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予怀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温予怀
Powered by LOFTER
 

你的名字x叶乐(一个脑洞)

私设:大学生设定,叶修魏琛方锐包子一个宿舍,张佳乐韩文清张新杰林敬言一个宿舍,彼此只在游戏里打过交道,现实互不相识。

ooc还是有的。

可能完结也可能有后续也可能扩写成完整版的。

……所以说我为什么不去写联文而要写脑洞!

以上。

———————————————————————————————

1,张佳乐to叶修:要准时起床!不能赖床!

“多冷的隆冬多冷的隆冬多冷的隆冬哒哒哒!”

“吵死了……”叶修摸索着找到手机恩掉闹钟,蒙上被子翻个身继续睡。

十分钟后,叶修在一种莫名想要交上钱包的冲动下默默地起了床。

韩文清is watching you。

叶修to张佳乐:实在抽不了烟的话,也不要做出嫌弃烟的样子。

“老叶,来根儿?”魏琛递过来烟盒。

“不、不了……”张佳乐努力让自己笑的不那么僵硬。

“不对劲儿啊,你个老烟枪平时不都想尽办法蹭烟吗?怎么老夫这次发善心请你抽,你反倒客气起来了?”魏晨一脸的怀疑。

“呵、呵呵……”张佳乐嘴角抽了抽,“刚一直在打游戏没抽烟,现在……有点嘴生……”

2,张佳乐to叶修:务必要尊重张新杰的作息表!

“还有五分钟到十点了,都收拾好了吧,我要关灯了。”张新杰的手已经放在了开关上。

“唉等会儿!正公会战呢!新杰你先睡吧啊待会我关就成。”叶修姿势一动没动,眼睛都没斜一下。

然后叶修手一抖,百花缭乱没秀成功,狗带了。

因为他感到了一股比韩文清气势还可怕的凉意。

……早知道哥就和韩文清林敬言一起去网吧了,这俩不仗义的。

张新杰is watching you。

叶修to张佳乐:务必随时保持平和淡定的心态。

本来张佳乐对这条嗤之以鼻,心说乐爷我可是泰山崩于面前不改色、从不回头看爆炸的真男人,谁敢小看乐爷的心理素质?

然后张佳乐就深刻的认识到什么叫flag不能随便乱立,什么叫光速打脸。

“包子包子!今晚跟霸图的打公会战,带队的是他们副会长什么一团花的,趁现在赶紧找找以前老叶跟那个一团花pk的视频研究研究!”

“好的!就交给我了!”

“老魏,人家叫百花缭乱,就那个好几次个人战都是第2那个,以前百花公会的会长,这你都忘了?”

“哦,就是那傻逼啊哈哈哈哈,每次都差一点,看的老夫我可心疼了哈哈哈哈……”

……好想用手雷把叶修室友给炸死哦怎么办。

“这个百花缭乱今天打法怎么这么猥琐?叶修你快来看,跟你似的!我操装逼是吧!方锐包子!赶紧包抄他!哈哈哈残血了吧!让你丫嘚瑟!我操这都能让他跑了?!逗我呢?!Md追啊!丫真难缠!完了完了这都要被他跑了!哎?!他操作失误了!死了!哈哈哈哈哈,辣鸡一团花,公会战也是第二,哈哈哈哈哈哈……”

……干脆饮水机投毒吧,把叶修的室友和叶修的身体一起毒死算了……

3,张佳乐to叶修:不准随便偷看我们公会的内部资料!

“老林,今晚公会战你和老韩怎么没参加?你俩干嘛去了?”

“你这记性,忘了我们有别的任务了吗?”

“额,最近沉迷学习使我日渐消瘦,脑子也有点不够用。那啥,我还真忘了你任务了。”

“就你还沉迷学习啊,这两天明明游戏玩的更狠了吧。你都忘了我要去偷boss了吗?”

“什么?偷boss?打你那流氓用的材料?在哪?还没刷新?消息可靠吗?那的人多吗?”

“我说张佳乐,今天你很奇怪啊,这些你不都早就知道了吗?”

