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予怀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温予怀
Powered by LOFTER
 

【银魂】【银all】坂田银时后宫养成记15

Chapter 15 就算是刷马桶工只要是男主角也能配得上伟大的团长!

还是阿伏兔觉得这一坨果男实在是配不上攻下他家团长的伟大事迹,充满怜悯的扔给银时一套工作人员的衣服,并以“春雨不养闲人”的借口,安排了银时去刷马桶。

银时对着阿伏兔的背影比了一个教科书式的中指。

阿银我是你家团长的姘头不是什么闲人啊喂!而且你凭什么以为刷马桶的就能配得上攻下你家团长的伟大事迹啊摔!

——不要问银时怎么知道阿伏兔怎么想的,汤【哔——】苏大神早已看穿了一切。

郁闷归郁闷,好歹他现在人在人家飞船上,为了避免少年把他从船上扔下去化为千尘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刷马桶吧。

不过,貌似少年知道不少关于十微子的事啊,他得先去问问才行,毕竟十微子简直就是凭空冒出来的,按照小说作者的尿性,当一个关键词频繁出现时,说明与之有关的阴谋就要上线了。说起来还不知道多串君和卡古拉酱咋样了,而且也没跟假发知会一声,得问问少年能不能跟地球通个信才行……

银时胡思乱想着,手里端着一碗海鲜面,敲开神威的房门。

“少年?”银时毛茸茸的脑袋从门背后暗搓搓的探出,一双死鱼眼滴溜乱转。

“武士先生你还敢再猥琐一点吗?”没等银时回答,神威就吸了吸鼻子,身形一动,瞬间移动到银时身边,“什么东西?好香的味道。”

“加了泻药和毒药的海鲜面……阿银我都这么说了你还吃得这么欢啊!不嫌烫嘛喂!”

“海鲜面下死,做鬼也风流~”神威竖起的呆毛表示了主人的好心情,“武士先生做的?”虽是疑问句,却明显是肯定的意思。

“切,阿银我不过是顺便经过厨房时刚好想起某个小鬼肚子饿而已,阿银的优点不多,不虐待祖国花朵正好是其中一个。”

“是吗~”神威笑容未变,没说些什么,只是把碗朝银时一伸,“我还要~”

银时不自觉想起了昨晚上在床上神威也说过这句话,只不过更色气更诱人而已。

“武士先生你流鼻血了哦~该不会是在想什么不好的该被爆头的吧~”虽然依旧是欢快的波浪音,但明显内容一点都不欢快……

银时听出了杀气,咽了咽口水,谄媚一笑,“怎么会呢,你也知道我现在可是个善良的小市民啊——”他其实想说没有被爆头的但是被爆菊的倒是有一个,但是说出来绝壁会被化为千尘的……

“哼~武士先生你还是去盛面吧~”神威表示看在海鲜面味道还不错的份上大人有大量不跟那个死卷毛计较、

“可是我就做了两碗……另一碗被我吃了……”

银时捂脸。只考虑了数量而没考虑到饭量是他的错……他明显的感到他话音刚落就感到对面的人刚刚还不错的心情瞬间down了下来……就算还是笑着的可是难道没发现他的刘海和一些细碎的头发都飞舞起来了吗!那就是表明着杀气的存在啊!

神威也确实用实际行动解释了“所有的不开心都是因为没吃饱”这句话,双眼睁开,湛蓝色的瞳孔阴沉沉的暗了下来,嘴角却依旧挂着笑,“武士先生,我真的很想杀了你呐~”

银时夺门而出,“我马上去做!”

银时眼里含着两泡泪,嘴唇扁起,就差咬手绢了,“你个拔屌无情……不,拔菊无情的小妖精……”手下却还是在乖乖的切着鱿鱼。

原来我还有爱【qi】妻【nu】的品质!

银时再一次感慨起自己这么稀有的高(并不)富帅居然被几个带把的混球给辣手摧草了。

好不容易做完两桶海鲜面,神威的脸色这才明艳动人了起来。

银时看着神威吃的心满意足身心舒畅了,这才怯怯的揪了揪神威的衣角,弱弱的开口道“阿诺……少年啊,给我讲讲那个十微子的事吧……”心里却在咆哮为毛他这么娘炮了他以前可是见着少年从来不怵开打的啊!

神威瞥他一眼,倒是很好说话的点点头,“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

十微子明明在三年前销声匿迹,三年里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追查过十微子下落的人还真不在少数,但不知为何都没有结果,后来也就不了了之,当年她掀起的血雨腥风也因此告一段落。谁知不久前,十微子简直是大张旗鼓的出现在地球的江户,建立了一系列的据点,招罗了一帮来自不同星球的人,就差拿个锣直接在大街上敲着喊着“我们有阴谋求围观啊!”,但是既然有阴谋的话为何要如此声张?还是这也是阴谋的一部分?阴谋的目的又是什么?

很多势力反倒是因为十微子明显有下套的举动踌躇不定。

神威接到消息,也搞不太懂其中的弯弯绕绕,但是以他的性格本来也不需要搞懂,简单粗暴的直接操起雨伞向上冲就是了!本来十微子就在他要战胜的强者名单里,随着十微子失踪才不了了之,现在她重新出现了,那更好,正合他意!他正觉着最近无聊的很,而且米饭也快吃完了,那么就去江户不就好了!

