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予怀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温予怀
Powered by LOFTER
 

【叶乐】有一天,叶修发现他来大姨妈了……(故事接龙-1)

恶搞的开头,正剧的走向,扯淡的转折,有毒的脑洞……

和群里妹子闲来摸鱼玩的故事接龙,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掺杂了车、神怪、星际、悬疑等多种元素

故事之后附上聊天记录,你们可以看出来这帮人是有多无聊脑洞有多大毒性有多强烈……

以上。

———————————————————————————————

 有一天,叶修发现自己来了大姨妈。

然后叶修发现所有联盟的汉子都来了大姨妈。

然后联盟的汉子去医院检查发现他们集体得了肾结石。

但是就张佳乐的结石比较大碎不了,果然是幸运E。张佳乐气的要告医院,被叶修拦住了。

然后叶修就陪着张佳乐去开刀,去之前邻居家中医给他摸了摸脉,说是喜脉。

两人无奈之下,只好想办法找起了孩子他爹。

张佳乐想起了之前某个喝醉了酒人事不省的夜晚,他似乎走错了房间。

那好像是全联盟职业选手聚会的那一天,女孩子们被早送走了,剩下一帮老爷们互相拼酒。最后喝得一塌糊涂的男人们只好你扛着我我扛着你找了家附近的酒店。

最要紧的是,那附近只有那一家——

情趣酒店。

然而几乎都喝大了,也没几个在乎的,在前台小姐暧昧的目光下楼壕挥挥手,承包了整个酒店。

他们不知道前台小姐以为他们是要开淫乱趴体的。

也不知道前台小姐默默地摸了手机照了他们的群体背影照。

因此,他们也不知道有个装醉的人一直在用隐忍而渴望的目光偷看张佳乐。

前台小姐是把所有的房卡给了楼壕的,大家都是随便抓到的,张佳乐自然也是,但是那个装醉的人却是看好了的。

张佳乐慢腾腾东倒西歪的上了楼,打开房门撞了进去,也没关门,直直的对着床就倒了下去。

这方便了一直暗中跟着的那个人。

虽然就算关着门他也能进的来。

因为他并不是人类啊。

他晃了晃尾巴,看着痴睡的张佳乐,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

张佳乐还陷在深深的睡眠中,一条灵活的尾巴就勾上了他的身子。缠在腰上的尾巴稍稍一个使力,张佳乐就被拉向了那个人。

他坐在床沿,怀里抱着张佳乐,尾巴缠在张佳乐的腰上,舌头舔舐了一圈牙齿,尖尖的虎牙泛着光。

【张佳乐……你是我的】

 如果张佳乐还醒着,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个声音是那么耳熟,赫然就是……那个人。

他尾巴圈着张佳乐的腰,手上一把撕开张佳乐的衬衣,纽扣四散开来洒了一地。

他慢慢靠近张佳乐因为醉酒而酡红的脸蛋,正要伸出舌头舔下去,突然警醒的看向了房门。

【咦,房门怎么开着,难道是我刚才尿尿的时候忘了关门?】有些大舌头的声音想起,伴随着乱七八糟的脚步声

来的人居然是……

居然是冯主席!

【嗯?什么味道?】那个声音嘟囔着,【好久没有闻到过妖气了啊……又要重操旧业了吗?】

他早就知道他是除妖师,一直把妖气收的很好,没想到今天!

他又亲了亲张佳乐,被子一捞就把张佳乐裹了进去,轻轻巧巧地化了原形团在了张佳乐的双腿间。

除妖师在这世上隐秘的存在着,他们与妖怪的存在密不可分。但随着时代的推移,现在无论是妖怪还是除妖师都不多见了。

冯宪君皱眉,这么重的妖气,他一个人不知道能不能压制住。

今晚这只妖怪应该是不敢再现身了。隐藏在我们之间的妖……肯定是联盟里的人!

冯宪君想了想,抬起手腕,嗯了一个按钮,只见空气里平白出现了一个绝美的虚拟女人。

【荣耀系统,我要你现在向每个房间播撒醒酒剂,十分钟一楼大厅集合】

冯宪君关闭了系统,若有所思。说起来,他怎么会走错到这?明明不是一个楼层啊?

