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予怀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温予怀
Powered by LOFTER
 

【银all】坂田银时后宫养成记20

Chapter 20 如果我死去,请把我埋在樱花树下

 

开的异常绚烂的樱花层层叠叠,细碎的阳光透过樱花枝斑斑驳驳的洒落下来。风起时,随风而落的樱花像是一场盛大演出的谢幕,美得让人感觉恍如隔世。空气里有种宿命的味道。

“听说,樱花飘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公里……”银时纤细苍白的小手轻轻摸上被时间雕琢过的树皮,声音宛若叹息。

“噗,每秒五公里的话,站在树下的人会血肉模糊吧。”随着宛若空谷幽兰的声音响起,樱花树背后一个窈窕动人的身影慢慢清晰。

“额……你听错了,阿银我说的是五厘米啊五厘米好吗,”银时装逼不成反被吐槽,努力做出一副淡定的样子,极力维持自己明媚而忧伤的形象,“你知道吗,樱花之所以开的这么美丽……”

“是因为樱花树下埋着死人。”

“是因为樱花树下埋着死人。”

两道同样动听的声音同时响起。

银时慢慢地偏过头,眼神文艺而又忧伤,“啊,原来你也知道啊。”

“对啊,因为这树下的死人,就是我杀的呢~”

“卧槽!?”银时瞬间破功,“咻”的从樱花树旁边弹开,“真的假的啊?!难道这不是只是一个欺骗少男少女用来装逼的传说么?!”

十微子微微一笑,眼波流转,眸光明媚,“是不是传说我不知道呢,我只是觉得这里特别适合埋尸体而已。你看,果真在人的血肉的浇灌下,这花开得更好看了。”她缓步走到银时身边,一只纤纤玉手轻轻地摸上了树皮,赫然是银时刚才摸过的地方。

银时用“丫神经病赶快回去吃药”的眼神看了十微子一眼,隐秘地挪了挪脚,离十微子远了一点。

银时决定还是不要再扯淡了,免得夜长梦多,这十微子再犯病把自己抓走了咋办,现在的自己可是柔弱的美少女并没有之前那么强悍的 战斗力。

“咳,我说,十微子大美女哈,以前的事儿吧,它过去就过去了,何必再苦苦纠缠呢?相比之下你是不是……”

“过去了又怎么样!过去了我也不会忘!”十微子像是被刺激了一样猛然转身尖声打断了银时。看着银时错愕不已的脸色她努力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但声音仍然微微颤抖着,“银时大人……难道你能忘记以前的事?忘记曾经一直在黑暗中出现的那道光?忘记本已绝望时突然出现了一个人让你知道你也是可以被救赎的?” 

银时默然。

他怎么可能忘?

在浑浑噩噩朝不保夕的时候,在只能从死人身上找吃的时候,在以为已经被全世界遗忘的时候……那个人握住了他的手。

第一次像是被对待珍宝似的对待,第一次被温柔的笑着,第一次有被救赎的感觉。

在松阳老师刚走的时候,他经常会午夜被噩梦惊醒,然后发现自己满脸的泪水,心脏像是被无形的手揪着,让他难过的连呼吸都在痛。

可是,那些终究是过去了。

无论是言笑晏晏的松阳老师,嬉笑怒骂的私塾时光,血腥凌厉的攘夷时期,对他来说,终究是过去式了。银时并不会忘记,因为记住过去,才能倍感现在的幸福。即使现在身边有叽叽喳喳很吵的眼镜,很难养活的大胃女,经常让人想暴打的黑长直,中二病治也治不好的死矮子,脾气又臭又硬的青光眼,很是难缠的抖s小鬼,不仅吃得多还相当暴力的小兔子,还有其他一些,虽然很吵很烦很闹腾,但是,却让他无法割舍的存在。

其实银时一直很好满足的,有吃不完的草莓牛奶和巧克力巴菲,看不完的jump,以及身边的人都吵吵闹闹却又平平安安,这样就足够了。

所以说——

“阿银没说要遗忘过去啊……只是活在当下,为什么不珍惜现在呢?”银时温柔的摸了摸十微子的头,目光很温柔,“放下吧,十微子。”

十微子怔怔的看着银时,突然放声大哭起来。哭得完全不复之前她一直努力营造的温婉可人的形象,而是像受了很多委屈的、终于见到自家大人的小孩子,鼻涕眼泪都一塌糊涂。

银时温柔的把她搂进自己的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良久,十微子情绪平复下来,仍然埋在银时怀里没动,声音有些闷闷的,“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被你吸引了……”