“我就是考验考验你的记忆力。没事儿,你接着忙吧。”叶修一脸镇定。

“啧……”

叶修在林敬言怀疑的眼神下默默地将霸图公会信息页面点了关闭。

林敬言is watching you。

叶修to张佳乐:和我家妹子保持适当的距离。

“叶~修~”苏沐橙笑眯眯的样子在张佳乐眼中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

“干、干嘛。”张佳乐默默地往旁边移动了两公分。

“不干嘛,就是觉得今天的叶修哥很可爱啊。”苏沐橙也微笑着朝张佳乐方向挪动了几公分。

“……不要用可爱来形容男人!还有,你个女孩子家家懂不懂什么叫男女授受不亲?懂不懂什么叫德国骨科?”张佳乐又往旁边移动了几公分,神色紧张。

苏沐橙我警告你你可别过来了啊,我旁边没地方了!

“果然,今天的叶修格外的可爱呢~”苏沐橙也是又往张佳乐的方向挪动了同样的距离。

张佳乐欲哭无泪。

叶修你怎么不提前说你妹妹还听不懂人话啊!

4,张佳乐to叶修:早上洗漱时要整理好自己的形象。

“头发这么滑怎么才能扎的住啊……还有一缕没扎进去?哥就不信了,小时候也给沐橙扎过一次头发,这么个小破鞭子能难得住我?”

半个小时后,叶修看着镜子里一头被自己搞成鸡窝状的头发,一脸的生无可恋。

叶修to张佳乐:每天都要整理一次房间。

“马丹驴谁呢!这哪里像是天天整理的样子?!拿我当傻子苦力呢!”

张佳乐看着东西被塞得到处都是、凌乱不堪的房间,怒气值max。

5,张佳乐to叶修:不许偷看我的日记本!

作为一个以上帝视角围观的人,作者表示以自身的节操起誓,叶修真不是故意要看张佳乐的日记本的。

因为那本子实在是普通的不像一本日记本。

没有密码,没有小锁……怎么看都是小学生常用的图画本吧!

无意间翻开的叶修也不是故意不合上的。

因为翻开的那页内容实在是——

“背地里叫我张小花的那些人!草泥马!听见了吗?我说草泥马!草泥马草泥马草泥马草泥马草泥马草泥马草!泥!马!”

那家伙,把脏话写在日记里?

意外的有点可爱……

叶修to张佳乐:洗澡必须速战速决,不能对我的身体有非分之想!

“切,这应该是我对你的要求吧?怎么看乐爷我拿健美的身材都比你这死宅男有料多了吧!”

张佳乐边吐槽边脱下了衣服。

“啧,虽然也不是那么没有料,不过还是比不上我啊。”

“嗬,三角派?有够骚气。”

“好、好大……”

“砰砰砰!”

“叶修你赶紧的,哥儿仨都搁这儿等着呢!”

“知、知道了!催毛催!马上好了!”

“那你快点!靠你终于出来了!咦老叶你脸怎么这么红?发烧啦?”

6,张佳乐to叶修:爱我霸图,拥护霸图,不得做出有违霸图人原则的举动。

“又是一场混战……张佳乐,用你的百花式打法来掩护我们。”

“知道了。”

“……不是,张佳乐你在干嘛呢,让你掩护呢,你把手雷扔我们中间干嘛,视线都被挡住了!要不是同队豁免,一半血得让你打掉。”

“不好意思啊,很少有出现在霸图中心的情况,下意识的一个顺手……咳,没事没事,再来,微草公户的是吧,看我这次怎么招呼他们!”

“行吧。唉不对劲啊!微草来的人也太多了吧!卧槽哪有人把boss真实刷新地点泄给了微草?Md哪个孙子!”

“反正不是我,你看我最先死了。这事可别找我。”

叶修to张佳乐:团结室友,狼狈为奸,沆瀣一气。

“……也不知道这货是在骂谁。”张佳乐抽了抽嘴角。

“哎哟……”包子回来了,一张俊脸伤的跟猪头似的。

“卧槽什么情况?!你这是被人揍了?”魏琛又惊讶又上火。

“还不是隔壁高中那帮人,群架打不过,一帮人趁我今天一个人就堵我……”

“操,那帮辣鸡,等我打电话叫人!”

“打个屁电话!”张佳乐蹭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一把掀了裸睡的方锐的被子,“废物点心赶紧起来!咱哥几个就够吊打他们了!Md欺负你爷爷我的兄弟,今天我就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被猛然惊醒的方锐捂着丁丁差点给跪了,“叶哥,以前打架也没见您老这么威武霸气啊,合着您内是还没觉醒啊!”

