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予怀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温予怀
Powered by LOFTER
 

【叶乐】嘿,你的头上有朵花!(一发完结)

我觉得我有毒。

叶黄3000+。叶喻5000+。叶乐7000+。以后的cp单篇那还得了【手动再见】

马丹要是我把这些写成银时那篇,早就完结了……我也是不懂我就是为了写啪啪啪为什么铺垫一次比一次多……【生无可恋.jpg】

本篇……一个很萌的梗被我写的不萌了……不用安慰我我真是这么觉得。

好在够粗长。

肉是一定的。没肉就是耍流氓,我是那么不正经的人吗!

为了啪啪啪,所有你觉得不合理的逻辑都是错觉,认真你就输了。

求评论。上篇叶喻的热度我真是受宠若惊,我银时那篇热度从来都是十几二十几甚至个位数。不过我还是喜欢大家的评论。

感谢看我啰嗦了这么多。写完就发了出来,没修改。望食用愉快。

———————————————————————————————

 1

    春分过后的雨夜,婆娑细雨滋润了许多人的梦。

  叶修原本正酣眠着,不知怎的突然从梦中惊醒,突如其来的的白光透过薄薄的窗纸瞬间照亮整个房间,一道莫名其妙的巨雷紧接着炸响,“轰隆”一声让还有些迷糊着的叶修彻底惊醒。

  叶修一个机灵,胡乱披上了件外衣一脚踹开房门就朝自家后院冲去,连伞也顾不得拿上。

  深沉如墨的天幕间电光闪闪、雷声不绝,一个霹雳惊天动地的掉进了叶家后院,一簇火光随即燃起,顷刻间又被细密的的小雨浇灭。

  叶修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昔日那颗从一出生就陪着他、承载着他许多回忆的桃树只剩下几只焦黑枝干,哪见往日那云蒸霞蔚的桃花和粗壮雄伟的树身。

  怕是活不了了。

  叶修认清了事实,也没什么反应,只是长久的静默在昏暗的雨夜里,颀长的身躯竟似要与那背景融为一体。

  直到一把伞遮在了他的头顶。

  “喂喂,淋雨的滋味很爽吗?”

  叶修惊讶的看着突然间出现在身边的给他撑着伞的人,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良好的夜视能力使他得以认清这是个长的很好看的青年,脸上带着点生动的笑意。

  看着叶修只是不说话看着自己,青年不知怎的感到有点尴尬,连忙解释道:“咳,我是你刚搬来的邻居,看到有天火掉进你家院子了,一时不放心,就过来看看了。这春寒料峭的,你怎么还不进屋啊?”

  “道理我都懂,只是……”叶修上下打量了眼前的人一圈,淡定的忽视了青年头上的一朵很莫名的小花儿,最后定格在了某个部位,慢吞吞道,“这位公子你裸奔应该比我更冷吧。”

  青年呆了一呆,下意识的顺着叶修视线往下一瞅,惨叫一声捂住那地方飞速跑了。

叶修嘴角慢慢勾起一抹笑意。

2

翌日,叶修正在后院里练武。

他手执一柄形状奇怪的大伞,每一个身法,每一个招式,皆是飘逸灵动中又带着随性洒脱,却也不缺霸气和犀利,步步杀机中又能游刃有余的留有余地,显然是武功已臻化境,所以能做到收放自如。

“哟,练着呐。”

叶修瞥了眼,只见昨日见到的那青年正趴在他家后院墙头上,看见叶修回头瞅他,笑了笑,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头上的小花很是精神的晃呀晃。

叶修暗自觉得有些好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继续自顾的练着武。

那青年健壮倒也不恼,反而露出一股兴致勃勃和挑衅的神色,“嘿,让乐爷来跟你过过招如何!”

边说着这话,那青年已经从墙头一跃而下,几个起落就落在叶修面前,也不管叶修准没准备好,挥掌劈来。

叶修暗道这人轻功不错,也没被吓着,轻松的躲过了这一掌。

那青年速度很快,出招极其迅速,但是往往不是简单直接的进攻要害,而是在短时间内迅速出了许多招,看似华丽无匹不甚实用,但是这些招数其实只是起隐藏遮掩的作用,真正的杀招暗含于其中,一旦对手稍有懈怠,接踵而至的绝对是不留一丝喘息的霸道压制。

叶修步伐灵动,一开始只是灵活的躲着,后来渐渐观出了门道,这才开始寻机反击。

两人你来我往,互有攻守,正是棋逢对手,当下就战的难分难解。

最后,到底还是叶修老辣,以半招胜了对方。

“不服!”那青年叫嚣着,头顶上的小花一副冲冠的样子很是愤怒的挺直着,“你只剩了我半招,若是再来,定是我赢!”

