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小卷子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过段时间把想写的写的差不多了就去混原创去

 

【银魂】【银all】坂田银时后宫养成记4

Chapter 4  前任要是跑来问自己和现任哪个好就该一个拳头挥上去!(上)


清晨,阳光微醺,透过薄薄的窗纸柔和的打在屋内。空气中恍惚中多了丝甜腻的感觉。


桂用着那可怕的睡姿沉沉的睡着,只不过是右脚搭在枕头上,左脚正搁在银时的脸上。


……真不知道银时是怎么忍受这个睡姿烂到爆的家伙甚至还能睡得一脸香甜。


突然,桂像被摁动了某个开关,眼睛慢慢变得正常。他一脸迷糊的摸过JUST WE闹钟,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就崩溃了:


“啊啊啊啊啊银时快起床还有半个小时就迟到了!!!!!!”


说着一下弹跳起来,在银时的脸上重重踩了几下,“银时!黎明已经过去,再不快点连正午都赶不上,身为武士怎么能这么堕落!”


银时被踩的整个脸都扭曲了,好不容易才摆脱桂的“魔脚”,“假发!一大清早你发什么神经!今天可是周六啊,难道忙碌了一周的老公不应该得到应有的休息么!更何况,我可不知道假发你的体力这么好啊,居然还活蹦乱跳的,早知道昨晚多来几次了。话说,你腰不痛么?”


“不是假发,是桂!”桂看银时醒了,也就停下了自己有效的叫醒方式【=口=】,转而穿起衣服来,“银时,作为一个武士可不能成天就想着【哔——】啊,而且 小【哔——】怡情,大【哔——】伤身啊!说好的打工呢?我们可是要成为人妖之王的男人啊!”


“其实是你想被【哔——】所以才会有这么多消音吧!攘夷首领被这么频繁的消音真的大丈夫?”银时懒懒散散,色色的围观着桂穿衣服表示自己的眼睛说它很满意,“而且银桑才不要成为有那么猥琐的称号的男人呢!所以难道答应你去打工的是平行时空的银桑吗?脑洞大也需要有个限度吧!”


“不是假发,是桂!”桂穿好衣服,看到银时眯着眼一副又要睡过去的样子(其实他只是为了遮掩在“欣赏”你穿衣服的样子时眼中的绿光),二话不说“啪”的在银时肚子上坐了下来,“别再睡了,银时!明明昨晚你答应会和我一起去我才让你【哔——】的!你还以你的节操发誓了!银时,武士可不能言而无信啊!”


“哼,相信银桑还会有节操那种东西的你才是脑残吧!大清早的以这个姿势说着被消音的话,骚年哟,你是想来一发么!”银时咬牙切齿的笑,一个发力瞬间将他和桂的位置上下颠倒了个个儿,看着一脸毫无防备的桂眼中红光大盛。


“不是骚年,是桂!以银时你的体力,再来一发的话今天我就去不了人妖店了!再这样一个人妖都没有的西乡店会倒闭的!”桂一脸的义正言辞,严肃的批评着银时。只是桂君哟,乃确定乃抓住重点了么!


“欸?为什么会一个人妖都没有啊?西乡店不是有很多店员么?鄂美还是什么美的不是一抓一大把么?”果然银时还算正常的抓住了重点。(所以说为什么是“还算”啊!=口=)


“那又不是糖,怎么可能一抓一大把。奇怪的是最近店员们都很奇怪的得了病,一个接一个的请假住院去了,今天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可是偏偏又据说有什么大人物要来玩。西乡桑很着急,答应给三倍薪酬,我才替你也答应了下来。我觉得此事背后定有蹊跷。银时,你怎么看?”


“三、三倍薪酬!?桥豆,这不是重点……这特么的怎么不是重点啊摔!这可是能多买三倍的巧克力芭菲啊!还等什么,假发,快走吧!啊对,以后少给银桑学些奇奇怪怪的网络用语啊!”


“不是假发,是桂!”


所以说老子为什么要一身粉嫩的女装却要和这货一起唱RAP啊!


小卷子看了眼旁边正唱“JOY个JOY”正嗨的假发子,心中涌起一阵阵无力感,自己的动作也无比僵硬。


“Hey man!What’s up!哟哟切克闹!我的RAP小伙伴,come on yo!”假发子冲着小卷子一阵自以为帅气的嘻哈。


拜托你是把身上的和服当成翔给无视了么!


要不是台下有那么多的客人,小卷子大概粉裙一甩粉拳一挥早就冲上去家暴了。


所以说为什么就算是只有小卷子和假发子,台下客人还是那么多啊!小卷子又崩溃了。


好不容易表演完,西乡让假发子独自去招呼台下一大群客人,却把小卷子单独叫到了一边。


“小卷子,二楼VIP包间里可是很重(you)要(qian)的客(tu)人(hao)哟!他指名要你去伺候,你可一定要小心着点啊!”


