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予怀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温予怀
Powered by LOFTER
 

【银魂】【银all】坂田银时后宫养成记10

Chapter 10恶魔通常都有一副天使的外表(中)

“到底……会藏在哪儿呢!坂田银时,快动用你那糊满草莓牛奶和红豆饭的脑袋想一想吧!!!”

银时已然处于崩溃边缘。平时就乱篷篷的一头卷毛被他抓得堪比乡村杀马特,眉头紧的能夹死苍蝇,除了偶尔出现的暴漫表情其他时候就瘫着的一张脸此时却被焦急、担忧、恐慌、不安、暴躁……给充斥着,嘴里还一刻都没停止嘟囔。

这样的银时是土方所不熟悉的,也是让他所不爽的。这样一个像受惊的鸵鸟般的完蛋玩意儿,他才不承认这是那个有着抖S性格、像武士刀一样宁折不弯、平时很废柴但关键时刻却又无比可靠的灵魂闪着耀眼银色的坂田银时!

“够了。”土方喃喃道。

“什么够了多串君你讲话要讲清楚不然上了年纪后耳朵不太好用的银桑根本就不理解啊话说难道你知道十微子藏身在哪儿吗马萨卡突然被死神小学生附体了么既然知道就快说出来不然……”

“砰!”土方一脚踩在被打断在地,点起一根烟开始缓缓吞云吐雾,气势却如隐藏在刀鞘后的利刃般,不动声色却又气势逼人,“想救神乐和新八,不是靠被热饭烫了的嘴巴。冷静点,坂田银时。”

银时躺在地上半天没动。

土方皱了皱眉。难道刚才那一拳他用力过大直接把人给揍晕了?没可能啊!

“喂,万事屋的,死了没。”土方用脚踢了踢银时。

“没死就吱个声。”土方蹲了下来。

“该不会……”土方伸出手把银时歪到一边的头掰了过来。

手腕突然被另一只手握住。

四目相对。

土方看着突然睁开猩红色双眼的银时,一时间言语不能。

“……”

“……”

完了完了。土方能感觉到脸部温度在急速上升。他动了动手,想把手给抽出来,却无奈发现对方跟个犯病的神经病人一样力气大得惊人。

“多串君真是太感谢你了!什么叫醍醐灌顶什么叫茅厕顿开什么叫受君一拳头胜读十年书简直就是为我俩量身打造的词啊!身为夜兔族前身夜猫族的遗孤自然也是怕光的,而初来乍到又只能找到比较显眼的地方!走吧,目标,地下游乐场,Here we go!”

银时叽里咕噜说完大概是觉得光说不足以表达自己的激动,竟然“啪叽”一声直接亲在了土方脸上然后一蹦三尺高撒开丫子跑.

土方不自觉的摸上被亲到的地方,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脸上温度刷的破表。他跳起来指着银时的背影大骂:“妈的混蛋天然卷你有病啊!”

“如果多串君你有药的话!”

“艹!”土方气的比中指。

不过……夜兔族的前身夜猫族?什么玩意儿?

银时全力奔跑在江户的街道上,然而毕竟到地下游乐场的距离不算近,银时再怎么强到逆天到底也只是个人类,没法做到外穿个内裤就能“咻——”的到达目的地。不一会他就气喘吁吁。

“我、我说多、多串君……太……失策、了……刚才应、应该……呼……骑上……小绵羊……”银时一回头,没说完的话顿时卡在嘴边。啊咧?多串君呢?

“你是傻逼么这么远的路你以为用电脑做个模糊的圆圈就能代表你在飞奔了?”一辆车刷的停在银时身边,就见土方君又表演了就算破口大骂口中的烟也绝壁妥妥的不会掉下来的绝技,“还不给老子快上车?!”

银时冲上车,一阵惊奇,“多串君这是你的私人车?真不愧是税金小偷,居然能买得起车。”

“都特么给老子滚开!JC办案,挡路者全都给老子去切腹!”土方冲着车窗外一通狂吼,甚至还顺便再车上安了个临时的警示红灯笼,这才慢悠悠的在座位上做好,“你以为老子是傻逼么,要用车就现时征用不就好了。嘁。”

银时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土方,咽了口口水,真特么不愧于“流氓警察”的称号啊!