“呵呵。”叶修收起千机伞,并没有半点要跟那人再来的意思,“赢半招,也是赢。”

看着那人一脸不服想要反驳的样子,叶修笑了笑,又补充道,“你信不信,不管再来多少次,都会是我赢,而且,每次都只赢你半招。”

“你!”那人气得要死,突然抬手迅速的朝叶修挥了一下,就见突然有无数细小如暗器的艳红色东西朝叶修飞驰过来。

叶修动也未动,任凭那些东西散落了他一头一身。

“……你倒是胆大,也不怕这是暗器,能要你小命。”那人一脸复杂。

“这不是没要我的命吗。”叶修笑了笑,随手捻起肩膀上一枚,“这些花瓣,披了满身的样子应该还蛮好看的吧。”

那人撒将过来的一把小东西,居然是还艳红着没有半分枯萎样子的桃花瓣,叶修身上甚至都被沾了淡淡的香气。

那人并未回答,有些怔愣的看着叶修。

叶修却在心里摸摸了夸了自己真是机智,没见头上的小花慢慢恢复成正常的微微弯着的样子了吗?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我叫叶修。”

“啊?我……张佳乐。”张佳乐从愣怔中回过神来,看着叶修微笑着的样子,莫名奇妙的慢慢红了脸。

哟,小花变粉了呢。

3

张佳乐说他自己一个人住有点无聊,反正隔得近,还不如赖在叶修家,至少有个可以一起打架聊天喝酒的人。

就是他酿的上好桃花酿叶修这不懂货的人喝一杯就会醉的昏睡过去有点可惜。

当然他也不会说叶修醉酒时面若春桃的样子也很好看就是了。

叶修也是不爱出门的,虽然有些朋友交情不错,但那些人也没住他家隔壁,反而大部分都住得和他相距甚远。

一个人总是孤单的。

别有心思的叶修自然很是欢迎张佳乐日日赖在他家,差点就要说干脆住进来啊这不才是你的家吗。

但是既然张佳乐要瞒着,他也就陪着装傻好了。

反正也没差,也能每天看到那人活泼生动的样子,也能欣赏那每天都很有活力的小花儿。

挺好。

叶修是这么想的,这么平平淡淡烟火人间的日子真的挺好。

然而张佳乐哪是个安分的主。

倒不是闯什么祸了——真要是闯祸还好了呢,至少叶修能知道怎么回事能帮他善后。

但是……

5

张佳乐平时是很活泼的人。

虽然经常被叶修气得跳脚,但是无疑大多数情况下还是喜欢笑闹着活的很生动的。

用叶修只在心里说过的话形容就是嬉笑怒骂,皆是风情。

但是最近张佳乐明显有些反常。

和叶修在一起的时候也就罢了,一旦叶修有事出去,再回来时就能看到张佳乐一个人默默地坐在后院的石凳上看着那棵枯死的老桃树发呆,头上的小花蔫蔫的耷拉着,花瓣都缺水般微微卷了起来。

张佳乐长的很俊俏,唇红齿白,一双桃花眼尤其生动,在微微上挑的时候总是波光潋滟,带着不自觉的魅惑和撩人,虽然他本人对此一无所知。

但是在对着老桃树发呆的时候,叶修才发现张佳乐眉眼中带着淡淡的忧郁感,整个人的气质也有着一股散不开的惆怅与……沧桑。

叶修在心疼的同时,也若有所悟。

在一次张佳乐又在看着桃树发呆的时候,叶修一个箭步上去把人拉过来,看见没来得及收起情绪的张佳乐桃花眼一丝潋滟惑人感也无,反而深邃如亘古时期沉寂了千年的寒潭般悄寂清冷。

看到叶修,那双眼才像是被飞鸟惊动般,微微泛起了涟漪。

“张佳乐。”叶修沉声,表情是难得的认真,“既然你脱胎于此,便意味着是它的心声,就算历经过千年,那些事也该放下。况且,就算放不下,你也还有我可以倾诉,何苦自己闷着难受呢。”

“啊?老叶你发什么疯?”张佳乐本来还是发现的不知所措,但听到这话则是完全的茫然,显是一头雾水,“你说啥呢我咋听不懂呢?”

