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小卷子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过段时间把想写的写的差不多了就去混原创去

 

【银all】坂田银时后宫养成记19

Chapter 19 相同属性的人相遇碰撞出火花时要退避三舍

经过一【luan】团【qi】和【ba】气【zao】的忙碌后,高杉、桂、土方和总悟几位新人妹子总算是从里到外整理好自己,当然过程中免不了别别扭扭和打打杀杀(?),影后·银也适时的表现出身体好了很多的样子。大部分人都被银时赶回去了,但是几个性转的却被她留了下来,美名其曰问题当然需要当事人们解决。嘛,一切都还是很圆满嘛!(?)

“其实……我有种感觉……十微子还没死。”银时微微垂下眼帘,有些过长的刘海儿轻轻遮住了她的双眼,使她给人的感觉有些晦暗不明。

听到这有点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众人都是一顿。

神威首先微微沉下了脸色,“哟,武士先生这是在怀疑我们家阿伏兔怜香惜玉手下留情吗?”

“当然不是。”银时抬起头,微眯的双眼居然积几分愧疚,犹豫了下,才又开口,“其实……当时在她濒死的时候我不是抱住了她嘛……她的心脏……其实是长在左边的……”

众人又是呼吸一滞。紧接着是一阵迷之沉默。

银时有些焦躁,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无奈的抓乱头发一副很苦恼的样子,居然十分可爱。

意识到自己走神了居然还注意着那混蛋天然卷的土方觉得自己真是吃枣药丸。其实他能理解银时为什么没有再补刀,这大概就是名为坂田银时的人独有的温柔吧。而其他几人也应该正是明白理由,才没有责怪银时为什么不斩草除根。

土方正懊恼又甜蜜着,就见高杉突然一动一把锋利的小匕首已经插进银时头旁边的墙中。刚刚明显只是下意识的偏开头的银时则是一脸冷汗。

“喂你!”正要发作的土方居然被总悟拉住了。他恼怒的冲总悟瞪去,却见总悟露出一个幸灾乐祸又解气的表情。

土方懵了。

还好高杉已经回答了他。

“居然都能感受到那女人的心脏……揉奶揉的可爽?”高杉冷笑着拔下匕首,又朝着银时捅了过去。

“不、不是的!只是不小心……喂!”银时恼羞成怒的一把握住高杉的手腕,空着的左手却趁高杉不备,准确的抓住了高杉胸前的一团柔软,“我不揉别人的,揉你的总可以了吧!”

所有人都石化了……

高杉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搞懵了,反应过来一张小脸迅速蹿红,抓起银时的咸猪手毫不留情的狠狠一口咬了下去。银时猛嚎,却没收回手,还在高杉还不容易松开口后轻轻捏了捏她的腰,然后就把手一直虚搭在那,高杉也只是冷哼一声没有躲开。

土方眼神暗了暗,反倒是总悟,眼中有着慢慢燃烧起来的战意。

“十微子出现,只是为了得到你?一个心中野兽已经消失的混账?”即使是女体的高杉也十分有气场,举着烟斗不紧不慢的分析着眼前的情况,只是偶尔不适应的整理一下胸部的动作有些破坏气质。不过这也不妨碍银时老是被她时不时瞥过来的小眼神勾的痒痒的,只恨自己现在没有作案工具无法和女体高杉来一发。

“虽然阿银我本来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绝世美男,迷得一个小姑娘神魂颠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银时抠了抠鼻屎顺手抹在了桂身上,顺便给桂来了一个脑蹦,“不过之前神威说过十微子在江户大张旗鼓的发展势力,应该不是用来做嫁妆吧。”

“其实,她想毁灭地球。”一直待机的桂不说话则已,一开口就是一枚重磅炸弹。

银时用一种“你脑子瓦特了你以为谁都像高杉那么中二么”的眼神看着桂。

桂无视了银时,继续将自己知道的信息说了出来,“她在地底下埋了许多炸弹,只要引爆其中一个,其余的也会爆炸,但是相同的是只要破坏其中任意一个炸弹,其余的也就无法引爆。我的部下本来想破坏掉已经发现的其中一个,但是看守太严,而且炸弹被上了好几道保险,靠蛮力根本没用,唯一的方法就是输入密码程序,很不幸的是,密码只有十微子知道。”

“呵,这女人倒也不是全无可取之处。”高杉冷冷一笑。

刚震惊从的“假发居然不是在搞笑”的想法中回过神来的银时一听到这话暗道不好,紧张兮兮的开口,“卧槽……马萨卡矮杉你想去帮着十微子炸地球!?”

