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小卷子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过段时间把想写的写的差不多了就去混原创去

 

【元旦联文/叶翔线】假如明天不会来临

字数:5600字

不知道自己写的啥玩意儿系列。接受批评,不接受殴打。

再自己作死地发起联文,我就日更!

以及暂时不会写正剧风的全职了,我要回归吐槽风的怀抱了。

不过下次发文应该是下个星期的事了。

咦那也挺勤快呀【BU

叶修部分黑化预警。

ooc预警。

以上。

———————————————————————————————

假如明天不会来临

(一)

“借光借光!”

叶修一个闪身,从从容容地躲开了手里端着饭盘急急忙忙向二楼冲的小二。

“公子……哎呀!!”

叶修优雅而貌似不经意的躲过假装跌倒要摔在他身上的女子。

“呜~娘亲~”

叶修顺手救了半柱香后会被惊马踏杀的小孩子。

很好,节省了半个时辰。

叶修微微一抿唇,运用轻功向城外的护城河畔飞速而去。

一刻钟后,将会有一个身受重伤的男人经过,为了躲避追杀而潜入河畔的一所小木屋,由于伤势过重,又无法得到及时的救治,所以没过多久就会断气。

而在那个男人还有一口气在的时候,叶修将会去到小木屋,和男人碰上,然后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男人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是的,这原本都该是半个时辰后应该发生的事。然而叶修已经对会发生什么了如指掌。

包括那个男人的相貌衣着。

包括他在看到那个男人死时心脏像是被撕裂的痛感。

包括之后他会因为心神崩溃而走火入魔导致气血逆流而亡。

他全部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因为,他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

(二)

记不清是什么开始,叶修就陷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循环。

早上起来从房间下来,他会被客栈里冒冒失失的小二将饭盘子不小心打翻,溅了一身的油腻。

他回房间重新收拾好自己再下楼时,会有一个在这弹琵琶的姑娘摔在他身上,被他扶起来后红着脸说要让他负责。

他用轻功跑出门外后,目睹了一个正坐在马路中间的小孩被疾驰而来的惊马当场踏杀的场景。

有人报了官,却没人能制止那匹已近乎疯魔的马,叶修只能去追那匹马,想制服它防止它再伤人,却因为前一天受的内伤无法使出全力,只能勉强跟着,结果追到了城外。

那匹马被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人射杀带走,叶修道过谢,要回去客栈,却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他找到血腥味的发源地——小木屋,推开门,就见正对着门口的床上躺着一个人,听见门口有动静就慢悠悠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那个男人气若游丝的说,“我想……活下来。”

他的眼里有强烈的求生欲望。

但是也在慢慢暗淡。

叶修心中一痛,急忙上前去摸脉,刚搭上还没试出个怎么样,那个男人已经咽了气。

叶修忽然感觉心脏像是从中间被撕开,那种痛到极致的感觉像是最深处的最宝贵的部分被人挖走,而他无法制止。

(三)

他被困在时间里的某一天,这天的开始和结束是相接的,就是说,当过了半夜三更,本该进入第二天,却会重新回到这一天的开始。

叶修不知道这是他做的一个无比真实的梦,还是所谓的神明的恶作剧。

他只能一步步走下去。

毕竟连自杀都没有用。

(四)

改变原本应该有的时间线,将事情的发生提前或者避免,这是叶修现在唯一想到的能做的。

叶修有种预感,或许突破口就在这个伤重不治的男人身上。

要救他。

(五)

一刻钟后,那个男人准时地撞开了木屋的门,带着满身的血腥之气。

早有准备的叶修忽略掉心脏的刺痛感,一把抓住男人的手,趁着男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人拉进怀里,另一只手紧接着捂住男人的嘴。

“想活命,就安静点。”

叶修认真的看着男人的眼睛低声道。

男人睁大了眼,先是茫然地眨巴了眨巴眼睛,然后反应过来开始激烈的挣扎起来。

叶修无法,只得将人更紧的禁锢在怀里。

“别动!我知道你受了伤,也知道你如果不赶紧治疗就会有生命危险,我有办法救你。”叶修靠近男人的耳朵,将声音愈发的压低。

那男人听到后挣扎的幅度慢慢地小了下来,但还是一直动作着要脱离叶修的禁锢,嘴里也一直“呜呜”的像是要说什么。

叶修本来还想说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受了伤还不安分,但是仔细一看这人的耳朵已经慢慢红了起来,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和这人的确贴的有些过近了。