“还装呢,当哥真不知道啊。”叶修又是无奈又是好笑,决定还是讲话敞开了讲,谁让他实在受不住张佳乐这幅样子,看得人难受。

“你不是在为了你的母体烦恼?嗯,张佳乐张公子?”叶修挑起眉,一字一顿道,“或者叫你,桃花妖怪?”

“……”张佳乐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突如其来的身份揭秘让他完全不知所措,他的睫毛都在微微颤抖,丰润盈泽的双唇也微微的张开,完全是一副惊吓的不轻的样子。(一句话形容就是当时我就懵逼了)

“所以说,现在可以对我坦白了吧。”叶修在张佳乐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个脑蹦,看着张佳乐的眼神不易察觉的柔和了下来。

张佳乐这才回过神来,神色相当复杂。

“老叶……你都知道了啊……”平时很是张扬的人难得有些呐呐,左右顾盼就是不正眼看叶修,“咳,那啥,不介意我不是人啊?”

“是人是妖不都是你吗吗?”

看着张佳乐一点点放松下来的表情,叶修不怀好意的捅了一刀,“反正是啥你都那么蠢,没差。”

“你才蠢!”张佳乐生气的样子很像是猫炸了毛,眼睛都瞪圆了,一脸的“娘的想找揍吗混蛋!”,就差跺脚拍桌子了。

叶修暗自好笑,面上却还是很悠哉,手里还玩起了自己的衣角,“好了好了,这下能说了吧,最近烦啥呢。”

“嗯……其实也不是啥大事……”张佳乐很容易就被转移了话题,“你知道妖大都是想成仙的吧?我在考虑到底要不要成仙呢。“

这他娘的叫不是啥大事!?你成仙了哥怎么办!?

叶修暗自咬牙,却没忽略张佳乐犹豫闪烁的眼神和他头上那一朵扭了过去背朝着他的小花,”就说你蠢还不承认。就你那一脸快比得上西子捧心的难受劲你以为我看不见啊?你还有什么事瞒着哥?“

张佳乐难得没气恼叶修又说他蠢,完全被叶修所谓的”瞒“这个字给吸引了注意力。

”我……其实吧,也不是很想成仙的……“张佳乐吞吞吐吐的,眼神闪的更厉害了,”人界挺好的我挺喜欢的……“

偷偷瞥到叶修脸上挂起了然的笑,张佳乐显得更不自在了,”美中不足的就是有你有点烦。“

叶修笑笑,”那你就留在人界呗。“

”啊……大孙说妖如果要一直留在人界的话,需要与人界有牵绊才行。“

”大孙?大孙是谁?“

”这儿的土地啊,跟我玩的老好了。“

”……好吧。那他告诉你如何与人界有牵绊了吗?“

张佳乐闻言一怔,面上表情几番变幻,十分复杂。

“怎的?”叶修奇道。他竟也看不出张佳乐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大孙说……我与寻常的妖怪不同,如果不与人间有牵绊定是留不下来的,想要留下来……需得找到我的命定之人。”说到最后,张佳乐声音越来越低,一双桃花眼也渐渐黯了下来。

叶修明白过来,顿时心头也涌上几分酸涩。

怕是……张佳乐的命定之人不是他吧。

6

叶修于武学上无疑是个天才,打小开始练武就一路顺风顺水,这才于年纪轻轻得了这“斗神”的称号。

然而叶修近日却因张佳乐的事十分烦躁,一想到张佳乐以后很可能要离开,便一时心神不稳,竟在练武时出了岔子,走火入魔了。

叶修只觉腹中一阵绞痛,连忙专心运气内力进行调息,想按下那股气血翻涌的难受感,然而内力已经岔了经脉,此时却有些晚。叶修只感觉腹中仿佛有一团火,越烧越旺,烧的他面上都发了白,额上却渗出滴滴冷汗。

叶修心知再拖下去情形恐怕更为严重,此时最好是找个人帮他讲紊乱的内息安定下来。

“叶修?”一片阴影罩住了他。

叶修一抬头,竟是张佳乐站在他面前。他难受的紧,一时之间也没发觉平时总能第一时间注意到的人。

张佳乐见他脸色不对,急忙蹲下将叶修扶起靠近自己怀里,“怎么了?”

