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予怀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温予怀
Powered by LOFTER
 

【银魂】【银all】坂田银时后宫养成记6

Chapter 6 冰冷的是雨水,滚烫的是回忆(上)


下雨了么。


高杉怔怔的站在窗边,看着夜雨中的灯光,只觉心中一片空荡。


在这乍暖还寒的春天夜晚,夹杂着雨丝的风还带着寒意。而他恍若未觉,任凭身上穿的松松垮垮的紫金浴衣被风吹的窸窣作响。


他把手伸出窗外,雨水滴在手心凉意逼人。


他闭了闭眼,一瞬间觉得回忆如海啸般铺天盖地的涌来,而他溃不成军。


其实高杉不知道的是,银时早就叫过他“晋助”。


那还是在攘夷时期,在经过较长一段时间的激烈战争,他们难得有了得以喘息的时机。


上面派来一位将军带着军需前来视察慰问,虽然众人因为死了太多的同伴兼之太过疲乏都不想理这个什么将军,但看在极为重要的军需的份上,他们也还是客客气气的伺候着这位大爷。


那是一个天气很好的上午。


银时在河边洗着他的那套白服。其实已经洗过一次,但仍留一些斑驳的血渍,银时怎么看怎么觉得不顺眼,刚好当天无事,就拿着衣服再洗一遍。


“……你闲的发慌折磨衣服做什么?”发话的是正在河中央洗澡的高杉。他已经看银时很久了,实在是受不了银时扯着衣角“啪”打在石板上一下,然后换个角度又是一下……以这么奇葩的方式衣服洗得干净才怪!


“啊啊闲来无事,所以就让衣服做个运动舒展一下筋骨罢了。”银时一脸无所谓。


高杉一脸鄙夷。


此时的他双眼尚好,暗绿色的眸子比起现在少了几分凌厉,多了几分清澈。阳光下,那双漂亮的眸子微微闪烁着光芒,让人无法转移视线。


银时有一瞬的愣怔,然后突然站起身捂住肚子:“我拉个屎去。”


高杉表情已由鄙夷变为嫌恶。懒驴上磨屎尿多,嘁。


看着自己也洗的差不多了,再看看岸边石板上那一坨皱皱巴巴的白色,高山皱着眉决定看在银时帮他搓背的份上勉强帮他那么一丢丢好了。


旁边的树丛突然传来了拨拉枝叶声和一阵脚步声。


不是银时!


大脑中瞬间出现这样的信息。高杉眨眼间穿好里衣手里握上了剑。双眼因为警惕而微微眯起,带上了几分凌厉和杀气,却在看清来人时转为惊讶。


这个男人……不就是前几日刚到的渡边将军么!


渡边看到高杉后,脸上的笑容瞬间灿烂的能亮瞎人眼,“真是警惕呢,小高杉~有趣,真有趣~”在看清高杉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里衣后他笑的更开心了。


高杉相当讨厌他那炙热的眼神,可是考虑到对方好歹也是个将军而且手里还掌握着重要的军资,之得尽量不把自己的厌恶表现得那么明显,“将军,在下姓高杉而非小高杉。”她的语调因为忍耐而显得有些僵硬。


渡边不置可否,只是一笑,上前几步,“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高杉看似已经放松下来,垂下的右手却将手握得更紧,“将军是来找我?有何赐教?”


“‘赐教’可不敢当。”渡边没有错过他的小动作,却像是没看到是的接着欺近,脸上的笑容也愈加暧昧,“只是有些事想和你讨论罢了。”说着竟然将手覆上高杉正握着剑的右手。


高杉下意识躲开,看向渡边的眼神也渐渐危险起来。


渡边却仍然是一脸若无其事的笑,“是关于军资调动的一些事……如何,不想了解么?”


高杉一僵。


身为攘夷军队的高层,自然明白这军资在战争中的重要性。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若是一个军队的粮草断了……渡边这是在用整个军队的士兵的生命做威胁!他怎么能!


即使咬牙切齿到牙齿都在咯咯作响,忿恨到能把剑柄握碎……高杉却仍是想被施了定身术般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那只手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


高杉闭上眼,内心一阵杀意涌动。


预料中的让人反感的触感并没有传来,取而代之的是肩膀被大力猛然的拉扯。


高杉惊讶的睁开眼。


“银、银时……”


银时并没有看向高杉,只是搂着他肩膀的力度微微加重。他看着渡边,皮笑肉不笑,“哟,尊敬的渡外将军,以矮杉和他身高成正比的智商是和您谈不了那么重要的事的,不如由吾辈代替如何?”


渡边毫无不自在的收回了手,“白……夜叉么?有趣,真有趣。原来战场上让敌人闻风丧胆的白夜叉阁下不止是身手过人,连头脑也是一级棒啊。还有,不是渡外,是渡边哟。”


“嘛嘛,男人就是要文武双全才会有漂亮女人注意,你说是吧,渡里将军?”银时挠挠一头乱毛。


“只可惜吾辈更想和高杉君讨论呢。至于白夜叉阁下,还是哪天再讨教剑术吧。另,也不是渡里,是渡边啊!那么,吾辈先走了。”临走转身时还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高杉。


高杉真想把银时拍他脸上。


“走了,高杉。”银时若无其事的朝前走去,“警告你哟,别去做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武士只要拿好自己手中的剑就够了。”


高杉嘴角隐秘的一勾,转瞬即逝。他快步超过银时。


“哎哟!疼疼疼疼你干嘛踩我!脚要哭了!真的会哭的哟!”


