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予怀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温予怀
Powered by LOFTER
 

【银魂】【银all】坂田银时后宫养成记17

Chapter 17 女孩子全都是伟大的需要被呵护的生物!

 

(本章开始,性转后人称代词都会变)

银时得知春雨居然又回到了地球上,当时就懵逼了。

妈个鸡这要是被假发矮杉知道,他们怎么可能允许自己被一个曾变为妹子的汉子攻呢!何况能不能变回汉子还是个事啊!还有新吧唧和神乐,一下子从爸爸桑变成妈妈桑会吓到他们脆弱的小心灵吧!

对于银时哭着喊着在找到变回汉子前不要回到地球,神威一句话就绝杀了她——

“飞船上可是没有bra的呀,武士小姐~”

“……”

银时往上托了托自己的欧派,一脸的欲哭无泪。

由于神威及其手下都对内衣这种东西一窍不通,于是神威强行单方面同意了找自家一抹多帮忙的建议。

神乐知道了=新吧唧、假发知道了=阿妙、矮杉知道了=猩猩局长知道了=多串总一郎知道了……

银时觉得自己的心好痛。

可是事已至此,面对突如其来的如同弓虽女干的生活,无力反抗的银时也只能含着两包泪准备张开两腿享受了……

自暴自弃的银时甚至建议让小猿或月咏去买bra比较好,因为她至少看起来比神乐阿妙等人有料多了……

这直接导致了一小时内所有跟她算是熟人的面孔都出现在了吉原。

“喂喂,再用这种看稀有物种的眼神看着阿银,阿银可就要收门票了哟~”银时挖了挖鼻孔,以无比熟练的姿势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抹在了桂身上。

最先来的桂一阵爽朗的大笑,用力的拍了拍银时的肩膀,一脸的欣慰,“这实在是太好了!巾帼不让须眉啊!”

所以说莫名其妙到底好在哪里啊喂!银时狂翻白眼。但是桂能这么迅速的接受了她性转的事实,却让她暗暗松了一口气,虽然她完全不明白桂到底是用了什么奇葩的理由说服自己接受。直觉告诉她别去问比较好。

刚好最近又随【te】意【yi】晃到江户所以也来得很快的高杉则是难得有些神色愣怔的盯着银时看了好久,甚至还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在银时身上戳了戳,在确认银时的皮肤的确是比以前滑了弹了许多后,仍然是一脸的不可思议。曾经的发小,一个糙得不能再糙的颓废系汉子,摇身一变居然变成了一个很是有些姿色的白肤红唇的高挑美女……高杉表示他真的很想静静。

银时则是暗搓搓的笑了笑,以一个非常豪迈的姿势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高杉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上,还压着自己因为没穿bra所以非常柔软荡漾的胸揉了揉,来了句“嘛嘛,这样是不是就有真实感了?你这小矮子想必以前没摸过吧?看阿银对你多好!”

高杉愣了愣,像是被烫着了似的把手缩了回来,恶狠狠地瞪了银时一眼,“干什么呢!也不知道要点脸!”然后摔了一沓钞票给银时,“赶快去买个……咳,内衣!女孩子家家这么浪荡想什么样子!”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摔门而出。

银时捧着钱,看着高杉那红的要滴血似的耳朵,以非常不符合她现在形象的猥琐笑了起来。

姗姗来迟的先前正在巡逻的真选组三人在高杉离开的后脚跟就到了,错过了一场半果少女勾引自己老婆猥【咳】亵自己的场景。

近藤麻溜的跑到了阿妙旁边,放弃了欣赏妹子的机会,向自己的心上人去献殷勤了。其实他真的是个好男人,如果忽略他时不时飘向银时的贼贼的眼光。

土方和总悟这俩平时动不动就打起来的货这次表现让人意外的一致。在确定了银时真的生理上变成了妹子而且暂时不知道有木有变回去的可能后,两人居然都像是国中面对着自己暗恋的女生的毛头小子一样,红着脸支支吾吾,左扯一句右扯一句眼神闪闪烁烁就是不敢直视银时,再要么就是两个人互相撕逼扯屌贬低对方,成功的娱乐了银时,银时还要装作正经的样子应和,心里早乐开了了花。她是真没想到作为女孩子居然和作为男人的待遇差别那么大。

神乐、阿妙、月咏、小猿在经过最初的世界观刷新重组后,迅速地接受了自己有好感【各种意义上的】的男人一夜间变成了妹子,几个人叽叽喳喳商量着银时适合穿多大码的内衣,衣服该走那种路线,该穿和服还是旗袍,以及化妆品护肤品改用哪个牌子的好。

银时对她们的接受能力表示叹为观止,然后也由得这几个女人去,她们羡慕嫉妒恨的来摸自己胸说量尺码也没怎么反对,只是嘱咐她们别忘了给神威也买一套……当然内衣要最小码的。

