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小卷子

我的笔写不出你的万分之一好
过段时间把想写的写的差不多了就去混原创去

 

【25H/叶一叶】驭妖师

 @叶神生贺49H企划进行时 

字数:5057

备注:算是大纲文吧,不过应该以后细写可能性比较小。

         梗来自少包三展昭和小狸。

          私设如山。

          ooc。

          二翔和一叶之间不涉及爱情。

          不算普通意义上的he。

          应该是有bug的,日后会逐渐完善修改。

          自己的原因压死线而过导致写的叫糙,接受批评不接受人身攻击。

          以上。

———————————————————————————————

1

“一叶之秋,胜!”

“下一个!”

孙翔朝着战败的妖怪及其主人露出一个洋洋得意的笑容,“什么嘛,水平这么菜,都不值得我家一叶用出一半的能力。听名字就知道了,叫什么碎琉璃,不碎在这斗场上简直对不起你的名字!”

碎琉璃的主人搀扶着碎琉璃,正要立场,闻言停住脚步,朝着孙翔“呸”了一声,“切,得意什么,说得好像一叶之秋是由你亲手调教出来的似的。真以为现在继承了叶秋的式神和称号,就是真斗神了?哼,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要是叶秋还在,还能由得你在这瞎蹦跶?什么玩意儿!”说完狠狠地朝着孙翔翻了一个白眼。

“你说什么!”孙翔勃然大怒,奈何那人已和自己家式神下台去了,孙翔只能愤恨地对着那人的背影吼道,“那又怎么样?一叶现在是我的,他的实力不会比以前差,只会更好!这也就是叶秋……不在了,若是我同他比过,胜负还未可知呢!”

台下观众一片哗然,这年轻的小子,真是好生狂妄。

人妖两界,无人无要未曾听过“斗神”叶秋的大名。相传他刚成为一名驭妖师之时,不过还是个毛头小子,便收复了大妖怪一叶之秋作为自己的式神,双“叶秋”组合简直打遍两界无敌手,短短几年,便名声大躁,更在斗灵大会上蝉联了三届冠军,甚至被冠以“斗神”的美誉,一时风头无两。虽然后来叶秋几年过后便英年早逝,但是他的影响深远,至今人和妖提起他都会有或多或少的敬畏之心。

而此时站在台上的孙翔,正是他在叶秋去世后收复了其式神一叶之秋,按说倒是的确也颇有些实力,也可称得上是少年天才,只是个性有些张扬狂妄,自然招致有些人的不喜。

“瞧他那嚣张的样儿,叶秋还在的话,那一叶之秋能落到他的手里?”

“就是,这也就是我们这些层次低的人没见过叶秋打斗,无从比较现在的一叶之秋是不是失了水准,说不准啊,一叶之秋早就实力大不如前咯!”

“就算一叶之秋实力比以前不行了,那也肯定是孙翔这小子的原因!看他那颐气指使的样,人家一叶之秋能愿意跟他好好配合嘛!”

“嘿,要是早知道自己下任主人是这样的,能不能跟还是另一码事呢!”

“……”

“……”

“你们!”孙翔是个急脾气,这就气的要撸起袖子跟那些台下嘁嘁喳喳还生怕他听不见的长舌妇长舌夫去拼命,却被一道黑影给拦住。

“拦着我干嘛我要弄死这群只会嚼舌根的王八蛋……一叶?!”孙翔挣扎了下才发现拦住自己的是自家式神一叶之秋,顿时愣住了,看着一叶之秋略显冷淡的侧脸,呆呆地眨了眨眼。

“无谓之言,何须入耳。”一叶之秋淡淡地瞥过来一眼,幽蓝色的瞳孔像千年寒潭一般深不见底。

孙翔皱着眉很是不满,“可是明明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

“何须废话。”一叶之秋打断了他的话,将手中的武器挽了个花,划破空气的声音和他的声音一样冷漠又铮然。

孙翔愣了愣,眨了眨眼,明白过来一叶之秋的意思,稍微不那么生气了,但是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名叫为委屈的情绪。但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敛了敛神色,一转眼,又回复到了刚才那个神采飞扬、意气风发的他。

“下一个!下一个谁啊这么这么久还没上来,消磨时间有用吗?照样是输啊,不如早死早超生!”

