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小卷子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过段时间把想写的写的差不多了就去混原创去

 

【银魂】【银all】坂田银时后宫养成记5

Chapter 5 前任要是跑来问自己和现任哪个好就该一个拳头挥上去!(下)

“高杉晋助!终于找到你了!”土方狞笑。多日来的憋屈终于有一个发泄的对象【雾】了!

总悟加农炮已经架上肩膀,真选组成员已经将整个大厅围的水泄不通。

高杉冷哼一声,连头都懒得转,仍然有一口没一口慢悠悠的抽着烟。

土方炸毛了:“喂喂!你那是什么态度啊!麻烦你尊重一下彼此的职业好么!?给老子切腹去啊!”

高山微微斜眼,眉梢眼角轻轻上挑,眼底尽是不加掩饰的嘲讽和轻蔑,:“不过是幕府的走狗,也敢在我面前狂吠。怎么,牙齿痒的很所以想被敲断么!”

“嘁,一个恐怖分子还敢这么嚣张。”土方怒极反笑,反手抽出的村麻纱刀光如水,“高杉!这里已经被真选组包围了!识相点就给老子乖乖的束手就擒,不然吃亏的只会是你!”

“哼哼哼……”高山好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喉咙深处尽是鬼畜的笑声,“不知死活的玩意儿……”

话音刚落,高山已经抡起不知从哪掏出来的刀,朝着土方砍了过去。

土方一惊,堪堪避过高杉那角度刁钻的正面一击,反手朝高杉背后斩去。高杉只是灵活的微一晃身就躲过了攻势,长刀如毒蛇之吻向土方的脖颈袭来。土方一个近90度的大仰身避开,直身时顺手一刀向高杉胸膛刺去。高山冷笑一声,竟然左手摁住土方的肩膀就翻了过去。

好快的身手!在土方的记忆中,除了那个混蛋天然卷还没有人强到这个地步。

土方凝神敛息,紧紧盯住高杉,拆招的同时也不忘伺机寻找高杉的破绽。他的眉目一片冷冽。村麻纱被挥舞的速度速度逐渐加快,泻出一片冰寒的银光。

不愧是那混蛋看上的人。高杉竟然对眼前这个死对头升起股欣赏之意。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高杉一凛,突然爆发出雷霆万钧般惊人的气势,携带着无穷尽的冷意和磅礴的杀意,向土方扑去。

土方暗道一声糟糕。明明对方只有一把刀,却因为速度被发挥到极致而形成了一片“刀阵”,将他的上下左右的退路全都封住,只等他自己撞上那道死亡之门。

其实要单纯比起剑法来,土方未必会输给高杉。可是相比之下,土方是个死傲娇,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动手时总习惯性的给对手留有一丝余地,即使他自己可能都没意识到。而高杉则不同,他是战场上拼杀出来的,施舍给敌人任何一丝心软就是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加上他偏激执拗的性格,所以下手总是特别狠辣,全都是杀招。

更何况,小心眼的高杉也有点趁机报复的意思,谁让他土方十四郎也是坂田银时在意的人。

土方落败也就在情理之中。

总悟早就见苗头有点不对,已经握好菊一文字跃跃欲试。毕竟土方先生死在别人手里实在是太可惜了。因此,当高杉真的动了杀意时,总悟就已经打算要上了。

然而却有人比他抢先一步。

高杉和土方胶着的刀剑同时被一把木刀压住。

两个人顺着木刀往上看,“洞爷湖”三字赫然在目。

“万事屋的!你怎么在这儿!?”土方首先大叫起来。而且为什么这货还一身女装!?还流着鼻血!?难道是刚才在和高杉晋助在玩什么邪恶的play所以气血太旺?

卧槽!

越想越是这么回事的土方简直火冒三丈,怒瞪着银时,恨不得在他身上烧出一个洞来。

“多串君你瞳孔扩散了哟~”银时咧嘴一笑,虽然配上他满脸的鼻血有些吓人,“银桑我可是堪比召唤兽一般的存在,谁在心里大喊一声‘坂田sama救我!’银桑就会跨越几光年的距离来到召唤人的身边啊~”不过他倒是挺好奇为毛假发女装他认不出来,小卷子他倒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神经病”土方扶额。

高杉“刷”的收回刀,看着银时轻蔑一笑:“果然还是出来了啊 ~在我每次有重要行动的时候。真是碍眼。”

“你明明知道银桑一定会出来的啊。”银时也收起了洞爷湖,开始习惯性地挖起了鼻孔。

“嘁。”高杉把刀往地上随手一扔,转过身又倚回墙上。

就是因为知道才更不爽。

“嘛嘛,银桑刚才说过,即使身边的人每个都很强,银桑也想执起手中之剑保护,不管是多串君还是……你。当然,如果真的到了非拔剑不可的地步时,那么你,也只能死在我的手里。”银时一扫平日的懒散颓废,看着高杉的表情是难得一见的认真。

高山一怔,随即脸上露出一个终极boss才会有的鬼畜笑,“我等着你杀死我的那一天。当然,我也不会忘了在地狱回报你,银时。”

土方不明觉厉的看看银时又看看高杉,刚刚升起的一点欣喜已经被熊熊怒火代替。

搞什么飞机啊!和恐怖分子交锋不是他们真选组该做的事么!坂田天然卷这个死废柴来秀什么主角光环啊!还有这俩人明明嘴里说着穷凶极恶的话可是为什么那种气氛那么让人火大啊!