叶修苦笑,“走火入魔了。”

张佳乐瞪大眼睛,一脸惊讶和担忧,“你的能耐我是知道的,怎会突然出了如此岔子?”

叶修心里暗道还不是因为你这磨人的小妖精,但是嘴上不说,只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当下之急是你助我调息才是。”

张佳乐一怔,面上闪过犹疑之色,“助你是自然的……只是,要怎么做?”

这下愣神的就是叶修了,“就是将你的内力渡到我的体内,引导我体内的内力运行稳定……”看着张佳乐越来越愧疚不安的神色,叶修心里咯噔一声,“难道是……你不会?”

张佳乐自责之色越发明显,“我作为一个妖,哪来的内力?能直接渡到你身体里的,该是妖力才是。可是凭你一介凡人的血肉之躯,那能承受得住?强行渡入,我怕你会爆体而亡。”

叶修看他自责,反而宽慰起了他,“……也无妨。我底子好,一点点将内息稳定下来也就是了,左右费些时间。”

张佳乐又哪能不明白叶修是在安慰他。此时不及时处理,即使一时间性命无碍,暗伤到底是积下了,想要痊愈哪那么容易,对以后的寿命和练功皆无益处。

张佳乐看着叶修愈发惨白的脸色一时之间心急如焚,逼着自己冷静下来思考到底有何法可帮叶修。这一冷静,倒还真是让他想出了办法。

张佳乐脸上一红,连忙正了正神色,“叶修,我这有一法,是我妖族内部之间流传的法子,可使妖力转化成温和的内力,帮助人类修行。”

叶修奇道,“妖怪还有帮助人类的法子?”

张佳乐点点头,“据说是一个爱上人类的妖族前辈所创。”

叶修听到这话,一时不语,只是盯着张佳乐,慢慢笑了起来,只是笑的牵动了内伤,又是一阵难受的颤抖。

张佳乐本被那颇为暧昧的眼神看的要恼羞成怒,一看叶修苍白如纸的脸色,又着急起来。

“你老实点!我这便就与你修……那功法,不要再耽误了。”

叶修点点头。

张佳乐接着就来扒他衣服。

叶修一惊,忙按住张佳乐的手,“你这是干嘛?”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努力做出一副“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屑样子,然而越发红的耳根却出卖了他,“妖为了爱人所创的……还能是什么功法,不就是双修咯。”

“……”叶修不傻,自然知道所谓“双修”是什么意思。只是他虽然对张佳乐有意思,也意淫过和张佳乐这样那样,但是万万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和张佳乐有第一次,而且现在看这情况,他怕是要居于下位,这可是他也没准备好的。

张佳乐看叶修犹豫,本来内心还很害羞,一看叶修的表情便误会了,立时恼羞成怒,“混蛋叶修,你这表情是嫌弃你乐爷?你就这么不乐意?”

叶修见他误会,头上的小花更是气的一抖一抖的,立马给人顺毛,“自然不是,只是稍微有些惊讶……既然这是当下最好的方法,那听你的就是。”若是非要他居于下位,也无甚不可,谁让他喜欢张佳乐呢,不宠着还能咋办。

张佳乐看叶修不像被逼做出乐意的样子,才勉强的哼了一声,算是不再计较。

当下他就麻溜儿的把两人衣服全扒光了垫在两人身下,而后长腿一跨,坐在了叶修的小腹上。

叶修没在下面过,暗道这第一次不定得被折腾成什么样,索性闭上眼,由得张佳乐闹腾去。

可是他闭着眼,半晌也没等到张佳乐在他身上有所动作,反而因为观感封闭听觉更显敏感,隐约听到了啧啧的水声。

叶修张开眼,顿时吃了一惊。只见张佳乐身体微微前倾,一脸隐忍和不得其法的痛苦。他的右手绕到了身后,显然那细微的水声就是从那发出来的。

叶修是真的没想到张佳乐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一时之间既感动又心疼,恨不得将张佳乐立马抱进怀里,再狠狠地融入自己的骨血里。

和谐部分请走不老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