不过……

“不是吧,这你就害羞了?”叶修笑了起来,“行,那我放开你,你能保证不闹么?我真是来帮你的,但要是你把追你的人引进来,那我也没办法咯。”

那人皱着眉头,有些凶地瞪了叶修一眼,然后才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

叶修放开了手。

那人没了支撑,身子摇晃了一下,然后瞬间挺直。

“你……”刚张口要说些什么,又立马用手捂住了嘴。

真犟。

叶修无声地叹了口气,轻轻揉揉越发刺痛的心口。

“你伤得很重,别耽误了。”叶修上前想扶住那男人的手臂,却被躲开了,“别担心,你现在这样我要是真想害你还要等吗?具体的等我先给你把伤势稳定下来再说吧。”

那人勉强压下了翻涌的气血,弱声道,“你……叫什么?”

“我?”叶修愣了一下,“叶修啊。”

“哦,我叫孙翔。”然后自称孙翔的男人把住了叶修的手臂,“这算是认识了。”

娘说,不可轻信陌生人,现在他们不算是陌生人了吧。

叶修被孙翔搞的也一时有点蒙,不过还是很快反应过来,将孙翔扶到床上躺下。

孙翔伤的很重,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

叶修愈发不好受,也愈发确定这个叫孙翔的男人的确对他来说很重要。

……不管在什么意义上。

(六)

叶修打开窗户,直接从窗户飞了下去。

提气纵身。飞速跑到医馆。

“解毒丸,快。”叶修沉声道。

正在捣药的小童慢悠悠地看了他一眼,“没有。”

“我知道王大眼在这有备着的。”叶修将千机伞变换为矛形态,重重戳在地上,将地上戳出一个洞,“若是不给我,我便将你这中草堂分号给拆了。”

他说的平静,那小童却是惊吓的不轻。

那小童“嚯”的站起来,上下看了看叶修,颤声道,“叶、叶秋?!”

叶修懒得跟他解释名字,只是点了点头。

“若是王大眼问起你这怎么被拆的,只说是我看他不顺眼就是。”

“不不不,有的有的!”小童撒开腿朝里屋跑去,边还回头高声喊着,“先生嘱咐过,若是斗神叶秋要从中草堂取些什么,只管拿便是!”

飞快地拿了解毒丸交给了叶修。

“你……”

叶修根本无心理会小童想说什么,只留了一声“替我向大眼说声多谢”就转身离开。

叶修在飞奔向小木屋的过程中,不禁又想起了上一次——无法称之为昨天——孙翔在叶修竭尽全力的救助下,外伤都被包扎好,内伤也得以舒缓,原本叶修松了一口气,想着这下应该是把人的性命算是保住了,却不曾想,孙翔竟然还是死于中毒。

一种近乎绝迹、只在人死后才会显示中毒迹象的极品毒药。

在看到孙翔脸色渐渐灰败下来,最终完全失去生机的时候,叶修真的差点崩溃。

那种痛到极致的感觉,真是要命。

究竟是为什么呢……明明,以前没见过的啊……

(七)

难道,这循环的意义,就是要让他救回这个叫孙翔的男人的命吗?

叶修无法,只得踏着记忆的轨迹,一步步走向轮回。

(八)

万幸的是,解药是好用的。

叶修里里外外仔仔细细地将孙翔检查了个遍,又忐忑不安的等到孙翔原本应该毒发的时间,见孙翔还是好端端的,虽然还是很虚弱,但是明显脸色有了好转。

叶修心脏的痛感也慢慢地减轻了。

“所以说,你到底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叶修探究地看着床榻上半垂着眼的人。

孙翔闻言抬起头来,漆黑的眼眸不再像最开始那样充满了戒备。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他倒是蛮不在乎,一副看不起追杀自己的人的拽样,“不过是些杂鱼,单挑不过就群殴呗。小伤,等小爷养好了,再去灭了他就是。”

“放屁。差点归西的人还能这么狂。”

“你才放屁!小爷命大着呢,再来几刀都死不了!”

