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小卷子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过段时间把想写的写的差不多了就去混原创去

 

【银高番外】我对你仍有爱意,我对自己无能为力


银时难得睁大了死鱼眼,眼珠像快爆裂似的,显然是因为对目前状况的不理解。

坐在他小腹上的高杉恶狠狠地把他的双手摁住,露出一个满意又危险的笑,“果然,还是老实点的你比较可爱。”

“喂喂攻受画风不对啊少年!”银时表示收到了惊吓,十分不理解为毛前一秒还在香甜的睡梦中跟周公的女儿约会,下一秒睁开眼就是高杉晋助一脸狞笑的压在了他身上。

高杉慢慢压低身子,脸也逐渐向银时的脸凑近,“假发和那两个小鬼不在家吧……呵,真是与君共寝的好时候呢……”

“纳尼!?”银时隐隐担忧自己的眼珠会不会就这么滚出来,“等等高杉君你是梦游了吧绝对是吧,你说的共寝肯定和猥琐的银桑想的不一样吧啊哈,哈哈哈,一定是想和银桑单纯的各盖各的被子只是睡得比较近吧,绝对不会是【哔——】这种意思吧……”

“呵呵呵……你说呢,银时。”高杉鼻尖顶着银时的鼻尖,嘴巴也几乎贴在一起,温热的气息让银时感到了隐隐的躁动,“老子趁没人时大半夜跑过来……究竟是为了怎样的共寝呢……”

银时咽了咽口水,“银桑我不知道啊喂!是真的不知道啊!银桑这么善良的纯洁的小市民对于黄暴的像是【哔——】或者【哔——】的东西知道才是见鬼了呢!所以说高杉君你能从银桑身上下下来吗虽然你不重但是这个姿势是不是影响太不好,会被PTA封了吧一定会的吧!”

“废话还真多啊……但是银时,如果你真的不知道,或者说是不想的话,早就可以把我推开吧,现在的你却说着这样的话,象征性的挣扎……呵呵呵。”高杉的唇终是对准了,不由分说却又轻柔的吻了下去。

银时没反抗。他根本就没动,只是喉头滚了滚,任由高杉的嘴唇对着他的嘴唇辗转反侧。

毕竟……这也是他肖想很久的事了。

在高杉还是个口嫌体正直,有点中二兮兮的时候,在他还没成为现在这个如罂粟般危险而诱惑的男人时,银时就对他很是渴望了。

而且刚才高杉靠近他时,他闻到了淡淡的酒气,所以他可以理解为,其实高杉也同样肖想这件事很久,才特意喝了酒壮胆么——明明不怎么会喝酒也从没和男人做过。

虽然理智告诉他应该把这个人毫不犹豫的从自己身上扒拉开,扛起来扔到楼下,可他还是在高杉有些干裂的冰凉的唇吻过来时,温柔的回应了他。

而原因,彼此也明明都知道的。

两个人的唇都不甚柔软,却仍然纠缠的难分难解,好像这么多年以来彼此都以为本该消失的情感又重新躁动,比从前更要难以割舍难以放开。

银时的右手顺着高杉本就不怎么严实的浴衣摸进去,四处游走,发现高杉比看起来还要清瘦,以至于他有种硌手的错觉。

……这伙计不会餐餐只喝养乐多吧。

虽然很好奇一个土豪总督怎么会把自己搞得这么瘦,但是很明显现在不是问这个问题的好时候。

两人的唇终于舍得分开,呼吸都有些微微的急促,喘息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真的有觉悟了么,不会后悔?”

“嗤,有些事,难道不是明知道将来会后悔,但还是一定要去做么。”

“……等下可能有点疼,忍着点。”

“废话还真多。”

银时发现,虽然高杉晋助这人也挺抖s的,但其实在床上s的起来的果然也就只有他了。自己恶意的挑逗起火焰却不满足对方,而高杉只能露出痛苦又享受的样子,果然床上才能见识攻受的本质差别啊。

高杉基本不发出呻【咳】吟,只有特别难耐的时候,喉头才会滚过细小的呜咽,随之而来的就是一口恶狠狠地咬在银时肩膀上的牙印。

纤细的腰身不断摆动,薄汗顺着额头、耳后、脊背划过,月光下几乎像是发光的肌肤简直美得惊人。

亲吻,抚摸,开拓,进入,征伐……

慢慢地,一步步的,将那只妖归为自己所有。

银时在激情中有时会觉得这只是个梦,大概是老天爷看自己苦逼了这么多年所以至少让自己在梦中圆了这个愿望,因为现实的高杉他不敢相信会如此的主动如此的柔顺如此的服从。

好像是爪牙锋利的妖兽主动在你面前仰面躺下,乖乖的露出自己柔软的最不设防的腹部,你惊喜受宠若惊之余还会感到些许不切实际。

然而身体的契合和满足却真实的告诉着坂田银时,这妖兽一般的男人,的确温顺伏低做小,和他缠绵在一起,也同样的渴望着自己。

银时忍不住来了好几次,心底那块缺了很多年的地方好像正在逐渐的被补上。他满足的喟叹出声。

“……我一定是疯了。”倦极的高杉窝在银时怀里,眼神慵懒,声音低沉,带了点情事过后的媚意。

“嘛嘛,矮杉同学你好像从来就没正常过啊。”银时挖了挖鼻孔,另一只手却悄然将人往怀里压了压。

“哼,把我上完了也敢叫我矮杉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拔屌无情么。”说着又在银时胸膛上狠狠咬了一口,几可见红。

银时疼的嘶嘶抽冷气,却也由得他去。毕竟身下受大概比这疼多了吧。

“银桑我那里无情了?接下来你是不是还要说银桑无情无耻无理取闹了啊?银桑明明这么英俊又这么善良。”

“你果然是很嫌弃脸的累赘吧,这么迫不及待的不要它。”

“是啊要脸还要洗银桑懒得动啊。”

“啧。”

……

一阵没有营养的扯淡过去后,两人忽然同时沉默下来。

有很多问题,并不会因为一时的放纵和刻意忽略,就表示不再存在。

明早的天亮,代表的不仅是两人暂时的别离,更是两个人在短暂的交汇后各自在自己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标志。

“银时,我困了。”

“啧,那你就睡啊,难不成你睡觉还要经过妈妈桑我的同意不成。”

“那你可以把在我腰上乱动的手拿走了么,别逼着我起来拿刀砍了它。”

“……哦。”

……

天还蒙蒙亮的时候,高杉就悄悄起身从二楼窗口跳下去走了,虽然因为某些原因落地不是很稳,踉跄了一下差点崴着脚。

他不疾不徐的离开,唇边是一抹淡漠的微笑。

——银时,还能有借口再坚持下去么。

银时在听到脚步声逐渐消失后,双眼慢慢睁开,目光平静无波。

——嘛,有些话,虽然从没说出口,但是,你该懂吧。你不懂的话,那也就没有什么坚持下去的必要了。

——啧。

 

番外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