一帮男人被不能在女孩子没打扮好就来打扰为由给轰了出去,随机女人们也都出去给新添的两个好闺蜜【bu】买东西了,于是房间就只剩下了银时和刚刚一直在旁边只微笑没说过话的神威。

银时看了看装扮的非常暧昧绮丽的房间,不知怎么有些尴尬,觉得房间好像太过空荡,于是就拼命想着话题想暖暖氛围。

“那个……咳,就是,嗯,”银时挠了挠自己乱蓬蓬垂到肩的卷发,讪讪的笑了笑,“少年……少女你……刚刚怎么不卡古拉打声招呼啊~”

坐在窗台上晃着两条腿的神威看了她一眼,笑容丝毫未减,“嘛~笨蛋妹妹一进来就只看到你了吧~”

“额……”更尴尬了……银时面上笑着,心里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事实上,刚刚进来那么多人,全是自己的熟人,银时说不开心是假的,可是在不经意瞥到那个独自在窗台上晃着双腿的单薄身影,不知怎的就心里突然一滞。像是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

所以她才在女人们商量着都需要买什么的时候,装作不经意让她们买两套。

果然上过床关系就是不一样啊。

银时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也不想着找什么蹩脚的借口聊天,径直朝窗台的方向走去。

神威也没问银时干嘛没头没脑的蹦出那么一句话,只是转过头,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景色。

薄薄的光透过来,将神威柔和的包围起来,属于她血腥的那部分被轻轻的掩埋,只剩下了那个笑容天真宛若孩童的她。

“呐,少女啊~”银时忍不住揉了揉神威那还没扎起来的艳丽的长发,手心的触感软软的,滑滑的,让她不舍得把手拿开。

“嗯?”神威难得没一脚踹过去,她甚至没有任何动作,只是轻轻地应了声。

银时知道现在的画风很不对劲,很像是少女漫,啊也许应该是百合漫,和银魂定位很不合但是她,在这种场合真的很不想正画风。

“我们……算是在一起了吧。”

“……算哪门子的在一起啊,我可是只能做大房啊,让我做小的话,杀了你……”

神威的话淹没在银时温暖的怀抱中。

“嘛,不管你同不同意,阿银就单方面强行定关系咯,我们以后就是男男朋友咯……好吧现在是女女朋友,作为奖励,阿银让你埋胸哦~”银时欣慰的笑着,把神威的头按在自己两胸之间,甚至还蹭了蹭。

一股大力将她推开,柔弱的【bu】坂田银时小姐摔倒在地,愣愣的看着神威。

“坂田银时我操你大爷。”神威红着脸如是说。

“少女你人设变了哟~女孩子不是不可以骂脏话吗?话说少女这是你第一次骂脏话吧!也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欸!还有阿银我没有大爷哦,就算有的话现在的你也没有功能吧……”

银时被神威换着花样猛踹,痛的连声求饶求对方放过她这个弱不胜衣的美女子,然而嘴角的一抹笑却始终没有消失。

她表示只是因为神威被她成功攻略,才不是因为被神威踹的时候看到了一片大好风光呢!

被踹着踹着,银时突然觉得小腹传来一阵剧痛。

“桥、桥都……少女,阿银我……好像很不好……”银时咬着牙,捂住自己的小腹,慢慢地弓起了身子。

“武士小姐现在还玩这么老套的花样……啊咧?”神威本来以为银时只是又想出了苦肉计啥的好从自己的魔脚下逃脱,然而等她看到银时苍白的脸色、豆大的汗珠和痛苦的表情,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喂……喂!武士小姐你……”神威有些急了,然而在看到顺着银时大腿流下的红色液体,她又懵逼了。

“少女……我好痛……唔……”银时痛的紧紧皱起了眉。她现在严重怀疑自己的女体是不是有什么绝症,不然怎么会痛的像一万头草泥马在她的小腹里来回奔腾?以前打架受伤时也没这疼法啊!

就在银时怀疑自己会不会痛死时,她发现自己被神威抱到了厕所的马桶上。

“唔……少女你是连我死的地方都不能是个舒服点的地方吗……”银时汗如雨下。

“我相信,以武士小姐这么强健的身体,还不至于因为大姨妈死掉哦!”神威的语气依然欢快,只是貌似还有……一点不好意思?

“你说什……什么!!!!!”银时原本因为痛苦而眯起的眼一下子张大,表情如同被十个壮汉轮大米,“你说,你说,我……”她的手颤巍巍的伸向自己腿间那件宽大的衣服。

银时性转后很少喝水,因为她每次上厕所都觉得是对自己的一次精神污染,然而现在,她却被告知,在她不大想见到的部位,正在流出女孩子最神秘最可怕最了不起的……

银时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

“我……我先出去给笨蛋妹妹打电话……让她们给你带点折翼的小天使……”神威语气不变,只是脚步快的让人不得不以为她在落荒而逃。

“真特么日了狗啊……”银时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