谁知道就那么巧,他刚到江户赶往线人传来的十微子所在的地点,就看到了十微子跟武士先生等人打的正火热。【神乐,新八,土方:你才是等人你全小区都是等人!】

“……所以,”银时嘴角抽了抽,“为啥阿银觉得米饭才是你来地球的重点吧!”

“阿拉阿拉,瞎说什么实话。”神威一想到堆满后仓的慢慢的大米,就觉得出产大米的地球你威武雄壮欸嘿!

“那……什么时候回江户啊!毕竟阿银我深沉的爱着自己的家乡——地球!”

“当然是等着米饭快吃光了呗~”

“……”

 

银时向来懒得动脑子,只是直觉告诉他,不管十微子背后的阴谋是什么,都一定跟他有关。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他是男主角啊。

好吧其实是因为三年前,正是他从十微子手里跑出来后,十微子才像是人间蒸发般。

其实还是因为他是男主角嘛!

 

在银时好声好气加签订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专门负责为神威一人做饭以及刷马桶不要工资之类的——神威这才笑眯眯的恩准银时使用飞船上的通讯设备。

播往万事屋家里的电话响了三声后就被接了起来。

“您好,这里是万事不干屋,老板不在,攘夷请扣1,订荞麦面请扣2,求抚摸定春殿请扣3,搞基请扣4,穿越请扣5,其他请扣6.”

“……假发你今天还没吃药吧。”

“对不起没有这个……欸?!银时!!不是假发是桂!!!”

银时深呼吸一口气告诫自己假发不在眼前脑补家暴是不对的,尽量用心平气和的口气问道,“新吧唧、卡古拉酱和多串君回去了吗?”

“他们在医院呢,新八打电话回来让我取钱,我正要往外走呢。话说银时你真厉害,居然能把新八和土方君做到进医院嘿嘿嘿,但是对leader你都下的了手也太畜生了吧!”

“……你妹啊取钱就好好取闲的没事搞什么电话服务啊!还有新吧唧他们怎么看上去也不想是被【哔——】到进医院吧!而且新吧唧和卡古拉都是未成年人为毛【哔——】了卡古拉就是畜生但【哔——】了新吧唧就是厉害啊!不对重点是我根本就不会对一副眼镜下手啊摔!”

“当然是因为这篇是bl同人又不是bg同人咯~好吧总之我get到了重要的信息就是新八是绝对不会被你攻略的~”

“那算哪门子的总之啊!”

“银时你讲话总是这样抓不住重点。你打电话是为了问他们三个情况怎么样吧,放心吧都还喘着气呢,有我神医华·桂·佗在,只要没死我就能把人救得活啊哈哈哈!”一阵爽朗的笑声后桂挂断了电话。

喂喂是谁抓不住重点啊!怪我咯!槽点太多都不知从哪吐起啊!

银时扶额,郁闷自己现在不在桂面前没法把电话分分钟戳到他脸上。

但是原本一直被他忽视或者说是自欺欺人无视的焦躁终于平静了下来。他知道,假发虽然有时行为和脑子都很是脱缰,但是该靠谱的时候也从来都很给力。

那三个人平安……真是再好不过了。

扣下电话银时就被放大的的神威的小白脸给吓了一跳。

“武士先生……能不能解释一下【哔——】了我家笨蛋一抹多的【哔——】到底是什么内容呢?”

“额……误、误会而已……”

“刚才武士先生不是挺能说的吗,怎么现在倒是结巴了呢~”

银时看着近在咫尺的两片正在动的红唇,想到的全是昨晚他品尝到的诱人滋味。然后脑袋一热,对准了就亲了上去。

神威的声音戛然而止。

银时刚贴上去就清醒过来,懊恼自己总是在美色前把持不住,简直太渣太种马,因此马上就退了回来。

倒是神威在银时的唇离开后出乎意料的追了上去,舌头撬开不设防的牙齿,笨拙的纠缠住那片柔软,与之缠绵。

银时一愣。本想把神威推开,但是双手却神使鬼差的搭上了神威堪盈一握的细腰,慢慢地搂紧。

两人温热的呼吸彼此交缠,暧昧又亲密。

许久,两人分开,各自有些气喘。

银时把自己的额头抵在神威的额头上,声音有些沉闷,“对不起……”对不起的究竟是在拥有了两个恋人后却还是对别人动心还是明知道无法对神威回应却还是要招惹他,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了。

神威额头轻轻蹭了蹭,“对不起我吗~在条约里加上做炮友的这一条,说不定我会原谅武士先生哦~”

“啊!?”银时呆住,有些不知如何反应。

原来,只是炮友啊……

有些庆幸,又有些失落,还有更多的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直到——

“装毛线忧郁啊!就算沉浸在自己的忧伤里无法自拔也要有个时间限度吧!马桶堵了还不过来帮忙!”阿伏兔气急败坏的咆哮,带着一身臭气,显然是被搞得很窝火。

“啊!?哦哦!来了!!”银时下意识应着声,只注意到神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在房间里,却也没去多想。

他好像忘了神威之前的举动。

神威,可是很少对人撒娇的啊。

 

——————————————————————————————

下章高能预警!

更新时间不定!

求别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