于是,土方一沉声:“真选组,给我上!一定要抓住高杉晋助!”

“是!”

“生死不论哟~”却是总悟笑嘻嘻的补充。

土方沉默的看了他一眼,难得的没出声反驳。

他才不是因为什么私心呢!嘁!

正在真选组跃跃欲试准备着抄刀朝高杉扑去的时候,总悟却突然又出了声:“啊咧,撒豆成兵么这么多小喽啰。”

真选组众人发现,不知何时他们已经被一圈鬼兵队的人围住。

河上万齐排众而出,直直走到高杉身边:“晋助。”

看着高杉低低的应了声,冲着土方展露出一个如恶鬼般狞厉的笑容,银时却突然觉得有些不爽。不就是个耳机男,装什么b啊!看那一口一个“晋助”叫的顺口的!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有的没的的时候吧!当务之急是想法解决了这剑拔弩张的气氛,鬼兵队和真选组那个都不是闹着玩的!再不快点回家就赶不上八点的电视剧了啊!

打定主意的银时正考虑着此时大概是动画中的B部分所以该是一个怎样的帅气pose出场才显出它的猪脚光环。可惜天不遂人愿,偏偏有人想跟银时抢一把风头,大概是想客串一把男猪脚。

“啊哈,让各位久等了!Ladies and gentlemen,,it’s show time!”不知道啥时候换了一身白衣白裤、头上戴着白色礼帽,左眼戴着一枚单眼镜片的桂从天而降,嘴里还风骚的叼着一朵玫瑰花。

银时异常冷静:“不好意思这位先生,名侦探【哔——】南片场出门右拐不谢!”

“不是这位先生,是怪盗桂德!”

单眼镜片反射出明亮的光线,遮住了他眼中探究玩味的眼神。弧度优美的嘴唇唇角微微上翘,勾出一抹神秘和魅惑。雪白色的披风猎猎作响,无风自动——

“说这种话之前就该先把电风扇收起来啊混蛋!”银时将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手拿电风扇的迷之工作人员给踹到了一边,“作者的脑洞太大就一定要及时治疗不然会变成癌死掉的哟真的会死掉的哟!这不是玛丽【哔——】文也不是汤姆【哔——】文,把那种描写完美男主的口气给老子收起来啊!要写也该是比照银桑这种绝世好男人啊!像假发那种死娘娘腔就永远该是炮灰的命啊!”

“不是死娘娘腔,是怪盗桂德!”桂正色道,“小卷子不要害怕,我绅士怪盗一定会保护美丽的女士的!”说着走上前来,执起银时的手在其手背上落下轻轻一吻,绅士的无可挑剔。

“你才女士你全家都女士!”银时忍无可忍的又开始了家暴。

“哼,这么多年过去了,假发还是这么脑残。”高杉嗤笑一声,迈开步伐朝门口方向走去,“万齐,走吧。”找银时“亲切会谈”的心情不知怎的突然就懒散了下来。

然而,一并寒刃横在他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想走,没那么容易。”土方咬着烟,笑的杀气腾腾,“虽然不知道那个怪盗桂德是什么路子不好下手逮捕,呐抓你还是板上钉钉的事!”

高杉一愣,接着开始笑了起来,“果然啊……物以类聚,傻b以群分。”有意无意的瞟了银时一眼。

“你说什么!”土方怒气冲天,又要和高杉开始对砍,却在半路被河上万齐拦了下来,“既然属下已经来了,那也就不劳烦主上出手了。鬼之副长还实现和在下过过招吧!”

“八嘎!”早在真选组动乱事件就对此人感到不爽的土方手下也毫不留情。丫的叫你装b!以为戴上个耳机就是文艺青年了吗!

看到自己头头都动手了,做属下的也不能干瞪着眼。于是真选组和鬼兵队开始捉对厮杀了起来。

嘛……其实高杉君说土方君是傻b……某种程度上来说也不能完全否认。毕竟,他曾遇见各种装扮的桂……N次,但认出来……0次。OTL

“桥、桥豆,银时!”桂艰难的求饶,“现在不是要以保护西乡店为重嘛!”

“以你的脑容量还记得这件事真是值得给你点32个赞。”银时冷哼一声。

“就交给我了。”桂信心满满,手上瞬间多了N个just we,“隐藏在我体内的炸弹之血啊!我以怪盗桂德的名义命令你,封印解除!”

“就跟你讲说跑错片场了啊!”银时抓狂,眼角却瞥到有一枚just we不知怎的被抛上了天花板,把横梁给炸了下来。而下落的方向是……正在悠闲地随手敲闷棍的高杉。

“晋助!”银时身体快于大脑,猛地扑向高杉将他压在身下。

“碰!”是重物和肉体撞击时发出的沉闷声。银时一声闷哼,没了反应。

“银时!”

“天然卷!”

“旦那!”

撕心裂肺的吼声此起彼伏。

而高杉却是呆呆的感受着银时的重量,好像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此时脑中唯一的念头是:

银时……第一次叫我晋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