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小卷子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过段时间把想写的写的差不多了就去混原创去

 

【银魂】【银all】坂田银时后宫养成记11

Chapter 11恶魔通常都有一副天使的外表(下)

“你们,听说过吗,有一种世界上最美妙的刑罚之一,”十微子像是想起了什么非常美好的事情,脸上的表情愈加柔和动人,简直可以称之为陶醉,可是她那张形状优美的唇突出的言语却让人不寒而栗,“说是将人体内的血引出来,经过加热一直达到高温,然后再慢慢导回去……”


新八和神乐顿时瞪大了眼。寒意慢慢侵入,直到包裹住心脏,让人难以喘过气来。 这个歹毒的女人!这种恶毒的刑罚也想得出来!


“你们说,这种刑罚叫什么好呢?嘛,‘轮回’如何?”


“啊,说起来,有一种非常可爱的虫子名为‘血碎’,以新鲜的血液为生,并且喜高温,一遇高温便会大量繁殖。你们说,将它们随着被加热的血液一起送回人体内……会不会以后就算是不小心割伤,伤口处都会爬出虫子来?呵呵呵呵……”十微子的笑愈加甜美。


一定要用这么无辜的脸说出这么可怕的话么! “你这个恶毒的坏女人居然想出这么残忍的刑罚,还有没有人性阿鲁!坏透心肠的女人是嫁不出去的阿鲁!”神乐大叫,眼睛发红。


一阵剧烈的挣扎,锁住她的铁链竟然被挣断了!


“咦?力气不小么。”十微子惊讶的表情一闪而过。


“干得漂亮!”新八怒点赞。


“你以为本女王的米饭都是白吃的么阿鲁!”神乐抄起雨伞开始“突突突”。


十微子灵活闪过,脸上自始至终都是温柔却轻蔑的微笑,“阿拉阿拉,现在的孩子都这么叛逆么。”


神乐之前和新八被抓,与其说是不敌,更大的原因却是因为神乐在战斗时对十微子下意识的留手——不排除是因为跟着银时时间长了的缘故——加上她并不以为天下所有的女人战斗力都是如同自己身边的那些女汉子们高,所以才会并没发挥出自己的全部战力。此时却因为仇恨、厌恶、愤怒、懊恼等情绪的交织激发了她的战意,因此此时自然毫不留情,竟隐隐有占了上风之势。


而作为旁观者清的新八却越看越心惊。


虽然被抓了来,但因为跟在银时身边,经历了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斗,也算是见过场面的,所以其实对十微子多多少少也不是非常重视,顶多是对十微子的表里不一感到吃惊以及对她歹毒心肠的气愤罢了。可是就在看到她和神乐的战斗时,新八却突然意识到,十微子这个女人,简直称得上是可怕! 别人不清楚,可是跟神乐朝夕相处这么久的他怎么会不明白,神乐有着远超别人想象的力气和战斗技巧,除了某些变态级别的其他人对于神乐来说根本就构不成威胁,可是眼前的十微子甚至身上一点擦伤都没有,她甚至是空着手的!而且表面上看是神乐略胜一筹,可是那是在她拼尽全力的情况下。反观十微子,她始终表情不变,额上连一滴汗都没有,甚至有空为自己捋头发!十微子明显就是在逗着神乐玩嘛!


新八额头上冷汗连连,加快了手中用小铁片磨着锁链的动作。这样下去,恐怕不妙啊……


果不其然,虽然神乐的节奏不变,可是还是能看出,她的攻击力度在变小。


“怎么,小姑娘没力气了?”十微子眼中戏谑之色越来越浓,正还要开口说什么,突然耳朵轻轻一动,随即她的神色一变,然后露出了一个更大的笑容,“来了么……比想象中动作快多了……看来你们俩在他心中还挺有分量的么。”


然后动作突然加快,竟在一瞬间就打落了神乐的雨伞,掐住了她的脖子!


“住手!”新八大叫,挣扎起来,锁链一阵哗啦啦的响。那十微子的力气竟然大到了这种地步吗!?竟然能扼住夜兔族,甚至完全无视了对方的挣扎!?