黑暗中,在他没察觉的地方,一个熟悉的人嘲讽的笑了笑。【多亏有哥,不然张佳乐你节操难保呀。】然后他消失在了黑暗中,深藏功与名。

冯宪君没细想,又看向还在昏睡,衣衫凌乱的张佳乐,突然感到一阵燥热。

【我在想什么?!】他摇了摇头,关上房门走了出去

【呼】他长舒一口气,【终于走了】正想着,他突然感觉到有个硬物抵在自己的额头上。

他才意识到张佳乐的酒劲还未散去,心里蓦然就荡起了一层涟漪。

 ——————————————————————————————

附:聊天记录

【温柔攻】璞喻出时,霜林醉秋

嘻嘻怎么故事接龙呀

【弱受】森罗暮扉

开头就是

【弱受】森罗暮扉

有一天,叶修发现自己来了大姨妈?

【温柔攻】璞喻出时,霜林醉秋

然后叶修发现所有联盟的汉子都来了大姨妈?

【温柔攻】璞喻出时,霜林醉秋


【弱受】森罗暮扉

这个就要看怎么接下去了?

【温柔攻】璞喻出时,霜林醉秋

嗯(๑✧∀✧๑)

【强受】无此了了

看你们玩~坚决不参与。我要管住我的手,毕竟联文还没有动的我。

【强受】无此了了


【温柔攻】鸢尾开时

我来玩!

【温柔攻】鸢尾开时


【温柔攻】鸢尾开时

怎么没人了

【强受】无此了了

@鸢尾开时 全前面是全联盟的汉子来了大姨妈。

【强受】无此了了

尾尾,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不……汉子从哪来姨妈?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屁股的话……确定不是痔疮?【bu

【弱受】森罗暮扉

那就姨爹?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重点是

【弱受】森罗暮扉

尿尿尿血水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他没有可以来别的东西的……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部位啊

【弱受】森罗暮扉

肾有问题吗orz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hhhh我知道接下来怎么接了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然后联盟的汉子去医院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检查发现他们集体得了肾结石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弱受】森罗暮扉

但是就张佳乐的结石比较大碎不了

【弱受】森罗暮扉

果然是幸运E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张佳乐气的要告医院,被叶修拦住了

【弱受】森罗暮扉

医患关系是大问题啊

【弱受】森罗暮扉

然后叶修就陪着张佳乐去开刀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结果居然被告知张佳乐怀了娃

【弱受】森罗暮扉

不不不这个应该是要先做肠镜看能不能先打出来再经皮肾?

【弱受】森罗暮扉

不管了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嗯……这样改好了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森罗暮扉 去之前邻居家中医给他摸了摸脉,说是喜脉

【强受】无此了了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ok了

【强受】无此了了

你们俩,重口味二人组。鉴定完毕。

【弱受】森罗暮扉

然后问题就来了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弱受】森罗暮扉

这个孩子是谁的呢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了了一起来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看故事能扯到

【强受】无此了了

森森医学生也就算了。卷子,你,到底怎么成长成这样的。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强受】无此了了

我不,我是小清新软妹子,你看我的文风。

【强受】无此了了

多么清新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两人无奈之下,只好想办法找起了孩子他爹

【强受】无此了了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近污者污,你还挣扎什么,从了吧

【温柔攻】鸢尾开时

【温柔攻】鸢尾开时

是在下输了

【弱受】森罗暮扉

张佳乐想起了之前某个喝醉了酒人事不省的夜晚

【弱受】森罗暮扉

他似乎走错了房间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今晚我回家把记录整理整理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那好像是全联盟职业选手聚会的那一天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女孩子们被早送走了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剩下一帮老爷们互相拼酒

【弱受】森罗暮扉

最后喝得一塌糊涂的男人们只好你扛着我我扛着你找了家附近的酒店

【弱受】森罗暮扉

最要紧的是

【弱受】森罗暮扉

那附近只有那一家

【弱受】森罗暮扉

情趣酒店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然而几乎都喝大了,也没几个在乎的,在前台小姐暧昧的目光下楼壕挥挥手,承包了整个酒店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他们不知道前台小姐以为他们是要开淫乱趴体的

【弱受】森罗暮扉

也不知道前台小姐默默地摸了手机照了他们的群体背影照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因此,他们也不知道有个装醉的人一直在用不怀好意的目光偷看张佳乐

【弱受】森罗暮扉

插一句,不怀好意什么的我好怕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那换成……垂涎欲滴?色气满满?饥渴难耐?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并没有好多少感觉

【温柔攻】鸢尾开时

隐忍而渴望

【弱受】森罗暮扉

鸢尾

【弱受】森罗暮扉

来呀,快活呀

【弱受】森罗暮扉

反正就是爱到想上张佳乐到忍不住了的眼神?