“坐稳了,要加速了!”

“桥、桥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江户街道上演了现实版的生死时速。

但是,在土方狂飙着冲向地下游乐场的时候,银时的眉头就一直没松开过。

一定有什么事……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事被他忘了。究竟是什么事呢。

银时把目光放向窗外。

连成一片的风景宛如快速闪过的记忆片段般模糊不清。

——————————————银他妈大幅LOGO———————————————

那是在万事屋刚刚成立、新八和神乐还没来的时候,银时一个人过着得过且过的日子。虽然他貌似现在也没怎么特别有干劲= =

没有大胃王吃光家里粮食的感觉真好。所以虽然银时收到的委托不多,倒也不至于常常陷入财政危机。

正因如此他才不想接受那个委托——去探明失去联系的身为攘夷浪士的丈夫的下落。

他并不想再掺合到有关于攘夷的事了。好吧忽略掉他两个竹马竹马的攘夷小伙伴。

但是看着那女人泪光点点、悲伤哀怨的双眼,他终是没开口拒绝。

然!而!

好心的结果就是发现那个丈夫已经向天人投降,作为地球情报提供者被天人好吃好喝。美女金钱的伺候着。这让他如何回去面对那个日夜以泪洗面、盼望丈夫平安消息的妻子?

嘛。总之先潜入敌营问问当事人好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在被发现时束手就擒。然后……就见到了那人,十微子。

刚见到那人时,那人眉若远山,眸若清湖,笑靥若花,样式精致的十二单层层叠叠在地上铺陈开来。

简直是惊为天人。

如果不是那美人正在慢斯条理的将被开膛破肚的人的肠子温柔的一点点塞回去。

“大人,又抓到了一名攘夷志士。”

“是吗,辛苦了。”那美人笑的温婉,却见押送银时的士兵一抖,急忙行过礼退了出去。

美人视线慢慢上移,一双桃花眼勾魂摄魄。

双目一亮。

银时一个机灵。就算对方是美人,可是被当做猎物的感觉依然不好受。

“真是漂亮啊……”十微子喃喃道,走到饮食身边优雅的行礼,“终于等到您了,大人。”

“额美女,你大概是认错人了咱们可是第一次见啊。”

“没有认错,绝对是您,是十微子……生命中的光……第一眼就知道了……”十微子竟然泪光盈盈,却明显是喜极而泣。

卧槽。银时在心中比了中指。美人,中二是种病,得治;不治是癌,得死啊!

对于十微子来说,第一眼见到那个银发男人,就知道他是自己命定的那个人。没有任何的理由,即使还不知道他叫什么。

对于银时来说,心里全是……尼玛得了癔症的锥子脸蛇精病一点都不蠢萌的恶鬼退散急急如律令啊!

任何一个正常人在收到刚刚还在做人体解剖的陌生美人下一秒就貌似告白的话,反应都不会是喜极而泣感谢上苍我不再是注定孤苦一生只能和右手作伴的屌丝了吧!其实除非他轮回几世都是死屌丝!而且其实有这种想法本身就证明已经屌丝到无可救药了吧!

而只是在财富方面比较穷屌的银时自然是做出了正常的反应——拔腿就跑!

然而十微子美人却像是拥有传说拥有传说之技“瞬移”般,画面直接切换到他在银时狂奔的前方上。

银时躲闪不及,“碰”的撞上了十微子。

十微子身形却没有一丝收到撞击后该有的移动,反而双手抱上银时的背,满足的喟叹了声,然后,下一秒,十指深深陷入后背,血肉模糊。

“不要妄想离开我……”

银时瞳孔收缩。

十指上不知是不是有毒素,让他全身瘫软动弹不得。

“我们属于彼此……只属于彼此……”十微子声音柔软甜腻,带着撩人和满足。然后,轻柔的吻从银时的脖颈开始,轻柔却灼热,逐渐向上,最后……终于落在银时温热的双唇上。

“呵…”仿佛是灵魂找到归宿般的满足叹息。

银时想,要是眼前这人是正常的话,他大概会溺毙在这温柔里。

只可惜……

其实也没什么可惜的。

银时右手悄悄地动了动,我上了腰侧的洞爷湖,手指一点点收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