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予怀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温予怀
Powered by LOFTER
 

【银魂】【银all】坂田银时后宫养成记12

Chapter 12尼桑。尼桑!尼桑~~~n(*≥▽≤*)n

(表示不会撸战斗所以意思意思让他们打了打你们脑补就好总之就是银土各种狂炫酷霸拽十微子也不遑多让各种鬼畜此为三人打累了暂时休战【你滚)

“银时大人……为什么,就不愿意对十微子温柔呢……为什么,不愿意和十微子在一起呢……”

十微子软软的倚倒在石柱边上,右手捂住腹部的伤口,青丝凌乱,脸色苍白,笑容苦涩,有种病态的美。

对面的银时和土方却比十微子要狼狈的多,两个人喘着粗气瘫坐在地上,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看起来很是骇人。

银时用手一擦脸颊上渗出的血,嘁了一声,“嘛嘛,虽然阿银我是不太明白你为啥子要对阿银那么执着,只是,你要明白啊……”银时猩红色的双眼眯了眯,“是你自己,放弃了要别人温柔待你的机会啊……”

“而且说起来,其实你换个执着的对象多好啊!比如我身边这家伙。”银时抠了抠鼻子往土方身上抹了抹,换来的是一记“温柔体贴”的爱心踹踹踹,“疼疼疼疼……嘛,虽然脾气是暴躁了点瞳孔会动不动扩散脸色永远是跟别人欠他钱似的在,但整体来说还是不错的也就比阿银我差了那么一丢丢(又是爱的一脚)嘶……长的也还人模狗样重点是属性正是当下最流行的口嫌体正直(被连踹三脚)卧槽多串君你还能不能行了!阿银我是在夸你你就不能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么!!”银时终于忍不了,死命的瞪大眼恶狠狠地朝多串丢眼刀。

“坂田银时你特么就是一个深井冰,少给老子在那边唧唧歪歪跟个搞推销的似的推销的还是老子,别的也就算了,特么老子居然会比你差一丢丢【重点错】!想死就直说!老子借你村麻纱切腹啊混蛋!”

“阿银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多串君你是被戳到痛处所以恼羞成怒了是吧绝对是吧!”

“事实你妹啊老子不造要比你好多少倍啊好么!恼羞成怒又是个什么鬼啊明明只是看不惯你歪曲事实颠倒黑白危害社会我土方十四郎作为一个人民公仆自然要挺身而出啊岂可修!”

“得了吧多串君你才是什么鬼,区区税金小偷还敢侮辱人民公仆这四个神圣的字你倒是横眉冷对千夫指了可是你有俯首甘为孺子牛么阿银我就是孺子你倒是俯首啊你个流氓JC!”

“喂!!!你俩还能不能行了!!!这是打架中场休息可不是银土的日常生活啊啊!!!”新吧唧怒吼了。

“嘁。”银时表示男子汉不能用“哼唧”这么娘的词。

“b~a~k~a~’土方扭头表示自己会用比”呵呵哒“更高级的词。

十微子轻轻敛目,脸色青白,嘴角的笑却更加温柔,“银时大人……只有十微子,才会顺从您侍奉您而毫无怨言,十微子所做的一切……从来就是只为了让您对我一个人温柔啊……其他什么别人,十微子才不在乎……”

“和你简直没法沟通。”银时无奈的摇摇头,心里却道了个歉抱歉妹子你的存在感刚刚被多串君刷掉了三分钟。

“妈的混蛋天然卷!都是你惹的烂桃花债!”在一边的土方翻了个白眼,举起手来像是要敲上银时那颗乱蓬蓬的脑袋,却因为貌似牵动了胳膊上的伤口而瞬间白了脸色,“嘶……”

“多串君该不会是骨折了吧?这么没用的话就应该多补充胶原蛋白啊不然稍微活动下筋骨就断胳膊短腿的还能不能行了?”银时鄙视的用眼角看了看土方,一边一脸嫌弃的拿过土方的手臂查看,一边嘴里还在碎碎念,“算了谁让阿银我如此正直善良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呢,大发慈悲给你看一眼好了。”