叶修闻言,气急反笑。

“是啊,反正你大不了就是一死。”叶修嘲弄的一笑,“你也不会知,旁人是怎么难受的还不如去死。”

孙翔一愣,眨巴眨巴眼,脸红了。

“你……不会说的你吧。”

叶修不言。

孙翔脸更红了,说话也磕绊起来。

“不、不会吧……今日咱们不是才第一次见么,你、你就对我……”

“是啊,于你来说,确是第一次。也许永远都是第一次。”

叶修的声音越来越小,后面的孙翔根本都没听清,只是听见叶修肯定了自己的话。

孙翔脸红到快要爆炸了。

“看、看来,小爷的确是,玉树临风,英武、英武不凡呐……”

叶修点点头,“长得还可以,就是脑子有点不好使。”

“你说什么呢!”孙翔一听,立马板起了脸,眼神杀气腾腾。
“行了行了,悠着点吧你。”叶修起身朝门外走去,“我去门外小河抓几条鱼。”

“哼。”孙翔这才作罢,老老实实地正准备躺好,又想起什么大声朝叶修喊道,“我还没问你为什么要救我咳咳咳咳……”

他咳的难受,只得嘟囔了两句,半倚在了墙上,打算一会在问叶修。

叶修其实已然听到。

“我也不是多么热心的人。”叶修嘲讽一笑,“不过是自救罢了。”

自然,他不会让屋里的人听到。

正在这时,不远处的灌木丛一阵悉悉索索。

“谁?!”

叶修反应不可谓不快,只听到声音,他已瞬间将武器千机伞变换成战矛形态,摆出防御的姿势。

然而藏着的那人反应更快,几息之间张弓搭箭完毕,利箭飞出。

叶修没有挡住。

因为那支箭并不是针对他,而是……隔着纸窗,半倚着的孙翔。

叶修闪身,进了房间,千机伞“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那支箭……正中心口。

叶修捂着胸口,慢慢地跪倒在了地上。

(九)

……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

噩梦般的轮回。

无论叶修怎么做,孙翔都逃不过死亡的命运。

即使前面做好了所有准备,规避了所有危险,也会有一个披着黑色披风的人来杀死孙翔。

那个人所有的招式叶修都很熟悉,他甚至知道那个人下一步会怎么出招。

但是叶修打不过他,连旗鼓相当都算不上。

惨败。

叶修打算放弃了。

他想每次一睁眼就自杀。

尽管那滋味并不好受。尽管自杀也没什么用。

总比眼见着自己心系之人一次又一次的死在眼皮底下好多了。

但是,当叶修握住剑想向自己的心脏捅过去的时候,他蓦然想起了孙翔那双黝黑的、倔强的、带着强烈求生意愿的眼眸。

“我想……活下来。”

叶修慢慢地放下了手中的剑。

他想,他应该真的是爱上这个一次次死在他怀里的男人了。

(十)

“如果这次还会不成……我便随你一起,给你做个伴。”

叶修握住孙翔微凉的手,沉声道。

“什、什么呀!松手你这登徒子!”孙翔涨红了脸,使劲想甩开叶修的手,无奈叶修用力太大,他自己又受了伤,根本甩不开。

然后他便不再挣扎了。

因为他被紧紧地抱在了叶修的怀里。

用仿佛要把他融进骨血的力道。

孙翔也不知自己怎么就不反抗了。

大概是……这个拥抱太决绝了?

虽然很是莫名其妙,但是……随他吧,谁让他救了自己呢。

孙翔叹了口气,犹豫着,将手环上了叶修的肩膀。

(十一)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说的就是像现在这样吧。

叶修看着旁边正气的吹胡子瞪眼却因为还受着伤没法跳起来打他的孙翔,嘴角慢慢勾起一个温和的弧度。

他怎么也没想到,正当他打算如果每一次都无法逃掉就抱着孙翔一起死的时候,那个男人,无论用怎样的方法都可以轻易杀了孙翔的男人,却放下了自己的手。

那个男人的斗篷被风吹得乱摆,露出了下颌线。

看起来很是熟悉。

不过已经没关系了,反正那个男人已经走了。

叶修笑了笑,又亲了一下还在生气的孙翔。

“娘的你个臭流氓!又亲我!经过小爷同意了吗!能不能矜持点!”

“好了好了,不亲了,你快躺好。”叶修笑着给孙翔掖好了被角。

“这是什么态度啊你!”孙翔很是不满,却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恶狠狠地又瞪了叶修几眼,“娘的,我还病着呢,不能再亲我了!”

