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予怀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温予怀
Powered by LOFTER
 

【银魂】【银all】坂田银时后宫养成记9

码第九章和第十章时卡的很销魂,陆陆续续好几天才算搞完,所以看起来会有点不舒服,不是那么顺畅,以后完结的话【如果有这么一天】鬼回来大修的哟~
————————————————————

Chapter 9 恶魔通常都有一副天使的外表(上)

“为什么这个巧克力芭菲这么小啊这完全不科学啊岂可修那么多钱只买到这么小的size阿银的嘴巴和胃都在说它不满足啊店主难道不知道什么事物美价廉吗这让阿银这种穷人阶级怎么办啊……”

“碰”的一声门响打断了银时的喋喋不休。

“欸?多串君?”银时一脸疑惑。这一脸人有三急却苦于找不到厕所甚至阴暗小树林的表情是闹哪样?“多串君你是因为知道银桑买不起大份巧克力芭菲所以特意来送钱了么?真不愧是人民公仆啊红领巾君!”

土方一拳就挥了上去,“我去年买了个多串君红领巾!给老子把那苍蝇见到臭鸡蛋的表情收起来!你家的眼镜和china都要被先【哔——】后【哔——】了你特么还在这瞎哔哔!”

“啊咧?多串君你有意识到你把自己也吐槽进去了吗?为什么先敲晕后拖走会被消音?牙吧里是因为多串君是个很h的人,所以说出的话也很像h的话吧!话说多串君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哦,眼镜就算了,我家卡古拉酱那一缸缸的米饭可不是白吃的。”银时一脸的无所谓,甚是随意的摸了摸自己被打出来的鼻血往土方身上的制服蹭了蹭。

土方大怒,左右开弓对银时就是一顿胖揍,“混蛋天然卷你特么还有没有人性?!未婚妻还没过门就敢对继子继女下毒手这要是真成了你老婆还不得活活掐死他俩?!”

“啥?未婚妻?!”银时被揍得晕晕乎乎,鼻血乱飚,“那是啥,能吃吗?”

“吃你一脸大头翔啊!那个十微子一手抓一个就跟老鹰逮小鸡似的,然后就从屋顶上蹭蹭的飞走了啊!”土方真是对这个废柴无语了,恨不得把那个毛绒绒的白色脑袋给拧下来来个恶狠狠的三步上篮。高杉晋助也不是傻逼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个玩意!

现在想起那场景他心里还是有一点寒意!原本毫无动静的万事屋屋顶突然被大力撞破,然后他就见到美若天仙的十微子提着神乐和新八脚尖在屋顶上一点就飘然离去!令人惊悚的不是新八和神乐昏迷不醒的样子,而是十微子贴在他们手指张开,竟是直直的掐了进去!温热的血滴在了一直躲在门外的土方的脸上……他发誓他看到了十微子飞走前对她回眸一笑,温润如玉,却又血腥十足。

这特么的到底是什么神展开啊!

“纳尼!?你、你说,十微子?!”银时却在听到这个名字后死鱼眼瞬间睁大,瞳孔微微收缩,懒散的表情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不可置信和……微微的惊恐。

土方心底一寒。这个从来天不怕地不怕一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流氓样的人,竟然也会有这种情绪?

“那个十微子,到底是什么人?你和她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土方沉声道。

银时一把推开土方,抄起洞爷湖冲了出去,“那家伙……是从地狱最深处走出来的恶魔啊!”

土方愣了一下。披着天使外皮的……恶魔吗。

他转身追了上去。

“听着狗粮控,这件事不需要你们税金小偷插手。”银时看见追上来的土方正掏着手机准备往屯所打电话,就一刀砍了过去,刚好将手机碎成渣渣,“这是我和那人的私人恩怨,多管闲事的人可是会被老妈打屁股的!”

“呿,老子没爹没娘,会怕被打屁股?”土方翻了个大白眼,“记得要赔老子一个新手机啊混蛋天然卷!”

“多串君别闹!”银时侧过脸,眼神异常认真,“赶着送死会让我很伤脑筋啊!”