高杉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听起来很好玩的样子呢~”神威托着腮笑眯眯的无意识的卖着萌。

银时心里咯噔一声,差点忘了这俩货是穿一条裤子的。他连忙拦住又要拔刀的土方和总悟,心一横,老脸也不准备要了,夹着嗓子嗲嗲撒着娇,“可素……卢过系微子成功的发,她就会把伦家抓走欸,伦家会被独占被囚禁被酱酱酿酿欸,伦家好害怕的嗦!”

土方打了个哆嗦,不耐烦扇过去一把,“妈的给老子好好说话!”

“多串君你应该自称老娘了啦!”

银时blingbling大眼技能发动,土方受到暴击,触发隐藏效果【眼瞎】。

高杉和神威对视一眼,不出意料的在对方眼里看到了相同的东西。

银时虽然在对着土方耍宝,但眼角一直在瞥着高杉。

高杉悠然吐了个烟圈,“那就把那女人剁碎了,再利用她的炸弹西东把这个世界破坏掉好了。倒是省了我很多麻烦。”

“可是给真选组添了很多麻烦呢~你这恐怖分子还是到真选组待一阵子比较安全。”土方痞气十足的把右脚踩上桌子,从衣兜里掏出手铐晃了晃。

高杉连个眼角都懒得施舍给他,倒是银时一把抱住土方大腿,“喂喂多串君你现在穿的是裙子欸!会被作者看光光哦!”

土方很可疑的脸红了红,貌似很不屑的把腿收了回来。

“噫,我们是否能变回性别,应该也和那母猪有关吧?拷问的事就交给本女王吧~皮鞭蜡烛什么的都玩腻了,正好可以试试新玩法~”

“本女王什么的你也进入角色太快了吧!总悟你一定要用那张美少女的脸说这么可怕的话嘛!话说皮鞭蜡烛什么的真的是正常警局里会用到的东西吗?”银时大力揉了揉总悟柔软的头发,“小孩子安分点,这种事还是交给大人们吧!”

“不好意思旦那,我已经梦遗过,不是小孩子了,还是说旦那你要亲自检查下”总悟一脸纯良,乖乖的任由银时揉毛。

银时内心万头草泥马又是呼啸而过。他的第一反应不是什么反驳小鬼的梦遗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而是战战兢兢的看向自己已经定下关系的几个后宫,果不其然,除了桂眼神亮晶晶的,高杉和神威背后的阴影都快具象化了啊!和总悟碰到这三个170抖s程度不是乘3而是立方啊!土方这种m绝壁会死的吧!咦话说又关土方什么事了?总之此地不妙,还是溜之大吉吧!

趁着抖s三人组火花四溅,没啥眼光分给自己,银时非常猥琐的弯下腰,准备遁走。

然而一只白皙有力的手拎住她的后颈衣服,一使劲将她提了起来,“厚,银子小姐这是想去哪啊~”

虽然多串君你性转了小烟嗓也很迷人但也是没什么卵用的!快放开阿银要死你自己死!

银时使劲挣扎几下没挣开,不得已一回手袭了土方的胸,趁着土方条件反射护着自己的胸飞快地跑了出去。

“靠!那混蛋都跑了你们还玩什么大眼瞪小眼啊!”土方很是不爽的揉了揉被抓痛的胸。

三人同时转过头,都是惊人相似的可怕神色,声音也都阴惨惨的,“厚,你有什么意见吗?”

土方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妈个鸡混蛋天然卷真特么没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