“我直觉我们其实是同一种人,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却有着我没有的温暖灵魂。所以我才会好奇,才会被吸引,就像火对于飞蛾有天生的吸引力。明亮温暖的生物一旦接近,就会让人变得贪心。我想要把这光、这温暖占为己有,可是,我却被告诉:不允许。”

十微子终于从银时怀中抬起头来,还留着泪痕的脸看上去有些可笑,却比之前都要美丽。

“我只是热爱光而已,为什么不让我爱呢?”十微子的脸上满是惶惑不解,“就算无关过往,现在的我,看到银时你也还是想拥有啊!我爱你啊!”说到最后,她的泪又滚滚而落,顺着脸颊,在下巴处汇集,然后砸在了地上。

银时这次没有为她擦去眼泪,只是平静的看着十微子,声音低沉柔和,“你真的觉得这是爱吗?贪妄,痛苦,伤害,这些,真的是爱吗?如果无法给人带来愉悦,如果一直只有痛苦,那么,这样的爱,不要也罢。”

十微子想起当时她和银时初见,她的确成功的压制住了银时的反抗,成功的将他囚禁,可是在那段日子里,她并没有丝毫拥有温暖的快乐。她只感受到那本来耀眼的银色灵魂渐渐暗淡,第一次感到了什么是不安,一日比一日焦躁,一日比一日不耐,原本总能令她稍得安慰的杀人也丝毫不起作用。直到某天,银时逃了出去,她才感到安心,重新有了精神。

原本十微子还以为,这是因为她太轻易得到所以觉得太过无趣,原来,竟是因为她自以为是的爱,带给彼此的,只有伤害吗。

放手,真的会比较好吗……

十微子一阵恍然,但朦朦胧胧间,感到自己丢掉了一件很沉重的负担,忽然浑身都轻快起来。

但是,随机而来的一阵难以言说的痛苦袭击了她的心脏。

十微子脸色惨白的捂住右胸口,眼看就要跌到,还是银时察觉到不对,及时扶住了她。

“喂喂,你怎么……”银时瞪大了眼,要说的话全淹没在了震惊中。

十微子的嘴角慢慢沁出了鲜血,那颜色刺得人眼生疼。

十微子倒是一脸满足的样子,露出的笑有种惊心动魄的凄美。

“原来……夜猫族的传说是真的啊……”

银时的理智告诉她这时应该把人送去医院抢救,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然而另一个声音温和却坚定的反驳,人类的医院救不了她,为什么不听听她的遗言呢?

“是……什么传说……”银时的声音颤抖了起来。

“夜猫族的繁衍,从来都是两个看得过眼的人为了后代繁衍而进行交配,一旦有了孩子自己就会抽身离开,将孩子扔下任他自生自灭。”十微子咳了一声,擦了擦留下的鲜血,却很小心地不碰到嘴唇,“并不是夜猫族的人真的就那么冷血无情哦~而是因为,一旦夜猫族的人真心爱上一个人……他就会心碎而死啊……”

所以,夜猫族的人才会陷于杀戮中,才会不敢呆在一个人身边太长时间,而那些勇于去爱的夜猫族人,已经永远的被埋葬在了宇宙的尘埃里。

银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觉得自己满口苦涩。

“关于炸弹,银时也放心吧,我死的同时所有的炸弹同时会被销毁哦~因为,我不想自己刚刚爱上的人就死掉嘛 ~”

原来,你已经早有死亡的觉悟了么……

“至于药……那是变异了的作用,会让直接中招的人和他所有深切相爱的人都变成相反的性别哦~虽然可能会有人觉得没什么,但如果是银时的话,一定会以为是自己连累的缘故,而感到内疚吧。”

“解药就在我的嘴上……所以,就当是我最后的心机好了……能不能吻一下我呢……”

话音刚落,银时干燥而柔软的唇已经附了上来。

十微子微笑着合上了眼睛。

我的嘴上其实根本没有解药啊……这才是我最后的心机呢……

真是一个大笨蛋。

————————————————————————————

啊昨天去外婆家所以木有更新呢

照这样看下去,年前完结不是梦啊!但是如果去学车的话就不一定了QAQ

以及感觉我安利卖的好失败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