【温柔攻】鸢尾开时

这不是来了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森森,为什么一开始这么扯淡咱们俩却越接越正经

【温柔攻】鸢尾开时

程序课开小差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我还以为情节会扯到外太空

【弱受】森罗暮扉

对啊

【弱受】森罗暮扉

为什么

【想入欧的非酋】

来来来继续【想入欧的非酋】

不知道

【弱受】森罗暮扉

说明我们是正直的人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对!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真相了

【温柔攻】鸢尾开时

继续啊

【弱受】森罗暮扉

那是

【温柔攻】鸢尾开时

我也来

【弱受】森罗暮扉

等等,我看接到哪里了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该你们了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眼神那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要扯还是正经就看大家得了

【弱受】森罗暮扉

前台小姐是把所有的房卡给了楼壕的

【弱受】森罗暮扉

大家都是随便抓到

【弱受】森罗暮扉

【弱受】森罗暮扉

张佳乐自然也是

【弱受】森罗暮扉

但是那个装醉的人却是看好了的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鸢尾,快

【温柔攻】鸢尾开时

。。。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怎、怎么了

【温柔攻】鸢尾开时

我现在接不下去了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温柔攻】鸢尾开时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我来搞事情

【弱受】森罗暮扉

搞搞搞

【温柔攻】鸢尾开时

我等着这一段过去了再接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张佳乐慢腾腾东倒西歪的上了楼,打开房门撞了进去,也没关门,直直的对着床就倒了下去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这方便了一直暗中跟着的那个人

【弱受】森罗暮扉

等等,我看我们要改设定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虽然就算关着门他也能进的来

【弱受】森罗暮扉

因为之前不是

【弱受】森罗暮扉

走错房间?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可以让张佳乐自以为走错了

【弱受】森罗暮扉(

哦,这样啊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等等我还没写完,我要搞事情了

【弱受】森罗暮扉

好吧

【弱受】森罗暮扉

反正就是搞事情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因为他并不是人类啊。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他晃了晃尾巴,看着痴睡的张佳乐,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

【弱受】森罗暮扉

张佳乐还陷在深深的睡眠中,一条灵活的尾巴就勾上了他的身子

【弱受】森罗暮扉

缠在腰上的尾巴稍稍一个使力

【弱受】森罗暮扉(  14:03:00

张佳乐就被拉向了那个人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咱们还是倒叙,厉害了)

【弱受】森罗暮扉

他坐在床沿,怀里抱着张佳乐,尾巴缠在张佳乐的腰上

【弱受】森罗暮扉

舌头舔舐了一圈牙齿

【弱受】森罗暮扉

尖尖的虎牙泛着光

【弱受】森罗暮扉

(更厉害的是,咱们还准备开车?)

【温柔攻】鸢尾开时

我就去修改了一下程序,你们就开起了车???

【温柔攻】鸢尾开时

厉害了

【弱受】森罗暮扉

来来来,鸢尾接起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张佳乐……你是我的】

如果张佳乐还醒着,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个声音是那么耳熟,赫然就是……那个人。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更厉害的是,你这样一说,我说不定一个傲娇把你开的车给开向n次元)

【温柔攻】鸢尾开时

他尾巴圈着张佳乐的腰,手上一把撕开张佳乐的衬衣,纽扣四散开来洒了一地

【强受】无此了了

捂脸。你们继续呀。快

【弱受】森罗暮扉

我本来还想慢慢推进

【弱受】森罗暮扉

结果鸢尾你……

【温柔攻】鸢尾开时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森森快!

