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小卷子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过段时间把想写的写的差不多了就去混原创去

 

【银魂】【银all】坂田银时后宫养成记7

Chapter 7 冰冷的是雨水,滚烫的是回忆(下)


……怎么突然梦见那件事了。


银时意识海回归,感到了背上传来的阵阵闷痛。还没睁开眼失去意识前的一切已经走马灯似的在他脑海中过了一遍。


矮杉……


银时刚想睁开眼,耳朵接受到的声音却让他神使鬼差的停止了这个举动。


“……你真的看不到么,晋助,银时对你的心。你太自以为是,自以为承受着一份沉重的感情,为之扼腕叹息,为之无奈伤感,为之独自饮痛。你佩服并陶醉于自己的隐忍和牺牲,想象着自己是歌剧里悲情的男主人公,然而这却是最自私最错误的做法。占据了彼此三分之二的生命,又有谁能独善其身?如临河边,下脚才知深浅,你却已先转身离去。晋助,是你,让自己的心成为深渊,拒绝了幸福的可能。”


“……你特么给老子说人话。”


“你太傲娇了,晋助。”


“……”


“你在抗拒什么,晋助?”


一阵沉默。


银时心中一阵忐忑。这节奏,这架势,难道他要添一位侧室?这多不好意思啊!


半晌,高杉才开口,“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难道银时现在不是和你在一起么?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


“我和你是朋友,和银时也是朋友,自然都希望你俩幸福。你喜欢他,他喜欢你,我又不反对,在一起不是应该的么!”


……真是漏洞百出到无懈可击。


“……你在逗我么,银时的心里除了松阳老师不就是一个你,不然那时他也就不会因为我欺负你来找我打架。说什么他喜欢我,别笑掉我大牙了。待会那货醒来你赶快带走吧,放在这我心烦。”


“……你知不知道,我见过银时哭过两次。”


“哦?以他那打掉牙和血往肚里吞的性格还会哭?没见识到还真是可惜了。”


“第一次,是松阳老师去世的时候……你当时正癫狂,当然注意不到。第二次,是为了你。”


“我?!”


“那时你刚失了左眼,银时一直抱着你安慰你让你别害怕,可是在医生为你治疗时,他一个人躲在营帐外偷偷地哭,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害怕。”


“……是么……”


银时听到这儿内心很复杂,一方面有种被人在暗恋的人面前戳穿心思的羞恼感,一方面是自己的现任对伪前任将这种类似劝其顺从的话的尴尬感。重点是身为男人哭这种黑历史怎么可以讲出来!【重点错


“我言尽于此,让他回来的别太晚,我的厨艺似乎不怎么合leader的口味。”


“你……不打算带他走?”


“外面还下着雨呢,我只拿着一把伞。走了。”


木屐敲地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不见。


银时正在很严肃的思考这时到底要不要假装刚好醒过来,就听见头顶传来冷冷的声音:“怎么,还打算装睡到什么时候?”


银时一脸尴尬的坐了起来,“呵、呵呵,被矮杉君发现了啊……”


高杉冷哼一声,抽了一口烟。


白色的烟雾在空气里弥散,高杉的轮廓在烟里变得朦胧起来。


屋里一时间静的甚至有些尴尬,两人无言以对。


最终还是某个厚脸皮的忍不住打破了沉默,“咳,矮杉,我怎么会在这?其他人呢?还有,你的手臂……怎么受伤了?”他明明记得昏迷前高杉的手臂还是好好的,怎么现在就被包的像木乃伊一样?


“你好歹也是为我而受伤,给你找个医生看看也不过举手之劳而已。真选组的那些蠢货的话,放心,他们只是被敲昏了,我鬼兵队对于趁人之危兴趣还不大。至于手臂……哼,”高杉斜眼,皮笑肉不笑,“这还不是托您老的福?你以为我会弱到连那个东西都躲不开?我正要动时,你突然犯神经病似的扑过来,结果自己受伤也就罢了,还搭上了我的一条胳膊。看来你果然是脑弱,肩膀上那坨大概也就有装饰的作用了。”眼中是毫无掩饰的鄙视。


银时嘴角抽了抽。


合着自己是多管闲事到自己作死么……


“银卷卷,以你那中二少年情窦初开的举动来看,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高杉满满的揶揄。


“你特么在逗我谁会喜欢一个中二病傲娇到死的矮子啊!话说银卷卷又是什么,该不会是你养的什么宠物的名字吧!那种东西银桑才不认识呢!”银时条件反射的反驳。【死傲娇的不止一个


“再提身高就破坏你!不喜欢的话为什么以前咱俩打架我输了跑出去你就满坑满谷的找我?为什么我被松阳老师硬逼着打扮成女孩子的样子你会脸红?为什么攘夷战争时我不顾劝阻深入敌巢时你自己单枪匹马杀来救我?为什么在我眼瞎时会哭成个傻逼一样?恩?你倒是说说看呐!”


高杉的眼神锐利起来,凭借着银时坐着自己站着居高临下的优势(估计难得有这体验)以压迫性的姿势靠近银时,那眼神恨不得在银时身上戳出洞来。


“我怎么觉得你是在自曝黑历史……桥豆!你、你原来都知道!”银时一脸惊恐,死鱼眼睁得老大,“那你刚才和假发说话时表现的像个没智商又迟钝的蠢蛋!”


“你才蠢蛋你全家都蠢蛋。只有你和假发那个脑残才会这么以为。”高杉脸上写满了“认真你就输了鱼唇的地球人”。


银时宽面条泪。


这老脸都丢到北冰洋去了啊!没想到他居然晚节不保!


“承认喜欢我会死么。”高杉老神在在。


别以为他看不出在暗爽!银时咬牙切齿,迫切的想打击一下对方,“别仗着老子宠你就蹬鼻子上脸!你不是也一样!不知是哪个蠢货趁老子睡着来偷亲,也不止是哪个【哔……】求不满的去花街喝多了不要姑娘偏偏扯住了老子的衣领吼‘酒后就要乱’……呜呜呜!”


高杉恶狠狠的捂住银时的嘴,耳根微微发红,“再特么唧唧歪歪老子就破坏掉你!啊!”


高杉触电般收回手,看着手心亮晶晶的液体一脸嫌恶到恨不得把手剁掉的表情,“你敢不敢再恶心一点!”


“哼哼,还有更恶心的!”银时邪恶的用舌头在唇上舔了一圈,说着一把拉下还在兀自用银时衣服擦着手心的人,不由分说的吻了上去。


“唔……混蛋……居然……恩……岂可修!”


“让爷教教你接吻时专心是种基本的礼貌!”


“唔……”


以吻封缄。


门外,倚在墙上环抱手臂的桂诡异的笑了笑,眼里全是邪恶的光芒。


没错!角色属性设定为顽固认真、外表看起来正气凌然、梦想是见到江户的黎明的桂!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骨灰级腐男!最萌的居然还特么的是后宫!


要问为什么原本苗红根正在天朝绝壁是戴三道杠的好骚年为何会沦落到这个地步……我想地底下的松阳老师会很愿意谈谈他的心得的……


娇羞的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