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予怀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温予怀
Powered by LOFTER
 

【银魂】【银all】坂田银时后宫养成记8

Chapter 8 未婚妻在八点档中一般都是很奇葩的设定!


土方最近很不爽。


为毛街上的人看到他全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啊!只是名字叫“鬼之副长”又不真的是阿飘好不好!


“妈的大马路上拉拉扯扯是视交通法规为无物吗!给我好好的抬头挺胸齐步走啊!”


“凭什么老子吃关东煮你就不收钱!是想搞贿赂还是因为老子是一个人来吃所以同情啊!还不收好钱!”


“喂!说你呢!手里已经牵着一个女人了眼睛再随便乱瞟就把眼珠挖出来吧!”


“那一对对的怎么看起来那么碍眼啊!都给我切腹吧混蛋们!”


……综上看来,炮灰们看见鬼之副长就吓得仿佛黑社会寻仇上门也就可以理解了吧!土方先生你该不会也是加入了“情人去死去死团”吧!


土方恨恨地吞云吐雾,用力的踢着地上的石子【喂这种幼稚的行为真的不违反人设吗?


所以说某个混蛋天然卷是最可恶的!突如其来的有了女朋友【依然假发和假发子傻傻分不清的妇长】就不说什么了,居然接下来连眼都不眨的就把头号通缉分子、攘夷浪士中最危险的男人给拿下了!这是要从MADAO超级进化成附带“通杀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光环的种马兽的节奏吗?一直在努力让自己的亚【哔——】兽进化的九神太二会哭的吧!到处乱播种子的混蛋难道不应该特么的被剁丁丁吗!话说会来,要是当时没被敲晕的话就会抓到证据把那对狗男男送进监狱吧!妈的高杉晋助这个矮的像小鸟却坏的像毒蛇的恐怖分子!!!


正在土方忿恨的腹诽以至于自己都胃疼时,一个柔美动听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那个,打扰一下,请问是警察大人吗?”


土方下意识的抬头,微微一怔。


好、好美丽的女子!


长至腰际宛如黑绸般顺滑的直发在末尾被米色蝴蝶结轻轻系住,柳眉弯弯,下面是一双宛如湖泊般澄澈干净的眸子,然而在眨动时却因为光线的反射而显得波光潋滟。红樱般的唇有些微薄,本该显得刻薄却因为一抹温婉的笑而显得动人之极。一身雪白的和服,在裙摆绣着几株淡淡的樱花,精致而不失大气。


“我是警察。只是你……你该不会叫语什么嫣什么的吧。”土方微微一迟疑。


女子闻言一愣,而后反应过来,展颜一笑,“警察大人谬赞了,小女子蒲柳之姿,怎担得起那般美好的名字。大人唤小女子十微子便可。”


十……微子么。


土方有点晃神。


说起美人,他也算是见多识广。近藤老大的心上人阿妙、女装的柳生家少主、抖M女忍者、万事屋家的中国女孩、以及混蛋自然卷的女朋友……他们随便拿出一个来外貌都是夜店头牌级别的,但是比起眼前的美人,就稍微有些逊色……尤其是十微子还有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又性格温婉,这在充满了暴力美女的银他妈是多么难得啊!


“那个……大人?”十微子见土方又走神略有些尴尬。


“啊啊抱歉,”土方回过神来,尴尬的咳嗽了几声,“别叫什么大人了,土方就好。”


“好的土方先生。是这样的,小女子初来乍到,对江户不太熟悉,所以想向警察打听一下。”


“是这样的,我想打听一个人,大概是住在歌舞伎町。他是我的未婚夫,在这开着一家小店。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完成我们的婚约的。”


“唔。你的未婚夫叫什么?”


“Gintoki,Sakata Gintoki。”


“……”


土方真实的感到了什么叫晴天霹雳。


————————银他妈大幅logo——————

“嗨一嗨一……银桑表示他知道啦……银桑要吾辈转告你攘夷在重要也得有命去攘才行所以把小命给他顾好……纳尼?银桑说他绝壁不会因为担心你就跑去给你当枪使,实际上他说他压根就不担心某个抖S……恩,回来时记得带几箱草莓牛奶……切切把你嘚瑟的以为老公我离了你就喝不了草莓牛奶了?……嘁,我不是你老公谁还敢是……老子就吃软饭了咋地吧你咬我啊……妈的老子要剁了那个耳机男的丁丁让他不能再和羽毛球王子相亲相爱!”