哼,说老子和一叶配合的不好?!睁大你们的狗眼瞧仔细了!孙翔信心满满地逡巡了一圈台下。

“下一个是我。”一个有些清冷但很好听的女声响起。

全场一阵鸦雀无声,而后又是一阵热火朝天的议论纷纷。其实这原因倒是很简单,也就是从事驭妖师的女性实为少数,而有资格参加斗灵大会的更是少中之少,尤其是这个出现在台上的姑娘长的还是相当漂亮,引起议论也就是自然的事了。

仲裁冯宪君也是吃了一惊,虽然他事先知道参加斗灵大会的驭妖师名单,倒也没想到是个这么漂亮的姑娘,比起驭妖师之花苏沐橙都不遑多让了。

“很好,现在请双方互相做自我介绍吧!按照惯例,由上局胜者先进行自我介绍。”

“我叫孙翔。这是我的式神,一叶之秋。”孙翔对于妹子还是态度可以的,稍微收了下自己张扬的态度。旁边一身黑衣的一叶之秋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对面的姑娘也微微颔首回礼,“唐柔。我的式神,寒烟柔。”

“好,那闲话无需多过赘述,接下来,斗灵大会,孙翔一叶之秋战唐柔寒烟柔,开始!”

2

一叶之秋在一开始便知道了这场战斗注定会赢。

刚交手他便知,这名叫唐柔的姑娘约是刚成为驭妖师不久,而且与这名叫寒烟柔的妖怪大约也是契约刚成立不久,彼此间的配合还很青涩。

但原本决定速战速决的一叶之秋打着打着却不自觉地放缓了速度,因为唐柔的身上,居然能让他看到叶秋影影绰绰的痕迹。

“一叶?!”

孙翔疑惑的声音让一叶之秋清醒过来,他皱了皱眉,紧了紧手中的却邪。

对面的唐柔已是汗如雨下,与寒烟柔不甚熟练的配合加剧地耗费着她的心神,然而她黑瞳灼灼,眼中像是有什么在燃烧。

一叶之秋定了定神,挥舞起却邪朝着寒烟柔劈去。

战斗技巧已如本能,他几乎不需要计算就能得知哪个角度会让对方避无可避。寒烟柔的素质并不足以让她躲开这一击。

寒烟柔也的确是没躲开,但是也没中。

有人替他挡住了。

一叶之秋眯着眼,顺着突兀地飞上台为寒烟柔挡了一击后又飞回台下的那把奇怪的大伞看去,看到了一张笑嘻嘻的脸,以及那笑着的人的旁边,一个让他几乎肝胆俱裂的身影。

“叶,叶秋……”一叶之秋以为自己出声了,却不知在旁人看来,他只是抖了抖嘴唇。

“小唐下来吧,下一个让我来。”

那人与叶秋有着一模一样的脸,一样的身高体态,一样说话懒散的语调,连走路有轻微的外八,也是不差分毫。

明明,该是一个人啊。

是转世?可是,转世的是灵魂,与躯壳是男是女是人是妖毫无关系,怎的会一模一样呢?

应该,不是一个人吧。应该,只是恰好相似……吧……

这个人,说他叫叶修。

叶修,叶秋,很相似啊,这么巧吗……

一叶之秋大脑一片混乱,他的双眼一直在看这自称叶修的男人,所有的战斗完全凭借本能,与孙翔的配合也越来越脱节。

当那柄伞锋利的伞尖横在他脖子前,他才恍然惊醒。

输了……

“孙翔会是个好主人,与他好好沟通配合吧。”

那人含笑的话语宛如惊雷般在一叶之秋耳边炸响。

叶修就是叶秋!

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扑上去,揪住他的衣领,用上此生最恶狠狠的表情,和最为阴狠低沉的声音质问他,他不是死在了十年前么,怎么现今又复活了?这十年他是怎么过的,为什么不来找他?是不是已经把他忘了?