十微子连头都没转一下,自顾自地加大手上的力气,一直到神乐白皙的脸被憋成了青紫,也开始翻白眼时,才松开了手。 神乐跌倒在地上,猛烈的咳嗽着。


“为了防止你们待会打扰我们的美好时光……果然还是……”十微子伸出一只胳膊压住神乐防止她乱动,另一只手握上了她的左手手臂,一使劲—— 一声“卡拉”的骨裂声和神乐的惨叫同时响起。


“卡古拉——!!!”新八目眦欲裂,青筋暴起。 “吵死了。”十微子微微皱眉,手上却动作不停,依次捏碎了神乐四肢的骨头。


“畜生!禽兽!毒妇!枉你长着人皮,皮下的却是这么恶毒的怪物!卡古拉还只是个未成年的小女孩而已,你居然能下这种狠手!你怎么不冲着我来啊混蛋!”新八吼得嗓子痛却依然不管不顾。看着地上躺着颤抖着的连疼痛的呻【】吟都发不出来神乐,想着原来朝气蓬勃的她,新八眼圈红了。


“别急,当然不会忘了你。”十微子笑吟吟的一点点靠近新八,“能让银时这么在意的人……我怎么会忽略呢……”


新八全然无惧,恶狠狠的眼神盯着十微子,咬牙切齿。


“就是这种眼神……憎恨、厌恶、愤怒、悲伤……我简直太喜欢这种眼神了,喜欢到,仅排在恐惧的眼神之后呢……”十微子的笑容愈发甜美,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渐渐贴上了新八。


“住手啊混蛋!” 游乐场地下室的门被轰然撞开。逆光里的,是一白一黑两个熟悉的挺拔身影。


“银桑!土方桑!”新八惊喜的叫了出来。


“差了一点点呢,真可惜。不过,反正是你的话也无所谓了。”十微子无所谓的笑笑,而后转过身,脸上表情已换。


“对不起银时大人,没经过您的同意就把您的孩子带了过来。”柔和的语调。


“知道抱歉的话就赶快把他俩还回来!”银时眉头紧皱。


“银时大人……您的话,十微子自当遵从。”十微子微微一欠身。


“万事屋,你家CHINA女孩好像不太对。”土方在银时耳边低声道。


银时看了过去,瞳孔顿时一缩,“卡、卡古拉!!!!!!!!!!!!!!”


他朝着神乐跑了过去,蹲下身来,慢慢的伸出手,连把她抱起来都不敢,只是轻轻的碰了碰她,不住的低声呼唤着神乐的名字。也许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的手一直在微微。


十微子并没有做出任何阻拦的举动,从见到银时开始,她就一直是谦卑顺从的微微低着头。听到银时用那么轻柔的声音叫着那个女孩的名字,她才有了反应,低声说了句什么。


沉浸在痛惜的银时没听到,可是离十微子并不远的土方却实实在在听到了—— “只是个垃圾而已,银时大人何必浪费自己的温柔呢……”


土方顿时怒火暴涨,表情狰狞犹如野兽,“说别人垃圾的人才是最垃圾的那个吧!给老子切腹去啊!!!!!!!!!!”手执村麻纱,带着磅礴的杀意直冲十微子而去。


十微子抬起头,笑容不变,却微一抬手,竟是直接握住了村麻纱! 土方吃了一惊,仔细一看才发现,十微子手上戴了手套一样的东西,暗金色的丝线光华流转,一看便知不是普通之物。他试着抽出村麻纱,却惊讶的发现居然纹丝不动!


“正好……我要当面让银时大人知道,除了我……其他所有让他珍视的人……都会因他而死!”十微子面带笑容的说出了让人胆寒的话,手上一用力,直接将村麻纱掰断了!!!!


土方心里暗道一声糟糕,举起断刀抵住十微子直接朝他脖子抓来的手,咬了咬牙,一使劲将她的手抵了回去,脚也随之跟上朝十微子腹部踹去。 十微子往上一跃,跳到了普通人类绝不会跳出的高度,左手在腰间一模,顿时手上就多出了一把极细的软剑,落地时直接冲土方而来。 那把软剑又细又长,而且被十微子挥舞的角度十分刁钻,土方简直避无可避。


正当他咬牙准备受了一剑并趁机也在她身上开个口子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挡在他身前,替他硬生生挡了一剑,左肩发出一声利器刺入肉体的声音,随即迸发出细小的血花。


“天然卷!”土方惊叫。


“什么老是叫天然卷难道是看不起天然卷吗!如果银桑是直发的话也会很受欢迎的好嘛!”银时微微侧过脸,笑容浅浅,却在下一秒表情变得凛冽起来,“但是如果是受你这种女人欢迎的话,银桑我宁愿一辈子都是天然卷啊!”


手中的洞爷湖带着磅礴的气势,趁对面的女人还在为那一剑发呆,直直的劈了过去。


绝对不要……再被十微子抓住…… 更绝对不要……让身边的人再因十微子而受伤了! 当初一时大意被她抓住而遭受的种种不堪在脑海中走马灯似的飞速闪过,最后,定格在脑海里的是神乐那张苍白没有生气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