“新吧唧,银酱这通电话是不是已经打了几个光年那么长啊鲁?”门外一开始因为八卦而偷听的神乐开始感到无聊,豆豆眼甚是呆萌。她都不知道银时居然会像刚恋爱的国中生一样能和高杉晋助那个棺材脸兼患了除了中二话就不会说别的语言障碍症的死矮子煲那么长时间的电话粥。


“卡古拉酱,光年是长度单位不是时间单位啦。你就体谅一下银桑到了大叔的年纪好不容易才桃花朵朵开了嘛,虽然桃花的性别是否正确还有待商榷……”眼镜说道。


“可是这样真的好么?银酱已经算是犯重婚罪了吧阿鲁!假发都不在意的吗?虽然其实有两个麻麻遗产会更多阿鲁。”


“因为还没领证所以不算重婚罪啦。”眼镜正了正自己带着的人体,“虽然不知道桂先生是怎么想的,但不知为什么这两天有时无意见到他一个人时他总是笑的很……额,诡异,总觉得有点可怕啊。今天的桂先生也很心情不错的样子去和伊丽莎白打工了。”


“你居然不了解假发笑得诡异的原因?所以你只能是新八而不是新一啊阿鲁!”


“为什么我有了解桂先生笑得诡异的原因的义务啊!关于这个梗究竟还要玩多久啊!难道我不去做新一的事就没有别的存在价值了嘛!可是我要是真的成为了新一才可怕吧,银他妈里的人绝壁会死光的吧!银他妈也会随之腰斩的啊!”


“要你何用啊四眼仔!自己没用还要怪新一酱!”


“四眼难道是我的错吗?又不是……哎哟!”


“哎哟!”


神乐和新八的脑袋上同时被敲了爆栗。


“既然在门外偷听就不要讲话那么大声啊混蛋。”银时面无表情的从他俩人身边经过。


新八嘴角抽搐:既然要装酷就不要蹦蹦跳跳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走路啊!


“银桑我去买新一期JUMP,你们两个小鬼好好看家。”银时出了家门。


“记得带醋昆布!”神乐急忙补充。


银时不耐的答应声逐渐远去。


五分钟后——


“砰砰砰!”


神乐和新八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相同的疑惑。


银时是用了遁地术吗?可是他直接进来不就好了?啊,难道是委托?


许久没接到委托的新八和神乐表示很开心。


新八噔噔噔跑过去开门,脸上堆满了【自以为】热情和善的笑容。


“您好……”


笑容有一瞬间的凝固,下一秒脸就变得通红,“请、请进……”


“是客人吗新吧唧?”神乐看过去,却在看到来人时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哇,胸脯好大的美女姐姐!”


十微子笑容不改,“你们好,我是十微子,想找我的未婚夫。”


“请……进来坐吧。”新吧唧视线不知往哪放,胡乱飘着,这才看到一直站在后面的土方,“啊土方先生也请进吧。”


“不了,我只负责带路。”土方不耐的挥挥手,眉头微蹙,眼神有意无意的往万事屋内瞟了瞟,“我还要去巡逻。”他才不要被未婚狗男女闪瞎狗眼。


“啊啊,搜噶,那土方先生慢走。”


送走了土方,新八走回来坐在十微子对面的沙发上。


“请问……你们跟这家店的老板是什么关系?”十微子的笑容居然有种美丽到惊心动魄的意味。


“老板和员工,也是很好的朋友。”新八回答。


“我跟他是老妈和儿子!虽然儿子正处在叛逆期但仍然是关系很铁的母子阿鲁!”


“卡古拉酱!”新八无奈扶额。


“也就是说两位和银时的关系都很好咯。”


“欸?十微子小姐认识银桑吗?”MADAO居然还会和女神有交情?


“恩。实际上,我是他的未婚妻。”


“欸!!!!!?????”


新八和神乐的下巴已经掉了。


但不知怎的,眼前的十微子虽然笑的动人,神经只比神乐稍微细一点的新八却感到了一阵寒意。


总感觉……有些不太妙啊。


————————————————————

经过考虑,决定不占单cp的tag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