7,张佳乐to叶修:对妹子们告白的拒绝要温柔委婉!不能嘲讽!不能惹哭妹子!

“张佳乐……那个,我喜欢你,如果你没有女朋友的话,要不要试着和我交往?”妹子红着一张脸,蛮可爱的。

“虽然我没有女朋友,但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嗯很好,语气温柔,措辞委婉,连直接拒绝都没有!

“什么?!怎。怎么会呢!你喜欢的人是谁?比我还漂亮吗?不会是为了拒绝我找的借口吧!”妹子瞪大了眼,一脸的不可置信。

“不是借口。没你漂亮,他是个男的,没法和你比。”叶修解释道。妹子千万别哭啊!

“骗人!全校都知道你曾经说过自己比电线杆还直!你找个借口就不能找个好点的吗!混蛋,要拒绝我就直说啊!呜啊啊啊,麻麻我失恋啦……”妹子泪奔了。

“喂,我说的,是真的啊……”怎么还是哭了……

叶修看着妹子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掰弯直男?好像有点难啊……

叶修to张佳乐:我不介意你帮我处个对象。

“……所以说,很抱歉呢,但是我真的有喜欢的人了。张佳乐温柔的摸了摸妹子的头。”

“啊,这样啊,没事没事,毕竟叶修大大是很好很好的人,配我果然有点可惜~”妹子的眼里写满了失落,但还故作轻松,“那么,能告诉我对方是谁吗,想知道是怎样的人让叶修大大沦陷了呢。”

“咳,他其实……是个男的……”

“啊?!男的?!真的假的?!”妹子突然兴奋激动了起来,“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打扰了你们,请务必让对方不要误会!一定要好好在一起白头偕老!顺便能告诉我那个人的名字吗?想写同人文!”

张佳乐被这神转折搞得一愣一愣的,还有点哭笑不得,但还是红着脸回答了,“他叫张佳乐。”

“骗人!这一听就知道是小姑娘的名字!你找个借口就不能找个好点的吗!混蛋,要拒绝我就直说啊!呜啊啊啊,麻麻有人欺骗腐女感情啊……”妹子泪奔了。

“……你妹啊,老子是男的!男的!”

8,张佳乐to叶修:喂,不能忘记我啊……没别的意思,就是相识一场,这经历说起来也挺神奇的,交个朋友咯。你别误会啊,千万别误会,没什么别的意思啊。

【身体换回后的数日】

“张佳乐,过几天霸图和兴欣的一起办见面会,你来不?”

“什么时候霸图跟兴欣关系这么好了?也不怕发展成线下pk?”

“嗨,不都说多年对手成朋友嘛,跟君莫笑刚了那么多年,还是挺佩服他的,也挺想见识见识本人得啥样才能打得这么猥琐。”

“君莫笑?他也参加?是不是他的操作者就是那个……那个……就在嘴边怎么说不出来呢!”

“他没确定要参加,是我估摸着他不会缺席。话说,你俩线下认识啊?叫啥啊到底?”

“不认识,就是好像知道他的名字。他叫……叫……叫啥来着?忘了,好气啊。”

“你这破记性没谁了。行了,反正你也没啥事,过几天来呗,到时候不就知道了。”

“嗯,好吧。”

叶修to张佳乐:这句话是我要说的吧,不能忘记我哦。还有,我的话,你误会也没关系的。

【身体换回后的数日】

“老叶,过几天霸图兴欣一起搞见面会,你得来啊。”

“和霸图?矿泉水瓶和嘘声组成的见面会?”

“不是,人大漠孤烟说了,线上对手线下朋友,不光他,石不转,冷暗雷,百花缭乱都来呢。”

“百花缭乱?这个id……”

“就是以前得好几次亚军那个,你俩打过不少次。对人家感兴趣就来呗,见了就认识了。”

.“我倒是想去,但是不行啊,老爷子下圣旨了,不回去复旨不行了。”

“好吧好吧,那如果下次再办的话,你一定得参加啊。”

“下次再说吧,我先收拾东西了。”

虽然总感觉不去的话可能会错过重要的东西,不过既然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的话,就说明也没重要到不行……吧。

叶修突然感觉一阵心悸。

end(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