【强受】无此了了

前戏一定要细致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我已经想好了,就算被打死,我也要大搞特搞

【强受】无此了了

捂脸

【弱受】森罗暮扉

我周围围着五个女人

【弱受】森罗暮扉

你们居然让我开车

【弱受】森罗暮扉

我真是不要管了

【强受】无此了了

@森罗暮扉 五个女人。【盯】

【强受】无此了了

哈哈哈。

【弱受】森罗暮扉

他在张佳乐的耳边轻轻地哈着气

【弱受】森罗暮扉

张佳乐不自觉地颤栗

【弱受】森罗暮扉

@无此了了 那是我们办公室的姐姐,亲爱的

【强受】无此了了


【弱受】森罗暮扉

他的手也顺着拉开的衬衫抚上了张佳乐的肌肤

【弱受】森罗暮扉

手底下的细腻让他勾起了嘴角

【弱受】森罗暮扉

“你是我的”他又说了一遍

【强受】无此了了

不行,不是自己心里的那个人的话这样是不行的。张佳乐想推开他身上愈发肆意地人。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他慢慢靠近张佳乐因为醉酒而酡红的脸蛋,正要伸出舌头舔下去,突然警醒的看向了房门。

【妈的。】他低声骂了一句,收起外放的妖气。

【弱受】森罗暮扉

(亲爱的,你也来啦)

【强受】无此了了

我是在救乐乐。亲爱的。

【弱受】森罗暮扉

我看卷子你整理一下就可以发个文了

【弱受】森罗暮扉

不,了了,卷子今天是绝对要搞事情的

【弱受】森罗暮扉

接下来是鸢尾了?

【强受】无此了了

我感觉到了,我救不了。乐乐,你加油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咦,房门怎么开着,难道是我刚才尿尿的时候忘了关门?】有些大舌头的声音想起,伴随着乱七八糟的脚步声

【弱受】森罗暮扉

肯定救不了啊,我们这个是倒叙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来的人居然是……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然而真正的娃他爹是谁还未可知】

【强受】无此了了

居然是冯主席!

【强受】无此了了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表示要搞就要搞大的!!】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hhh】

【强受】无此了了

来呀,互相伤害呀。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看鸢尾怎么发展故事了】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绝不能让它成为一个平淡的酒后乱性的故事】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弱受】森罗暮扉

了了的冯主席我们能忽略吗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了了也参与了进来,为什么要忽略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因缺思厅

【弱受】森罗暮扉

冯主席啊

【弱受】森罗暮扉

天哪好吧

【强受】无此了了

森哈尼,你竟然想忽略我。

【弱受】森罗暮扉

反正都是搞事情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反正不是我接,我不怕】

【强受】无此了了


【弱受】森罗暮扉

没有,了了,我错了

【强受】无此了了

哈哈哈。反正不是我接。哈哈哈尾尾,来~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鸢尾的内心是崩溃的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我要把聊天记录和故事都整理下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还是你们谁有空,搞一搞

【弱受】森罗暮扉

我欠了那么多的文……

【弱受】森罗暮扉

就不来了

【温柔攻】鸢尾开时

【嗯?什么味道?】那个声音嘟囔着,【好久没有闻到过妖气了啊……又要重操旧业了吗?】

【强受】无此了了

哈哈哈,卷子,如果你免去我的元旦联文,我就来。哈哈哈。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我拒绝!

【弱受】森罗暮扉

免免免!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一共没几个人参加!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森森接!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森森,了了,我,鸢尾的顺序吧

【弱受】森罗暮扉

【强受】无此了了

森哈尼,请温柔。

【弱受】森罗暮扉

冯宪君……

【温柔攻】鸢尾开时

我原来以为会走星际方向

【弱受】森罗暮扉

他早就知道他是除妖师,一直把妖气收的很好,没想到今天!

【温柔攻】鸢尾开时

没想到走了。。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鸢尾开时 并不是不可以,单看大家的瞎掰能力了

【弱受】森罗暮扉

该说是美色害人吗?

【强受】无此了了

我完全不知哪个方向,我随意发挥。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请自由的

【弱受】森罗暮扉

他又亲了亲张佳乐,被子一捞就把张佳乐裹了进去,轻轻巧巧地化了原形团在了张佳乐的双腿间

【想入欧的非酋】

【丁丁成精了?!】

【弱受】森罗暮扉

并没有

【弱受】森罗暮扉

其实我的设定应该是只九命猫?

