握拳,一脸即将看到胜利曙光的激动表情。

“牙吧里……不能对这脑残有太大期待啊!”银时再次扶额。

不过……

银时悄悄斜眼看着正在欢脱的收拾着房间的桂,嘴角掀起一个微笑。

其实撇开脑残和性别这两点不说的话,这家伙似乎也勉强算是成家立业的合适对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