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小卷子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过段时间把想写的写的差不多了就去混原创去

 

【银all】坂田银时后宫养成记18

Chapter 18 从相爱相杀的搞基漫转为修罗场的百合漫的可能性

 

 

银时坐在马桶上,纠结的看着手里包装袋上的说明书,深深的叹了口气。

尼玛做女人怎么这么麻烦!

唔……撕开……把条扯掉……放在内裤上……

看起来很简单的,嗯,坂田银时,你相信自己,可以做到的!你一点都不笨!怎么可能不会用折翼的小天使呢!很好,就是这样!

银时边给自己打气,边颤颤巍巍的穿好内裤。正松了一口气觉得稍微调整一下位置比较好,然后——

“嗷——”一声惨不忍睹的尖叫从厕所传了出来。

神威、桂、高杉、土方和总悟最先挤了进去,然后除了神威其余人都被噼里啪啦打了出来,并且伴随着怒吼“臭流氓!!!!!!!”

阿妙闻声赶过来,一脸惊讶,“啊咧,这是怎么了?”说着就想进去。

土方红着脸拦住她,“额,阿妙小姐不用麻烦了,神威正在里面……好像是卷毛把,额,那啥,给贴反了……”

“……”阿妙脑补了下自己将姨妈巾贴反会是什么后果,得到的是如万箭穿哔。

尼玛想想就觉得很痛啊……

随即赶来的神乐笑到捶地,“哈哈哈哈哈……我从未见过如此傻逼之人!”

饶是厚脸皮如银时,从厕所出来时也是红着一张老脸。

“嘛嘛,那个啥,咳,天气不错啊~呵,呵呵呵呵……”银时憋屈的看着憋笑憋到内伤的众人,只能打着哈哈将话题扯开。

好在她现在身为一个女孩子,别人倒也不怎么好意思过于取笑。

“……所以,详细将事情始末说说吧,银时,”高杉倚在门边上,惫懒地抬了抬眼,吐出一个个烟圈,“毕竟和幕府的走狗同处一室的感觉实在是太恶心了,赶快让我转移一下注意力吧,不然我会忍不住想破坏呢。”他才不是想解围什么的呢只是帮愚蠢的作者正楼而已哼。

土方一听火气就上来了,手下意识摁上了自己腰间的刀柄上,抢在银时开口前呛声,“你以为老子就不恶心吗,老子看你不顺眼很久了好么!你这中二矮子!”

银时一阵头皮发麻。多串君为何现在的你捅刀这么英勇这么犀利!中二什么的矮子什么的这种话在心里默默吐槽就好了吧!被戳痛点的当事人不暴起我都替当事人觉得怂啊!然而现在你俩干起来觉得蛋疼的只有阿银我好嘛!好吧现在没蛋了倒是……

果不其然,高杉甚至连一句都没说,只是狞笑了一下,就及其凌厉的朝土方劈了过去。蓄势待发的土方利用拔刀从下至上的动作灵活闪过,更是趁着招式未老一个反手就像高杉胸前划去。被闪过的高杉像是早有预料,微一抬手挡住,顺势加大力气要反压回去。土方又岂会让他得逞,也在刀上施力,与高杉僵持不下。

“啊咧,还没试过用女孩子的身体打过架呢,不如也让我试试身手吧~”竟是神威,嘴里说着话的同时已经一脸笑眯眯的提伞朝土方冲过来,几步就迅速的逼近土方。

土方大惊。他心知和高杉也许他还有一拼之力,但对上神威这夜兔族的怪物他还真没什么把握,尤其是他现在全身的力量都用在与高杉对抗上,哪能分的出手去招架神威?神威这一伞下来,他怕是不死也得残。

就在神威的伞即将落在土方脑袋上、银时距离还远一时来不及阻止时,一柄看起来很细长实际却铮然凌冽的刀架住了神威的伞。

土方一时惊讶,就听到总悟抖s发作时十分危险的声音响了起来,“两打一不太合适吧,神威桑和我过过招如何?”声音有些咬牙,握住刀柄的双手也因为用力而微微颤抖。

“居然有除了武士小姐之外的人能接的住我这一下,还不赖嘛。”神威有些惊讶,但随机兴味更浓,也改变了攻击对象和总悟对上了。

“不要小看地球人啊混蛋。”总悟闪过一击趁机反击,“土方先生的命只能由我来取!”

本来还很感动总悟突然意外靠谱的土方在听到总悟最后一句脸黑了下来。有些话不说也可以的好吗!