“也就是说,病好了就可以亲咯?”

孙翔脸一红,闭上眼睛,没再说话。

叶修也没再追问,反正……有的是机会。

他的心里充满了肯定。

这次,明天一定会来临。....

(十二)

人生之长,从呱呱坠地到华发皑皑,听起来像是很遥远的事情。

人生之短,自己亲身走过就知道,其实也只是弹指一挥间罢了。

转眼已经是十年过去了。

叶修和孙翔在一起也已经十年了。

叶修从没把自己有一段跟做梦似的经历说出来。

他们在一起很久之后,孙翔才知道叶修就是当年自己吵着闹着要单挑的斗神叶秋。

这十年来,他俩单挑了无数次,彼此武功都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孙翔还没正经的赢过叶修。

(十三)

桃花树下。

“来!”孙翔豪爽的将一坛上好的花雕重重的放在了石桌上,顺手扔给叶修一件黑色的衣物。

“怎么?打不过我就想喝倒我?”叶修挑眉,接过黑色衣物仔细一看,是一件黑色披风,布料上乘。

“谁说的!”孙翔这么多年还是会很轻易的被叶修一句话就搞的跳脚,“咱们认识那天算起,到今天正好十年了好不好!喝个酒庆祝庆祝怎么了!那披风是送你的,用来挡挡你这不要脸的家伙。”

“哟,看来是爱惨哥了吧,这都记得清清楚楚啊!”叶修心下感动,仔细的将披风折好放在自己腿上,嘴上还是继续调侃着。

“滚滚滚!就说喝不喝吧你!一杯倒,不会是怕了吧!”

“喝喝喝!”叶修洒脱一笑,在石凳上坐了下来,“就当是舍命陪君子了!”

“切!”孙翔给两人的酒碗满上,碰了一下一饮而尽,“你说舍命,我还想起了一件事。”

“嗯?”花雕是有劲的,叶修不敢像孙翔那样,只是一口口抿着。

“就是咱们俩刚遇见那天啊,我不是被人追杀嘛。”孙翔又喝了一口,“有个啥……啥啥觉的说是给我下了毒呢,十年潜伏期,我去他娘的吧……”

叶修一惊,抓住孙翔的手,厉声道,“你说什么?!”

孙翔一愣,而后嗤笑,“还说我呢,这么紧张我,爱惨的是你才对吧……怕什么,那个我名字都记不起来的破教早被我灭了,那点破实力哪能有什么拿得出的毒药……”

他的话音刚落,自己就“咣当”的就往地上摔,叶修差点没接住。

“孙翔,孙翔……孙翔!!!”叶修抱着孙翔,看着孙翔急速变黑的脸色,惊慌失措的不知如何是好,声音都带上了颤抖。

“话真是不能说满啊……”孙翔边说话边吐着血,叶修去捂,那血就从叶修指缝里慢慢地渗了出来。

“孙翔你别说话!我马上去找王杰希!去找张新杰!去找所有我认识的大夫!”叶修白着嘴唇,抖着手就要把孙翔放在地上,被孙翔一把抓住。

“咳……别去了,来不及的……”孙翔难得的,露出了一个称得上是极致温柔的笑容,“我其实并没有不信……我只是,只是侥幸……”

孙翔的嘴角渐渐耷拉了下来。

他哭了。

“我舍不得你啊叶修……”

“我不傻的啊,我知道,其实那天我就应该死的吧……是你,是你让我多活了十年……”

“我是想离开你的……我也应该离开你……可是为什么我爱上了你呢……”

“叶修,叶修,如果再来一次的话,一定要在我们认识的那天杀了我,那样,我现在就不会舍不得你了……”

“我好难过啊……”

“心痛比死亡还要难受啊……”

“我不要,不要再遇见你了……”

叶修轻轻地吻上了孙翔渐渐失去温度的染血的嘴唇。

他的嘴唇也因此染上了鲜血,看起来妖异又可怖。

“我已经,什么都明白了……”

(十四)

叶修将孙翔埋葬在了桃花树下。

那棵见证了他们无数次切磋,一起喝酒,拥抱,亲吻的桃花树。

“在认识的那天杀了你吗……”

宽大的黑色披风罩住了叶修的全身,微风吹过,露出了他的下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