“你特么会不会说话啊!”当他是傻瓜么,说着惹人生气的话不过是想让他离开以免陷于危险罢了。是要多傲娇啊!“鬼之副长的名号不是白叫的!她再怎么强,不至于我们联手抖打不过她吧!什么‘不打女人’的原则,就像是处【哔——】身,该破还是得破啊!”

“重点不在这儿吧多串君!能连宇宙最强种族夜兔的人轻松撂倒的人又怎么回事泛泛之辈呢?小瞧敌人就会想JUMP里看似很强大的炮灰结果只是主角稍微开了下外挂就会嗝屁的啊!”

“我才没有小瞧对手!难道要一开始就哭天喊地告爹求娘说我打不过我认输求您饶了我吗!老子还没能屈能伸到那个地步啊!”

银时沉默了半晌才开口道:“但是,多串君你真的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这本来就和你无关……”

话没说完,土方就怒气冲冲一脸恨不得杀了他的样子,“老子说有关就有关!别特么唧唧歪歪跟个娘们似的!难道你觉得我土方十四郎没有资格成为和你比肩的男人吗?!”话说出口土方就有点后悔。妈的为什么最后这句话听起来那么那么暧昧啊!老子才没有脸红!

银时盯着土方好一会也不说话,直到土方被他盯得都开始不自在起来,才慢悠悠道:“多串君……银桑有个问题早就想问了……”

“什、什么?!”土方听见自己喉咙“咕嘟”一声。

“……阿诺,你知道十微子现在在哪吗?”

“……”

“……”

“……你大爷的你都不知道老子怎么会知道老子可是跟着你跑出来的你连敌人在哪儿都不知道就横冲直撞这样真的好吗你的脑袋是被驴踢了吗岂可修气死老子了!”

“多串君我的脑袋没被驴踢只是被傻方十四瓜给打了。另外,多串君不加标点你不累么?”

“……无路赛!”

与此同时——

“说来听听,和银时关系好的男人和女人,都有谁呢?”十微子嘴角微抿,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完全一副端庄温婉的大家闺秀模样,“毕竟虽然是未婚妻,我和银时也有很长时间没见了呢,我也想多多了解他。”

“想知道就靠近点阿鲁。”神乐动了动身子,然而绳子却进一步收紧,将她勒得生疼。

十微子看见神乐居然这么配合,眼中微微一喜,侧脸靠了过去。

“呸。”神乐一口痰吐在她脸上,一脸轻蔑,“和银酱关系好的人多到排队可以排到M87星,要说清也不是不可以,可是女人最讨厌的就是长得漂亮却一肚子坏水的狐狸精阿鲁。”

十微子眼中寒光一闪,转瞬即逝。她抽出丝巾慢悠悠的擦了擦脸。

几米之外同样被绑在柱子上的新八一个寒颤。那种仿佛被毒蛇盯上而从脚底升起的寒意……

新八狂吼:“神乐只是个不懂事的小女孩,有什么事冲我来!”

十微子侧脸优雅一笑,右手却毫无停顿的直插入神乐的胸口。

“唔。”神乐一声闷哼,脸色霎时苍白起来。

“卡古拉!”新八目眦欲裂,眼眶发红。

“别急,我对送你们去天堂的兴趣不大,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十微子慢悠悠的收回手,仿佛品尝美味一般舔了舔手上的鲜血,笑容愈加甜美也愈加变态,“果然少女的味道最好啊。”

“你个变态女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有什么目的!?”新八额头青筋绷起。

“银、银酱不会放过你的阿鲁!唔!”神乐胸前的伤口因为怒吼而又出了大量鲜血。她紧紧皱起了眉,咬着下唇不让自己泄露出太多的呼痛声。

十微子见状随手往神乐的伤口上撒了些药粉,就见那伤口立时不再渗血,足以见是上好的伤药。但是神乐脸色却更加苍白,她的额头上大滴冷汗滚滚而落。而这时她咬住的下唇已经出现丝丝血迹。

“这药会保证你不会失血过多而亡,但是副作用就是好几倍的疼痛感。”十微子轻轻的笑了起来,眉目如画,眼里波光潋滟,“至于银时,我巴不得他不放过我,永远也不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