桂很严肃的在思考自己究竟是加入这一团混战还是接着待机呢,this is a question 啊……于是他就在非常认真的思考中继续待着机w。

一时之间四人捉对互相厮杀的难分难解,把整个房间都弄得一片狼藉乱七八糟,一片修罗场的味道。

其实这几人心里都清楚,无论他们打得怎么狠,只要银时在场,他们就休想威胁到任何一人的生命。所以令人奇怪的是银时为何到现在还没出手阻止,然而四人沉浸在打斗中居然一时都没注意到。

“喂!银时都快死了还打个屁啊!还不快来看看!”月咏的怒吼及时阻止了他们。

“你死了我都不会死的好吗……”银时脸色惨白,豆大的汗从额头滚滚而落,但还是吃力的反驳了月咏的无意识的诅咒。小猿一脸焦躁却又动作温柔的为他擦着汗。

几人冲到银时身边,难得不别扭的露出担忧的神色,也顾不上一秒还在打架的对手此刻就挤在自己身边。

“痛经?这么厉害?”高杉皱了皱眉,动作自然的把手覆上了银时的小腹,然而他本就偏凉的体温无疑又刺激了银时,银时下意识的缩了缩身体离开高杉的手,痛苦的哼哼两声。

高杉反映过来,讪讪的收回手,眼里闪过几分不易察觉的懊恼和愧疚之色。

月咏把自己的手搓热,又覆上银时的小腹捂住,“可能是因为以前是男人的缘故所以不注意自己的身体,这次由于变成女孩子,又赶上了生理期格外虚弱,所以之前被压抑的伤痛才会这个时候发作。”这次银时没再动弹,只是虚弱的半阖着眼。

听到月咏的话,几人想起银时战斗起来那不要命的姿态,一时默然。同样变成了女孩子的神威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随机被银时惨白如纸的脸吸引住了注意力,就没再细想。因此居然都没人注意到银时像是无意识的偏头时嘴角那一抹诡异的微笑。

“那现在该怎么办?送她去医院吗?”土方抓抓后脑勺,难得的无措。

“要是需要土方先生的血才会好转的话,请一定不要大意的说出来。”总悟一脸诚恳地补充。土方奇异的只是瞥了他一眼,没有反驳也没有炸毛。

月咏摇摇头,“这个时候动一下她都会觉得生不如死的。你们分头去药房拿点药,买点暖宫贴,还有什么红糖之类的,总之女孩子生理期可能用到的都去买一点好了。我们几个女的在这照顾她。”

几人无法反驳,乖乖的准备去买东西了。

神威笑着晃晃呆毛,“快去快回哟~”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神威也是可以留下来照顾银时的,不免都有些不爽,就连和她一条战线上的高杉也冷哼了一下才走了出去。

等到那几个让人头痛的人都走了出去,神威这才笑眯眯的凑近银时,在他耳边低语:“武士小姐,大腿还好吗?”

银时睁开了眼,虽然还是耷拉着没什么精神,却明显没有什么深陷痛苦的样子,“小兔子被你看穿了啊,嘿嘿嘿……”估计一致被她掐着的大腿此刻应该是一片青青紫紫惨不忍睹吧……

神威“嗯哼”一声,却又笑的带上了杀气,“以后怎么办呐?每次武士小姐都要用这种法子阻止我们吗?”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直到月咏让几个男人去买东西这种明显的支开手段她就反应了过来。别的不说,之前女人们买了什么东西,她在换衣服的时候可都看到了,女孩子生理期需要的东西可都在袋子里呢,也就那几个看起来精明实际上都傻乎乎又关心则乱的男人才没注意到。

银时讪笑两声,她也是没办法灵机一动才想出来的,还好月咏她们都很配合而已,要说以后在发生类似情况该怎么办,他还真没想过。

神威也知道这主意明显是银时一时想到的,正要开口说什么,就被人给打断了。银时闪电般闭上眼睛。

“那个……我好像不太适合去买东西了……”

是假发……吧?怎么声音听起来……

银时忍不住悄悄睁开一条缝,然后——

“卧槽假发你真的变成假发子了!?”

喉结没了、胸前明显鼓起来两块的桂一脸无辜又迷茫,声音脆脆的很好听,“欸?银时你好了啊?”

刚弹起来的银时瞬间躺倒装死,“不,你看到的只是幻觉……”

“可是……”桂还要再说什么,这次却又被神威打断了。

“桂先生走出去没多久就发现自己也变成女孩子了?”

“额……是的……”桂虽然还有些懵,但还是很淡定的回答。

神威诡异一笑,“原本以为只有我和武士先生跟那女人直接被药到的才会这样,这样看来,事情似乎更有趣呢~”

“咦你和银时被下药了?什么药?”桂非常gj 的get到了重点。

神威想起了那个香艳旖旎的晚上,虽然表情不变,但是脸可疑的微微红了。

还好又响起的其他几道声音拯救了他——

“马丹所以说老子为什么也会变成女人啊!这是什么诅咒吗岂可修!”

“对啊原本是诅咒土方先生……阿不土方小姐的,结果可怜的我们就跟着中枪了……”

“呵。”

“可恶你不是也变成了女人吗那一脸不屑的傲娇表情是怎么回事!”

“感到你们智商感人而已。”

“卧槽你是想打架吗!?”

“随时恭候。”

“突然理解了那只死兔子想用女孩子的身体打架的心情呢。”

……

即使声音变了,银时还是很轻易的就分辨出这几个人的声音究竟是谁。他突然感觉自己很希望自己最好真的痛昏过去。

然后她适时的呻吟阻止了三个又要上演修罗场的妹子。

——————————————————————————————

有生之年系列……【生无可恋脸】

其实我想写叶all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