“你才智商和身高成正比你全家都智商和身高成正比。”


“对嘛以银桑的身高的确和智商是正比呢!”


“……削你后颈肉!”


“不要搞错啊矮杉你是一米七又不是那个比你还矮十公分的矮子啊!”


“再提身高就破坏掉你啊!”


……总之莫名其妙的河边事件就这么被按下。


但是高杉心里清楚的很,这件事并没有就此结束。


被银时貌似无意的多次代替他汇报工作,习惯于安静的角落却总感到不怀好意的视线,军队里越来越多的听到士兵抱怨饭菜份量越来越少……这一切都在提醒着高杉,他被那个将军盯上了。


其他的都还在忍耐范围,可是高杉却无法忍受大战在即,一个将军居然为了一己之私克扣军粮,罔顾手下士兵性命。他是把战争当成了儿戏么!


只要一想到这儿,高杉就会感到发自内心的一阵寒意。


一个雷雨交加的晚上,银时轮值去巡逻,高杉趁此机会两手空空去了将军的营帐。


“我就知道你会来的,有趣,真有趣。”


“既然已经来了……就代表已经有了觉悟了吧,呵……”他的嘴唇渐渐靠过去。


天空中滚雷劈过。


银时因为今天不只是吃坏东西还是懒驴属性又发作屎尿格外多,不得已让坂本代替他去巡逻,回到营账里,居然空空如也。


假发打过招呼是去种花了,虽然鬼才知道他为什么要种花还要挑这种天气,傻马代替自己去巡逻……那么,矮杉呢?


银时跑出来,抓住一个守值的士兵问看没看到高杉去了哪里,被告知是朝渡边将军营帐方向去了。


银时只觉九天重雷全劈在了他身上,脑袋嗡嗡作响。


他发狂般跑过去,豆大的雨点打的他感觉浑身都在痛。


矮杉,矮杉……


营账里毫无动静。


银时的手几乎是颤抖着掀开了门,看到的是……


“啊咧?”


躺在地上渡外将军身体被摆成了一个标准的“M”形,额头和【哔——】部位都顶着蜡烛,手脚都被绑着,嘴里塞着布,鼻青脸肿,眼泪汪汪。


而高杉正坐在椅子上,悠闲地喝着茶。


听到响动,高杉转过头来,“银时,你怎么来了。不过也好,帮我想想下个姿势是‘S’好还是‘B’好。”


“纳、纳尼?!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么?为什么我稍微理解不能现在的状况呢?求解释啊喂!”银时凌乱了。


高杉看着一身狼狈、还喘着粗气的银时,心情突然变得很好,“唔,我正在玩游戏呢,就是把人体摆成各种字母或其他图形。”


“以人的身体要摆成‘B’绝壁会断成3截吧!这也太凶残了吧!你这么S,领导们造吗?而且为什么就算你解释了银桑我还是理解不能啊!”


“因为你的智商和身高成反比。”高杉转回头,以一种人类看老鼠的眼神看着地上的一坨,笑容愈加鬼畜,“这头猪刚刚妄想用他那说不定三天都没洗的嘴来亲老子,简直比亲眼看到苍蝇对屎表达深沉爱意还让我恶心,当然他是苍蝇我不是屎。所以为了让他那双狗眼看清物种我就稍微教训了他一下。不,其实根本不算教训,只是个小游戏而已。但要是他随便乱动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导致蜡烛倒了……呵呵呵……”


“……”银时表示累觉不爱。对于高杉这段难得粗长却又充满了槽点的话,银时懒得一一吐槽,只想对物种属性换了三次而且有毁容和断子绝孙可能的渡外将军说声恭喜被婊。


高杉看着一脸血的银时,笑的更开心了,“至于领导那方面……那就更不是事了。”


“阿诺,那为什么在河边时他要摸你脸时你没有拒绝?”想了想,银时还是问出口。


“我本来就不打算拒绝,我打算……直接剁了那只弄脏我脸的猪蹄。”


银时同情的看向正躺在地上因为蜡油滴下来烫的直哆嗦却又不敢有大动作的渡外将军。记得感谢他无意间帮他保住了一只手啊。


不过……果然还是想知道呢……


银时在高杉诧异的目光中轻轻地吻上了那两片单薄的以致显得有些刻薄的嘴唇。


“如果是我的话……矮杉君会怎么做呢。”


“……笨蛋。”


高杉一拳击在银时的腹部,却随后把手环上了银时的肩。


还真是傲娇呢。


银时闷笑,由亲吻的姿势改为拥抱。尽管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会因为这个吻而有任何变化,他心里还是很高兴。


“晋助……”银时的头埋在高杉的颈窝里,喉咙里的声音含糊不清。


“什么?”高杉没听清。


“……没什么。”银时微微加重力度,将高杉搂的更紧。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晋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