“知道啦知道啦,要是客人的手伸过来乱摸银桑的话银桑是不会切了他的手的,顶多爆了他的巴比伦塔。所以你就放心吧。”小卷子挖挖鼻孔。


西乡点点头:“那我就放心了。去吧”


西乡桑你真的有听清那个抖S的话吗!果然人上了年纪听力和理解力就会下降么!啊,多么痛的领悟!


小卷子一脸无所谓的上了二楼,推开VIP包房的房门:“有钱的土豪啊不,重要的客人你在哪儿?西乡店的双头牌之一小卷子来为你当牛做马了哟~”


背对着房门的沙发边上伸出一只骨节分明、修长白皙的手,朝他招了招。


小卷子边腹诽来人妖店玩的男人居然有一双美男的手还真是世风日下,边慢慢腾腾的挪了过去,“那小卷子就放心大胆的被明媚的蓝天送到您身边了……哟……”


最后拉长的字腔是因为他看到了来人而浑身僵硬。


来人冲他邪魅一笑,暗绿色眼眸一阵闪烁。


“没想到女装的你异常的顺眼呢,银时。”


小卷子愣了半晌,讷讷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矮啊不,高杉。”


高杉闻言身上杀气一现,随即又隐去,“不过是来祝福我的两个最好的兄弟喜结连理。”


小卷子又僵硬了,讪笑着开口:“啊,哈,哈哈,你最好、的兄弟,不是还有个傻马么,哈哈,哈哈哈……”


高山眼睛眯起,嘴角慢慢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怎么,你还想和辰马重修旧好?一个假发还满足不了你?”他单眼眼中的寒意更甚,让人不寒而栗。


“哈,哈哈哈,怎么会呢……”小卷子无措的挠挠头,成功的把自己的乱发变成了梅【哔——】风式复古又新潮的发型。


高杉没再出言嘲讽,只是站起身,慢慢踱步到窗边,抬头看向了夜空,顺带着一口又接一口抽起了烟。月光下的他清冷诡异的不可思议,如同绝世的安静蛰伏着的妖。紫金浴衣上的蝴蝶宛如要随时随风而去。


小卷子忍不住开口:“高杉……抽烟太多不好……会长不高的……”话说完后立马后悔的想打自己一个巴掌。坂田银时啊坂田银时,你还真是冲在作死的第一线啊!


奇怪的是高杉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冲上来揍他,他甚至连头都没回,只是声音淡漠的如同散落在了空气里,“银时,在我们还没有分道扬镳的时候,你可从来都是叫我矮杉啊。啊,有时候,也会叫我娼妇。突然被你这么一本正经的叫着对的名字,偶然间居然还有点不习惯呢。”说到最后他居然低低的笑了起来。


小卷子一时言语不能,只是呆呆的看着月光下显得格外清瘦的高杉,一双猩红色的眸子闪过怀念、伤感、难过、寂寞等许多情感。


矮杉……娼妇……么。


就算再叫你矮杉或者娼妇,也回不去了啊。


而且,银时根本就不想回到过去。那时的JOY4一起在战场上拼杀的日子固然很热血很青春很让人值得还念,可是,现在这种身边不会再有同伴死去、糊里糊涂却又温馨平静的生活,才是他想要的。


虽然他对于高杉和版本,还是有些舍不得。


沉默了一会儿,小卷子开口:“呐,没什么事的话,银桑就先走了。”


在小卷子转身的一瞬间开了口:“就那么急着去见假发?假发,辰马,那个鬼之副长,其他的男人女人,还有……我,到底哪个,你才是真心的?”


“……我承认,银桑我不是一个专一的人,你说我花心也未尝不可,”小卷子犹豫了下,还是开了口,“但是,无论是你们之中的谁,银桑都想去执起手中之剑去保护,即使似乎你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很强。这种想要守护的心情,其实严格来说,无关爱恨,无关风月,只因为是在乎的人。但是要说对哪个是喜欢的甚至于爱……答案是,不知道。”


“我只能说,我很中意假发,难得假发也很中意我,我们能够和平——好吧是相对和平——的生活下去,这就足够了。我不是诚哥,不想要用绳命开后宫。”


“银桑我啊……奢求的除了草莓牛奶,从来就没有很多。”


说完,小卷子就一步步慢慢的向门口走去,没有回头看一眼高杉。因为他怕再看一眼就会忍不住想要拥抱他、把他狠狠揉进怀里的冲动。

他才没有自己说的那么伟大。他就是舍不得。

其实,他也比诚哥好不了多少吧。小卷子苦笑。

只是,他不能再伤害假发了。


就在小卷子已经走到门口,正暗暗松了口气时,高杉的一句话又让他成功地停住了脚步。


“银时,为什么不杀我?”


为什么不杀你,你还不知道么。


“下次见面,一定会杀了你!”


明明想装作不记得,想装作哪句话已经随着草莓牛奶流进肚里又化成了嘘嘘,可是那个死矮子就是太作死,才又提起来。


“其实……”


“碰”的一声,门被大力撞开,正站在门后的小卷子被成功的拍在了墙上。


“真选组,例行检查!”


特么的除了土方十四郎和冲田总悟以及真选组那帮蠢萌的货还能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