“无路赛!谁稀罕要你看啊!”土方恶狠狠地瞪了银时一眼,手却没收回去。

谁让我胳膊痛得很一有大动作就不行不行的呢!手没收回来也是没办法的啊!才不是因为那混蛋天然卷的动作很温柔呢!——来自“炒鸡怕痛”的属性为口嫌体正直的傲方十四娇。

银时觉得土方顶多只是骨裂,回去石膏随便打打就好,于是把土方的手随便一扔,虽然没有不科学的导致土方真的骨折,却也让土方捧着手臂嗷嗷叫了好一会。

银时听着心里无比舒畅,默默地为自己点了个赞,然后才又重新看向刚才起就被总是刷掉存在感的十微子,“所以,十微子小姐现在到底想怎么做?你也应该清楚吧,再打下去我们仍然只是两败俱伤。”

土方听到这话硬生生的制止住了暴打银时一顿的冲动,歪头看向十微子,双唇抿起,目光闪烁。

“十微子想要的……从来就只有你一个……一直生活在光明里的人……怎么会知道黑暗里的怪物对阳光的渴望呢……所以,既然已经三生有幸能遇上如此温暖耀眼的灵魂,又怎么可能不会拼上所有努力,也要将那灵魂拥入怀中呢……”十微子语气轻柔,说到最后,声音已如叹息般,让银时和土方听得不甚清楚。

“啊咧?你说的……甚?大点声啊喂!”银时掏了掏耳朵。

“我说……绝对不会对你放手啊!!!!!!!!!!!!!!!!!!”开始的轻柔语气陡然变化,尖利刺耳到让人想捂住耳朵。

而十微子也随着这声尖利的叫声,身体发生了变化。原来正常的白色眼白和黑色瞳孔全部变成血红,及腰青丝一瞬间变成触目惊心的白色,指甲也长到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长度。

银时和土方一惊,刚从地上跳起准备做些什么的时候,十微子依然已经逼近眼前!!!他俩甚至来不及惊叹一声好可怕的速度就已然受制!银时被十微子单手就牢牢搂住,居然挣脱不开,而土方则是直接被十微子纤长的指甲穿透了胸口!!!!!土方痛得仰起头,反而惨叫不出来,脖子上青筋暴起。

“多串君!!!!!!!!!!!”银时心下大骇,顾不上思考为什么十微子瞬间就奇行种了,眼神被土方胸口渗出的鲜血牢牢抓住。

“混蛋……”银时两眼通红,极力挣扎,而十微子收回穿透土方的手后也牢牢地抱住了他,银时苦苦挣扎语气丝毫挣脱不开。一旁的土方扑通一声倒在地上,猩红从他的身下蔓延开来。

“银时大人……十微子并不想让您伤心动怒……可是,没办法……就算最后只能用打断四肢这样的方法留下你,十微子也不会放弃……”

耳畔是十微子温柔到极点的呢喃,而银时却只想把这女人撕碎!他并没招惹她,而这个狠毒的女人却一再伤害他和他所重视的人!还说的好像很无奈很无辜似的……真是,太混蛋了……可是其实无奈到要绝望的是他坂田银时吧!连挣脱开来想把地上趴着的那个男人抱进怀里都做不到……

银时咬紧了牙关。

“啊咧咧,我倒是没想到,在夜之族声名远扬的十微子大人,居然能为了一个地球武士说出这种让人倒尽胃口的话呢。”伴随着地下游乐场的顶部“嗵”的一声碎了一个大洞的声音,少年轻快的语调清楚的响起。

银时愣愣的抬头看向那儿,烟尘尽数落下,少年清瘦的身影渐渐清晰,一头发色鲜明的头发编成的辫子垂在胸前晃来晃去。

“少年……”银时喃喃道。

“是你……”十微子转过身,神色惊讶。

“神威!”新八兴奋地大吼。

神威晃晃呆毛,笑容依旧,“米娜,晚上好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