【温柔攻】鸢尾开时

wodema卷子你脑洞好大

【弱受】森罗暮扉

你愿意丁丁成精也可以

【弱受】森罗暮扉

卷子你老大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别别别

【强受】无此了了

……我不要接丁丁成精。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我就是随意的脑洞一下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你随便接啊

【温柔攻】鸢尾开时

难道要张佳乐自攻自受!?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hhhhh

【强受】无此了了

丁丁攻菊花

【强受】无此了了


【弱受】森罗暮扉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了了快接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别告诉我丁丁攻菊花就是你接的

【强受】无此了了

此时的冯宪君酒醒了大半。

【强受】无此了了

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不能弄醒张佳乐。可那只妖,实在太会躲藏了。

【强受】无此了了

除妖师在这世上隐秘的存在着,他们与妖怪的存在密不可分。但随着时代的推移,现在无论是妖怪还是除妖师都不多见了。

【强受】无此了了

冯宪君皱眉,这么重的妖气,他一个人不知道能不能压制住。

【弱受】森罗暮扉

怎么觉得在走正剧

【强受】无此了了

我就是这么正。哈尼。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好了?

【强受】无此了了

是的

【强受】无此了了

强行扭画风。

【弱受】森罗暮扉

然而卷子会搞事情

【强受】无此了了

所以是卷子接我。哈哈哈

【强受】无此了了

卷子上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今晚这只妖怪应该是不敢再现身了。隐藏在我们之间的妖……肯定是联盟里的人!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风险军想了想,抬起手腕,嗯了一个按钮,只见空气里平白出现了一个绝美的虚拟女人

【温柔攻】璞喻出时,霜林醉秋

冯宪君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荣耀系统,我要你现在向每个房间播撒醒酒剂,十分钟一楼大厅集合】

【温柔攻】璞喻出时,霜林醉秋

风险军233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是的,主席大人】

【弱受】森罗暮扉

果然扯星际?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风险军关闭了系统,若有所思。说起来,他怎么会走错到这?明明不是一个楼层啊?

【强受】无此了了

卷子竟然也正剧风?

【强受】无此了了

车还没有来完。不要醒酒啊。

【强受】无此了了

哈哈哈

【想入欧的非酋】

黑暗中,在他没察觉的地方,一个熟悉的人嘲讽的笑了笑。【多亏有哥,不然张佳乐你节操难保呀。】然后他消失在了黑暗中,深藏功与名

【弱受】森罗暮扉

都没开车?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风险军没细想,又看向还在昏睡,衣衫凌乱的张佳乐,突然感到一阵燥热

【弱受】森罗暮扉

那张佳乐……怎么怀的?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我在想什么?!】他摇了摇头,关上房门走了出去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完了。我就看你们怎么接)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温柔攻】鸢尾开时


【强受】无此了了

妖还在乐乐的某个部位啊喂

【弱受】森罗暮扉

啊喂

【强受】无此了了

冯主席,你居然就走了 

【弱受】森罗暮扉

就看鸢尾了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哎嘿嘿

【强受】无此了了

我突然有个很污的脑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到时候能不能接。我的小清新形象啊。

【温柔攻】鸢尾开时

我其实

【温柔攻】鸢尾开时

有个特别污的

【温柔攻】鸢尾开时

不敢接

【强受】无此了了

来来来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康忙北鼻!黑喂狗!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看我,你在,害怕,什么

【想入欧的非酋】坂田小卷子


【管理员】天空

……

【管理员】天空

你们在干什么|ω・)

【温柔攻】璞喻出时,霜林醉秋

接龙

【管理员】天空

翻记录没翻完

【管理员】天空

看了后面一点点觉得你们可怕

【管理员】天空

可怕(๑• . •๑)

【强受】无此了了

快来。都来。

【温柔攻】鸢尾开时

【呼】他长舒一口气,【终于走了】正想着,他突然感觉到有个硬物抵在自己的额头上

【温柔攻】鸢尾开时


【弱受】森罗暮扉

完了?

【温柔攻】鸢尾开时

他才意识到张佳乐的酒劲还未散去,心里蓦然就荡起了一层涟漪

【温柔攻】鸢尾开时

(我在课上开车好惶恐)




 


 


  1. 森罗暮扉无此了了 转载了此文字
    我只想知道开头那么清丽的我们后来为什么走了正剧……另,开车没开爽╮(╯▽╰)╭
  2. 无此了了温予怀 转载了此文字
    卷子竟然真的整理出来了,哈哈哈。 我可爱甜美的傻白甜形象呀~⁄(⁄ ⁄•⁄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