然而一叶之秋忽然又想起,无论如何,他们之间的天地契约已经断了。他已经没有资格这么质问他了。

他已不再是他的主人。

一只手,慢慢地揽上他的肩膀,然后慢慢收紧。

“一叶,我们下去吧。”是孙翔难得低沉的声音。

一叶之秋没有挣扎,顺从的跟着下了台。

也罢。

反正他还活着。

幸好他还活着。

3

一叶之秋虽然强,但也并不是无敌的,也曾尝过败绩,然而向在梦中一样恍恍惚惚就输掉,这还是第一次。

孙翔虽然觉得不甘,却也能看得出对手的强大和自家式神突然间的失魂落魄。

他皱着眉,揽着边走边还执着地回着头看那个叫叶修的人的一叶之秋下了台,走到了一个相对偏僻的角落。

“一叶,你怎么了?”

一叶之秋并未将眼神从仍在台上与下一位驭妖师战斗的叶修的身上离开,还是回答了孙翔的问话。

“那人,是叶秋。”

“叶秋?!”孙翔讶然,“他不是十年前死了吗,怎么……”
“是啊,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可是他的确就是叶秋。”

孙翔看着一叶之秋,又顺着一叶之秋的目光看向台上的人。

叶秋……吗?唯一被大众所承认的斗神,一叶的前任也是在他孙翔之前的唯一主人?这名字,还真是大名鼎鼎,如雷贯耳。

“你去找他吧。”

一叶之秋被孙翔这句话炸的猛然回过头。

“什么?”

“很明显你们之间的结还没解开。”孙翔的神色和声音都很平静,“我可不希望每次和那叶秋还是叶修的战斗时,每次都输在自家式神的心不在焉上。”

一叶之秋一向淡漠的脸上难得出现了名叫愧疚的表情,“对不起,以后不会这样了。”

“没什么,你去和他说开便好。”

“不,我不会去的。”

“为什么?”

然而孙翔不断地追问和劝说,一叶之秋都是非常坚定的不说原因,只说自己不去。

大概实在是被问烦了,又或是台上的人已赢得斗灵大会魁首,搂着他的式神的样子太刺眼,一叶之秋几乎是低吼——

“现在站在那个人身边的式神已经不是我了!为什么要我一而再再而三地确认这个事实?!”

可是吼完他就愣住了。

因为孙翔居然红了眼圈。

那个在他印象里一直意气风发趾高气扬的新主人,居然也会红了眼眶,露出一副委屈的要哭的表情。

“别人怎么说我,我都可以不在乎,”孙翔扭开了头,不让一叶之秋看到自己的脸,只是轻微颤抖着的声音暴露了他,“只有你,你这样的举动,只会让我以为,好像我是真的用偷的抢的,才让你成为了我的式神。可是事实明明不是这样的……”

4

一叶之秋还是跟着叶修回到了他们的住所。

“叶……”

“叶修。或者你要接着叫叶秋也行。”叶修示意一叶之秋在石凳上坐下,给他斟了一杯茶。

一叶之秋的神色很复杂,“叶秋,果然是你。”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叶修看得出一叶之秋有很多话要说,笑了笑。

一叶之秋张了张嘴,犹豫了下,才接着又说道:“我不敢确认……你不是十年前死了吗?还是我亲手葬的你……”

“是啊,还要多谢你是把我葬在棺材里而不是土里,否则我醒过来后岂不是要吃一嘴的土。”

“那到底怎么回事?”

“十年前啊,十年前。”叶修抬起自己面前的那杯茶喝了口,“我的确是死了,也的确是又醒了。”

“我根本就不是人类。”

叶修并不是人类,而是一种妖,还是上古的妖族。

这种妖族名为白泽,有一特性,便是没过一段时期会进入到“虚弱期”,在此期间妖力顿失,比一般的人类还要不如,但是一旦度过虚弱期,便会比以前更强。

十年前叶修遭遇桃干和柳告的陷害,正好遇上虚弱期,便将计就计,在怪医王杰希的帮助下进入假死状态,一年后才复活。当时事态紧急,便没来得及告诉一叶之秋。

“若是我知,我知……怎么也不会再与别人缔结契约的!都怪那该死的桃干柳告,再让我遇见他们我定要将其手刃!”一叶之秋急的红了眼,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叶秋,再与我重新缔结契约吧!我让……”

一叶之秋蓦地住了口。

他不期然想起了孙翔委屈的别过去的脸,和他在跟着叶修走的时候无意见回头,孙翔那明明很高大却显得很是孤单的背影。

“看来你明白了。”叶修放下茶杯,也站了起来,看着一叶之秋的目光很是平静,“孙翔,他会是个好驭妖师的。”

一叶之秋突然很是不甘和委屈。

为什么好像从头到尾不愿放开这段羁绊的人只有他一个人?为什么叶秋能那么平静那么无动于衷?

“我以为你知道的。”叶修好像知道一叶之秋在想什么,苦笑了下,眼神终于开始动荡起来,“若是同你在一起,我根本无法克制自己……我不想让两个人都被法则抹杀。我们之间,在十年前到此为止了。”

一叶之秋怔然。

他好像明白了,为什么以前相处时,一旦有过于亲密的接触,叶秋总是会不动声色地拉开距离。

上古大妖,本不该存活到现在,更不该与现世的生灵产生过于浓稠的感情的。

“这个,送给你。”叶修摊开掌心,一枚碧绿的玉叶子静静地躺着,“我知道碧玉叶也不是什么稀罕物……只是这是我几年前游历时在一棵碧玉树上发现的,上面有像血丝般的红絮,倒也有些特别,想起你颇为喜爱碧玉叶,忍不住就摘下来了,没想着还真的有机会送你。”

碧玉叶,是一种不算罕见的灵树的叶子。这树其他地方与平常树并无不同,只是叶子却是一枚枚晶莹剔透的碧玉,这也是名字来源。这碧玉叶不难得,只是因为一贯入灵力或者妖力,便会自动发出清脆动听的声音,所以倒也有不少人喜欢。

一叶之秋拿起碧玉叶,果然在上面发现了一丝细细的流转的红丝,倒也确实符合他爱好,很得他的眼缘。

“以后若是……想见面,催动这碧玉叶,我便可以来找你的。”

一叶之秋将碧玉叶攥在掌心,紧了紧。

“叶修,那我便回去了。”

一叶之秋走了几步,又回头道,“我还是很开心的……还好不是只有我一人。”

说罢,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去的路上,一叶之秋不愿用妖力飞回去,就在山间的小路上走着,边把玩着手中的碧玉叶。

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用妖力催动了手中的碧玉叶。

5

叶修看着一叶之秋的背影一直消失都没有动过。

君莫笑走过来,叹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哥们,去送送呗。”

又过了会,君莫笑几乎以为叶修是站着睁着眼睡着了,叶修才复又开口道,“响了。那我便去送送他。”说罢一休舒展,转眼就消失在了君莫笑的眼前。

“唉。”君莫笑无奈地摇了摇头。

6

叶修足下轻点山石,不近不远地跟在一叶之秋身后,也不出声,任那碧玉叶清脆的声音响在山谷间。

一直到有人烟的地方,这才停下脚步,看着一叶之秋的背影渐渐淹没在人群中。

“上次是你葬我,这次就我送你吧。虽然好像是你有点吃亏,不过,还是勉强算扯平了吧。”

7

多年后,一叶之秋虽然是妖,也已垂垂老矣。他淡笑着对他当时的主人说,“当初我没有回头再看他,他是不是生气了,不然我怎么奏响了那碧玉叶这么多年,他都没出现。”

“你说呢?”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1. 无焱_闲鱼的底线不是你想维护就能维护的坂田小卷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叶神生贺49H企划进行时
    25H,多年后,终于等到你。
  2. 无焱_闲鱼的底线不是你想维护就能维护的坂田小卷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叶神生贺49H企划进行时
    25H,多年后,终于等到你。